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猎人超清

      「快回去给爹看。」罗志刚急得差点要哭了,一路飞赶,又不敢借遁术,怕气血运行过速红线跑得更快,只有骑马,傍黑时分回到花江城,红线已穿过肩膀,到了左乳上头,那幺长长的一条红线,看上去诡异而恐怖,让人心惊肉跳,惟一让罗志刚感到安心的一点是,始终都不痛,只是有点痒。

      一进府,罗志刚便觉得气氛有点不对,一问才知道,二公子罗志坚也刚回来,中了毒,中的毒也和他一模一样,也是手腕上给刺了一下,然后一个红点蔓延成一条红线,那暗算他的贼子也同样跑了。

      罗志刚一听可就有些呆,罗志坚中的是和他一模一样的毒,那也就是说,暗算罗志坚的,和暗算他的是同一批人,也是正主儿,但那怎幺可能呢?罗志坚是给他骗去的啊,那是一个完全胡编出来的人名和地名,怎幺就会弄假成真了呢?

      想了一会不得要领,罗志刚也就不想了,手上的毒要紧,急忙进去,大厅里,罗昆、宋朝山、範长新三个都在,罗志坚坐在椅子上,範长新正在给他看毒伤,罗志坚是脱了上衣的,罗志刚一眼就看到,罗志坚左手臂上一条红线,从腕到乳,和他的完全一样,非常的刺眼。

      罗志刚是个不重要的人,他进来,只宋朝山瞟了他一眼,罗昆只看着罗志刚,有时又去看範长新,一脸焦急的问:「怎幺样?到底怎幺样?」罗志刚叫了他一声爹他也没应,更没回头。

      罗志刚一咬牙,猛的掀开自己上衣叫道:「我也中毒了。」

      「什幺?」这一下,罗昆三个一起惊动了,一齐回头,範长新急步过来看他的毒伤,罗昆宋朝山也过来了,宋朝山看了一眼叫道:「你这毒和志坚的一模一样啊,怎幺回事?不是说你不是和志坚一起去的吗?」

      「确实一模一样。」罗昆三角眼微眯,眼中射出阴光,道:「我的怀疑是正确的,果然是有人暗中算计了易老四,我们查上去,便连坚儿两个也一起伤了。」

      「好大胆。」宋朝山怒叫:「敢惹上我花江六君子,我倒要看看是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

      「是噬心虫。」範长新突地叫了起来。

      「噬心虫?」罗昆两个一齐看着他。

      範长新却是一阵猛咳,他的伤并没好透,稍一激动便会咳,不过倒不至于咯血了。

      「噬心虫是什幺东西?好治吗?」见他咳得好些了,宋朝山追问一句,他这一问,範长新却又咳了起来,好一会儿才喘息着道:「噬心虫产于西南极阴之地,见血就钻,天下间除了烈阳草,无药可治。」

      「烈阳草,哪里找得到烈阳草?」罗昆紧看着範长新,他眼中的意思其实是问範长新身边有没有?

      范长新自然明白他的意思,摇头道:「烈阳草生于海外赤阳之国,其国离太阳最近,是世间最炎热的地方,但只有那种地方,烈阳草才可以成活。」

      「赤阳之国?」宋朝山皱眉:「我好象听说过,有出远海的行商好象到过那些地方,但没听说过烈阳草,烈阳草很难找吗?」

      「不。」範长新摇头:「在赤阳国,烈阳草到处都有,就跟我天朝的狗尾巴草一样。」

      「那到过赤阳国的行商该有人带了回来。」宋朝山大喜:「赶快叫人去找。」

      「极少有人带回来。」範长新摇摇头:「只怕找不到。」

      「为什幺?」宋朝山两个一齐看着他。

      罗志刚时常会表现点小聪明,这时也加了一句:「不是说烈阳草在赤阳国大把吗?」

      「烈阳草在赤阳国是大把,但噬心虫少见啊。」範长新轻歎:「一个东西得有人要才会有价值,噬心虫少见,烈阳草一般人拿着也就没有用,远涉重洋拿回一把没人要的乾草,谁会做这样的事啊?」

      他这话有理,宋朝山点点头,罗昆道:「除了烈阳草,这噬心虫真的就没有办法对付了吗?」

      「这噬心虫另有一个说法,叫做红线夺命,烈士断腕,就是说红线刚起时,赶在红线前的一寸,一刀把手砍下来,那就没事。」範长新说到这里,看一眼罗志刚两个,摇摇头,道:「但现在是来不及了。」  

      「一刀把手砍下来?」罗志刚手往后一缩,偷看一眼罗昆,怕罗昆骂,忙道:「这噬心虫到底会怎幺样啊?也不痛,就是有点子痒。」

      「在钻入心脏之前是不痛。」範长新点头:「可一旦钻进心脏就痛了,你将心痛如绞,如果没有烈阳草杀死噬心虫,你会痛足三天三夜,最后七窍流血而亡。」

      「什幺?」罗志刚惊叫起来:「五叔你是说真的,你救救我啊。」

      罗志坚没有象他一样大叫,但脸色也一下子变了,看一眼範长新,又看向罗昆,罗昆更是脸色大变,急叫道:「五弟,除了烈阳草,真的没办法了吗?」

      范长新看着罗志坚手臂上的红线,双眉紧锁,好一会儿后,终于缓缓的摇了摇头,道:「没有法子。」

      「那怎幺办?那怎幺办?娘啊,我要死了。」罗志刚忍不住叫了起来,声音中已带了哭腔。

      「你还没死呢,嚎丧啊。」罗昆怒哼一声,看一眼罗志坚,又看向宋朝山和範长新,显然他也慌神了。

      範长新道:「今夜子时会开始心痛,我可以用以毒攻毒之法,儘量压制噬心虫的活动,但起不了太大作用,最多能延缓一天,所以我们从现在开始,还有四天四夜,四天后的子时,如果还找不到烈阳草,他两兄弟就没救了。」

      「把所有的人全部派出去,尽全力去找,只要谁有烈阳草,万金想酬,快,快。」罗昆一片声急叫,罗府管事如飞传令下去。

      宋朝山也叫道:「对,把所有人都派出去,想尽一切办法,一定要找到烈阳草。」他和范长新的随从也飞跑回去传令去了。

      罗昆走到罗志坚边上,温言安慰道:「一定可以找到烈阳草的,不要怕。」

      罗志坚点点头,感激的道:「谢谢大伯。」

      罗志刚在一边暗暗咬着牙齿,因为罗昆只看着罗志坚,竟没有看他这个亲生儿子一眼。

      这一夜,花江城恍似开了锅,罗宋範三家的人满城呦喝,许以万金,寻找烈阳草,而且不仅仅是花江城,三家的人更沿着花江两岸,把消息飞快的传了出去,三家的势力也真是了得,不等天亮,整个花江两岸几乎已是无人不知,然后更以加倍的速度远远传开,因为听到这消息的人,不管关不关自己的事,都会往外传啊,一传十十传百,两天不到,整个江湖都已传遍。

      天渐渐黑了下去,夜色中,金字倒越发的亮了起来。

      这些日子,战天风练功特别的勤奋,不过金字并没有显着的变大,功力是实打实的东西,一滴汗水一个脚印,并不因一时的勤奋而会突飞猛进,倒是玄天九变越来越熟,而且每一变都开始显现独特的气势,这种以灵变为主的东西,确是非常合战天风的性子,进步也就更快。

      鬼瑶儿壶七公站在屋檐下,一个东,一个西,壶七公蹲着,他以前并不特别好酒,但扮了一回酒总管,手中的鸡公壶便再没扔掉,时不时的便喝一口。

      鬼瑶儿倚着一枝竹子,她穿的是一袭淡绿色的裙衫,晚风轻拂,衣袂飘飘,让人情不自禁的想起『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的句子。

  • 名称:全职猎人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3:4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