七次郎超清

      鬼瑶儿眼睛一直在跟着战天风移动的身子,不过眼光有些迷蒙,恍似在出神,壶七公则乾脆仰头向天,也不知在想些什幺?

      壶七公可说已经见过三个战天风了。

      第一个战天风,是和他一起合伙骗高师爷斗九鬼门的一个小混混,有三分狡诈,三分无赖,三分可笑,还有三分可气。

      第二个战天风,是西风国做了天子的战天风,战天风这天子是壶七公弄出来的,但壶七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真正风雨临头的战天风,竟会有迎风而上的胆气,更会有那般不可思议的才智,当时壶七公嘴巴上虽然嬉笑怒駡,似乎全不把战天风放在眼里,但他心里是震惊的,是服气的,所以战天风装做拍马屁骗他,他也装做上当,他就愿意跟着战天风混。

      第三个战天风,是现在的战天风。壶七公知道战天风对马横刀的感情,而在西风国见识了另一个战天风后,壶七公也确信战天风有本事替马横刀报仇,所以一听到马横刀的死讯,他立刻马不停蹄的来找战天风,但他还是轻看了马横刀在战天风心中的地位,战天风整个人变化之大,让他吃惊,更完全没有想到,战天风报起仇来会是这个样子。

      这样子的战天风,冷静,阴狠,巨大的仇恨死死的抓着他的心,他已经完全不会笑了,看到他这个样子,壶七公甚至都有些迷惑,当时在第一时间来告诉战天风,是不是明智,如果以后战天风都是这个样子,他真不知道要怎幺办?

      与壶七公的担心不同,鬼瑶儿是心痛,战天风在西风国大显身手,她回了东土,没见到,因此她见到的只有两个战天风,她已经爱上了以前的那个战天风,她不愿战天风改变,尤其是知道战天风的这种改变是因为心中的痛苦和仇恨,她愿意自己心爱的人心境平和,快快乐乐,战天风心里不好过,她心里就更不好过。

      有脚步声传来,战天风收了势子,凤飞飞从左侧的月洞门里走进来,到战天风面前,道:「範长新虽然用了以毒攻毒的法子多拖了一天,但罗家兄弟还是撑不住了,不住的喷血,今天下午起已昏过去数次。」

      「差不多了。」战天风点点头,眼中射出冷光:「我们去。」

      重新装扮成仇郎中的样子,战天风三个到了罗府,门子一报进去,里面立叫有请,战天风三个进去,一直一到内室,罗昆宋朝山範长新三个都在,罗志刚兄弟俩躺在床上,不住的呻吟着,不过声音都非常微弱,两人都是用心按着心脏,床上被子上到处都是血,两张床前各摆着一个盆,盆里都有半盆鲜血。

      两人床前,各守着一个中年女子,罗志刚床前的是他娘吴氏,罗志坚床前是他娘越氏,据情报,越氏和吴氏年纪相差不大,但越氏看起来比吴氏要年轻多了,最多只看得四十岁的样子,那还是因为现在眼泪婆娑,若平时打扮好了,说三十多岁也不为过。

      范长新一看到战天风,眼睛放光道:「仇郎中,你是不是有烈阳草。」宋朝山两个也眼巴巴看着他,不过罗昆眼里始终有几分疑惑。

      「是。」战天风点头:「不过我只有一棵。」说着从怀里掏出一棵草来。那草三四寸长短,一茎三叶,早已经干透了,和平常所见的乾草也没什幺两样。

      範长新一见,眼光大亮,叫道:「是烈阳草,没错。」

      得到範长新肯定,宋朝山两个眼中也同时放出光来,罗昆眼中的怀疑也一扫而过,对着战天风抱拳道:「仇郎中救下我侄儿和犬子,此恩真不知要如何报答啊。」

      「我只有一棵烈阳草。」战天风摇摇头:「只能救一个。」

      「只有一棵烈阳草?」罗昆一呆。

      宋朝山道:「这棵烈阳草不算小啊,让他两兄弟各服一半不行吗?」

      「不行。」战天风摇头。

      罗昆两个犹似不信,看向範长新,範长新也摇了摇头,道:「仇郎中说的没错,传说太阳中有三足乌,烈阳草一茎三叶,正与三足乌相对应,而成烈火之精,只有这份火性,才能杀得死噬心虫,叶子少一片火性都不够,更别说一半了。」

      「仇郎中,真的再没有另一棵烈阳草了幺?」宋朝山看向战天风。

      「我这一棵草要卖十万两银子。」

      「二十万也行。」宋朝山断然点头。

      「二十万,呵呵。」战天风冷然一笑:「我要还有一棵烈阳草,为什幺要收着,不拿出来卖二十万银子呢?」

      这话正中切要,罗昆三个的眼光都熄了下去,範长新接过战天风手中的烈阳草,转头看向罗昆,罗昆明白他的意思,其他人自然也都明白,房中的气氛一时沉重起来,除了罗志刚两个的呻吟声,再无一人吱声。

      罗志刚两个中只能活一个,一个是儿子,一个是侄儿,罗昆必须要在两个中选一个。

      吴氏的手本来放在床边,这时悄悄伸到床上,抓住了罗志刚的手,掐了一下,罗志刚这会儿到不傻,明白了母亲的意思,努力提气叫道:「爹。」

      听到他这声爹,另一面的越氏身子抖了一下,看一眼罗昆,又急速的垂下眼光,她也伸手抓住了儿子的手,罗志坚的嘴巴动了一下,却只发出一声呻吟。

      「红线夺命,烈士断腕。」范长新看着罗昆:「二哥,早做决断,越快越好。」

      罗昆点点头,转头看向罗志刚,见他眼光看过来,罗志刚娘俩都是一脸喜色,罗志刚尤其喜滋滋的迎着父亲的眼光,心下更暗自得意:「到底我是他亲生的。」

      「刚儿,平时爹对你不好,那是爱之深,责之切,这一点你要明白。」罗昆的声音难得的温和,罗志刚并没听出什幺,用力点头:「爹,我知道,我以后一定听你的话,好好的替你争口气。」

      罗昆摇了摇头,竟也挤出两滴泪来,道:「但是刚儿,有一点你要理解爹,你叔叔死得早,他临去之前,抓着我的手让我照看那时还未出生的坚儿,这会儿如果我眼睁睁看着他就这幺死了而不救他,我怎幺对得起在地下的你的叔叔。」

      罗志刚猛然清醒了过来,叫道:「爹,你的意思是,你要救他,让我死?」

      「老爷。」吴氏也是脸色大变,扑通跪下:「志刚可是你的亲生儿子啊。」

      「正因为亲生,我才要捨下他,否则他死去的叔叔怎幺看我,天下人又怎幺看我。」罗昆说着抬头向天,深吸一口气,道:「老五,把烈阳草给志坚服下。」

      「老爷。」吴氏哭叫着爬过来,抱着罗昆的脚,死命的摇着:「老爷,我知道你看刚儿不顺眼,可无论如何说,他是你的亲生儿子啊。」但无论她怎幺摇,罗昆看都不看她一眼。

      罗志刚失望愤怒到极点,也不知哪来一股力气,竟猛地一下坐了起来,两眼血红,死死的盯着罗昆道:「你是我爹吗?你是我爹吗?你是我爹吗?」连问三声,心中气血上涌,一道血箭猛喷出来,几乎喷到罗昆身上。

      「你不是我爹。」叫了这一句,罗志刚身子一软,直通通倒在床上,竟是落了气,眼睛却是鼓得老大。

      「刚儿。」吴氏猛扑到他尸身上,死命摇着,哭昏了过去。

  • 名称:七次郎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4:4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