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眯眯超清

      见他眼光看过来,鬼瑶儿也伸手去脸上揭下一张人皮面具,露出一张冷豔绝伦的脸,易千钟只觉眼前一亮,他有钱有势,玩过的美女连他自己都记不清有多少,但鬼瑶儿这张脸仍让他有一刹那的迷乱,不过随即他就惊呼起来:「鬼瑶儿,原来一切都是你九鬼门在搞鬼,可是,可是我好象没有得罪过你啊。」

      「你不够资格得罪我。」鬼瑶儿冷哼一声,她虽在看着易千钟,眼光里却是空无一物,好象她面前的易千钟根本不存在一般。

      易千钟咽了咽口水,眼光终于缓缓的移到了战天风脸上,他盯着战天风漠然的双眼,有些骇然的道:「万异门,天鼠星,甚至九鬼门的千金也甘当你的丫头,你到底是谁?」

      战天风伸手揭下脸上的人皮面具,所有的人皮面具都是壶七公提供的,为当年的鬼手张亲手所制,是壶七公从鬼手张的后人那里偷来的,每一张面具都极其精巧,除非事先知道,否则很难看出来人脸上是蒙了面具。

      易千钟凝神看着战天风的脸,说实话他不认识,他以为战天风和壶七公一样,现在露出来的也只是一张面具,他期待着战天风露出真面目。

      「我叫战天风。」

      「战天风?」从战天风这话里,易千钟知道,他看到的就是战天风的真容,脑中急转,却怎幺也想不起战天风到底是什幺人,和自己有过什幺关联。

      「你不认识我,但你不会不认识这把刀吧。」战天风把魔心刃从装天篓里拿了出来,他绝不容魔心刃离开自己,但先前去花江,背着魔心刃显然不行,所以就放在了装天篓里。

      「马横刀的魔心刃。」易千钟惊呼,不可思议的看着战天风:「马横刀,万异门,九鬼门,天鼠星,你到底是什幺人啊?」

      马横刀是当世大侠,万异门是江湖中最神秘的门派,而九鬼门更是邪道三大派之首,天鼠星壶七公则是介乎正与邪之间的怪人,易千钟实在无法想像,战天风到底是什幺样的人,可以把这些颇此间完全风马牛不相及甚至彼此对立的人与势力牵扯到一起。

      「我想,你不明白的很多,我有时间,可以慢慢的告诉你,再不明白的地方,你还可以问。」战天风的眼光,象猫在看着爪底的老鼠。

      易千钟很不习惯他这种眼光,但心底惊怒与疑惑并存,他真的很想弄清楚。

      「你是怎幺知道我将吕氏灭门的事的?」这是易千钟最疑惑的一件事,因为这件事他做得非常秘密,知道这件事的人,不超过三个。

      「你喜欢亲自酿酒是吧?」战天风看着他。

      「是。」易千钟点头:「但酿酒跟这件事有什幺关係呢?」

      「你的酿酒房的旁边,有一棵古椿树,已经有七百多岁了?」

      「古椿树?七百岁?」易千钟越来越迷惑。

      「百岁以上的树,都有灵气有记忆,也听得懂人语。」

      「树有记忆,能听得懂人语?」易千钟难以置信的摇头:「这怎幺可能?」

      「怎幺不可能?」谢天香插口:「树木花草,本来就是有灵之物,跟你说,树不但有记忆懂人语,而且有灵力的树甚至有预知未来的能力,如果这树是你亲手所栽,并且对它好过,细心的照料过它,和它说过话,对它顷诉过心事,那它就会对你产生感情,它会关注在你身上发生的一切,并与你祸福相依,哪怕你在千里之外,它也知道,你荣它盛,你败它衰。」

      她这幺一说,易千钟到是有几分信了,因为这样的事例比较多,花江城里就曾有过一例,那还是早年间的事,花江有个姓高的城守,家里有一棵古槐树,是他爷爷的爷爷亲手栽的,高城守打小就是在槐树下长大,有一年春夏之间,槐树突然好好的落起叶子来,数天之内叶子便落得乾乾净净,高城守觉得奇怪,以为槐树是得了什幺病,他爷爷却告诉他,槐树没有病,是他可能有祸患了,果然几天之后,朝中来人,以牵连谋反的罪名将他押去了朝中,谋反是重罪,所有人都认为高城守必死无疑,但高城守的爷爷却说古槐树败而不死,高城守会吃点苦头,但性命是无碍的,果然,同案中的人都死了,高城守却不知什幺原因侥倖留得了性命,只是给关了起来,这一关就是好几年,这几年里,家中的古槐树从不开花长叶,就象完全枯死了一般,直到五六年后,有一天,古槐树突然长出新芽来,而且长得飞快,几乎是一夜之间便是一树新绿,城守的爷爷看见了,立即告诉家人,城守要出来了,而且看树的长势,还会重新起用,果然几天后便有快马来报,当年的谋反案破了,高城守是无辜的,无罪释放并官复原职。这件事当时传得很远,花江城里没有人不信的。

      战天风看着他眼睛:「当年你在起心谋夺吕氏千日醉秘方之时,是和你的亲信管家在古椿树下密谋定的,你夺得秘方一回来就立即亲自动手酿酒,得意之下,还和管家说了许多话,吕氏媳妇没死的事就是你们自己说出来的,而你们所有的话,都给古椿树听去并记了下来。」

      「什—什幺?」易千钟开始结巴起来,他仍是不太相信战天风的话,可是除此之外,又真的无法解释战消息的来源,他突然想到一个疑点:「就算树有记忆懂人语,可人怎幺懂得树的语言呢?」

      谢天香微微一笑:「我万异门灵花宗修行自成一路,懂得天下一切花草树木的语言,古椿树的话,别人听不懂,但我们却听得懂。」

      「啊。」易千钟情不自禁的叫了一声,盯着谢天香,如见鬼魅。

      「你做的坏事多得很,我们也全都知道。」谢天香冷笑:「例如你的第九个小妾,本来是别人的妻子,你见其美貌,杀了她的丈夫强抢了过来,例如你武功本来比不上你的师兄,你就故意引你的师兄去逛妓院喝花酒,然后你趁你师兄烂醉时杀了那妓女却嫁祸到师兄身上,还假惺惺的助你师兄逃走,自己顺理成章的做了你这一派的掌门,例如——。」

      「不要说了。」易千钟狂叫,盯着谢天香,身子不绝颤抖,谢天香说的这些,都是他自认为最绝密的事情,没想到谢天香却知道清清楚楚,这就象一个人兴高采烈的去逛街,却突然发现自己身上没穿衣服一样,那种身无寸缕的感觉,真的让人恐惧到极点。

      「现在你信了吧,但有些事,想来你还是不明白。」战天风看着他:「不过我说了,我可以从头到尾说给你听,我知道你这些事,也猜到了你的心理,你的独佔欲特别强,你把握着千日醉的秘方,就绝不容天下再有千日醉出现,于是我故意送风到你耳朵里,说吕氏媳妇也有千日醉的秘方,将要回安平重振祖业,我知道你必会中途截杀吕氏母子,不过你会冒充阴阳怪我倒是没想到,我只是知道你一定会去,便让谢香主假冒天残后人将你吓走,之所以只吓走你是因为那种情形下我无法让你自己说出你的罪恶,不是你亲口所说,成至他们就不会相信,你事后就仍会有反口的机会。」

      说到这里,战天风停了一下,接下去道:「你没得手,自然不会甘心,而我事先已打听清楚你和江双龙的关係,让江双龙以对付阴阳怪之名去请你助镖,你一定会来,而且一定会非常高兴,我还知道你有软骨香的毒香,斗剑你不是谢香主的对手,你自然就会用毒,而你果然就来了,果然就在老鸦口里点了毒香,而我算定,你在误以为所有人都中了毒占尽上风的情况下,必然不会马上动手杀人,猫捉住了老鼠,总是要戏弄一番的,你也一样,必然会自得的亲口说出一切的罪恶,因此你一进峡点香,我就让成至他们在软骨香上面的崖壁处隐身听着,而你自得之下,果然就一切都说了出来。」

  • 名称:色眯眯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3:4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