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罪释放超清

      出穀不远,凤飞飞便发现好几个山头上有狗,都抬着头,狗眼巴巴的看天,看天的当然不只是这一带的狗,很多地方的狗都在看天,野史中因此而记载了群狗望天的异事。

      壶七公先前怕战天风跟不上自己,有意把身法放慢一点,结果战天风倏一下便远远窜了出去,壶七公吓一跳,慌忙加快身法,但他竭尽全力,战天风却始终要比他快上一截,壶七公一时间暗暗乍舌,不过这会儿他也没心思来问战天风又有了什幺奇遇,他能找到万异谷来,自然是因为妙香珠的原因,不过战天风也没心思问他,只是催他快跑,战天风甚至绝不问马横刀的事,因为他不敢问,而壶七公也不说,他知道现在不是说的时候。

      鬼瑶儿身法不如他两个,但功力远高于他们,头两天落后很多,不过战天风身上有她留的追魂引,不至于追丢,一路跟去,到第三天,便慢慢追了上来,第四天起,战天风两个便再也无法甩下她了,身法再好,但如果长途奔袭,起决定作用的仍然是功力的高低。

      不眠不休的赶了八九天,便鬼瑶儿也有些吃不消了,战天风两个却完全没有半点停步休息的意思,这幺些天,战天风始终一声不吭,鬼瑶儿偶尔偷看他,他灰扑扑的脸上没有半点表情,只眼里有一种奇异的光,看到那种眼光,鬼瑶儿心里竟不由自主的泛起一股寒意。壶七公的眼睛则是越来越红,不过他通红的老眼却并没有给鬼瑶儿那种心中发凉的感觉。

      终于到了洗马城外,壶七公直奔城东,一个山谷里,一座新坟,扎眼的立在穀中,坟前立着一条汉子,是马横刀的结义兄弟,玄信的侍卫队长慕伤仁。

      但战天风并没有看见慕伤仁,或者说他根本没有去留意,他只盯着那座坟。

      坟前插着一把刀,正是马横刀的魔心刃。

      魔心刃后面,墓碑上,写着马横刀的名字,后面两行大字:仰不愧天,俯不愧人,横刀立马,侠骨留香。

      「马大哥—真的—死了?」战天风站在坟前,似乎在问别人,又似乎谁也没问,眼光直直的看着坟堆,似乎要把黄土看穿。

      「是真的—死了。」壶七公在一边小声的应了一句。

      「我不信。」战天风微微摇了摇头,这三个字,每一个字都很轻,但却是那般的坚决,斩钉截铁。

      「我不信。」他又说了一句,在坟前脆下,双手忽地扒起坟上的土来,而且越扒越快,只一下便扒开了一个大洞。

      他竟是要把坟扒开。

      鬼瑶儿吃了一惊,略一犹豫,走近一步道:「天风,人死以入土为安,你这样,对死者是大不敬。」

      战天风停了一下,道:「如果真是马大哥,我做什幺他都不会怪我,但是,我不信。」说着又扒起土来。

      鬼瑶儿不敢去扯他,看壶七公,壶七公也看她,他先前通红的老眼里,这时却有了几分担心。

      他也看出了战天风的反应不正常。

      但谁也不知道怎幺办?

      战天风一直不停的扒下去,十指如钩,远比铁锄要快得多。

      终于露出了一头的棺材板。

      看到棺材板,战天风呆了一下,手慢慢伸出去,这时他十个手指上的皮都已磨破,渗出血来,他却恍若未觉。

      手触到棺材板,轻轻的拂掉板上的泥土,再轻轻的抚摸盖板,战天风心中生出感应,他似乎握着了马横刀的手,粗大,而温暖。

      心中一直不肯相信,即便是看到了坟前插着的魔心刃,魔心刃是马横刀的第二生命,除非生离死别,无法想像魔心刃会离开马横刀的掌心,但就是那样战天风仍是不信。

      但现在他信了。

      心中「铮」的一下,像是弦断的声音。

      「马大哥。」战天风叫,声音很轻很轻,但是一张口,口中一道血箭突地猛喷出来,全洒在了棺材板上,那血是如此的多,他全身的血,恍似都在那一下喷了出来,随即身子一软,昏了过去。

      「天风。」鬼瑶儿惊呼,急跨一步,将战天风身子抱在了怀里,一看之下,更是又惊又痛,不仅仅是嘴里,战天风的眼耳口鼻七窍中,全都有血渗出来,鬼瑶儿以灵力微探,战天风心脉如弦,崩到了极限,随时有可能崩断。

      这一刻才显出鬼瑶儿的修养,虽痛不乱,急以一缕灵力护住战天风心脉,同时以灵力缓缓输入,安抚战天风五脏六腑中乱成一团的真气。

      壶七公反只能是在一边搓着手,乾着急没有办法,另一边的慕伤仁更只能呆立着。

      过了小半个时辰,战天风才慢慢醒过来,看到他睁开眼,鬼瑶儿心中惊怕,先道:「天风,逝者已矣,你不要太过伤心了,马大侠在天之灵,看到你急坏了身子,他也不会开心的。」

      战天风看着她,眼光有些迷糊,但慢慢的便趋于清明,出乎鬼瑶儿的意料,战天风并没有再次喷血,甚至没有哭,反而轻轻的对她说了声:「谢谢。」

      鬼瑶儿感受到了这谢谢两字中极度的异样,一呆,战天风已坐起身来,看向马横刀的坟。

      坟仍是先前给他挖开时的样子,透过棺材板,战天风似乎看到了马横刀的脸。

      「马大哥。」战天风轻轻叫了一声,眼光缓缓收回,看向壶七公:「七公,我马大哥是怎幺死的,是谁害了他?」

      壶七公也呆了一下,他也完全没想到战天风是这样的反应,他也以为战天风还会痛极喷血,或者至少伏坟大哭,却再没想到战天风会如此的平静。太反常了,这让他心里完全没了把握。

      「听说是什幺六君子,我也不太清楚,你要问慕统领。」壶七公向一边的慕伤仁看了一眼。

      战天风转头看向慕伤仁,这时的慕伤仁与他初见时的慕伤仁完全不同,鬍子拉碴,眼眶深陷,他这时的样子,只能以形锁骨立来形容。

      不过战天风并没注意这些,只是期盼的看着慕伤仁的眼睛。

      「是。」慕伤仁点头:「马大哥是给花江六君子害死的,他们用了卑鄙的手段。」

      「花江六君子,卑鄙的手段,很好。」战天风轻轻的点了点头,转头看一眼马横刀的坟,道:「慕大哥,你慢慢的说,我边听,边给马大哥修坟,这是马大哥的阴宅呢,以后我来他家里喝酒,缺一边墙可不行。」

      这幺说着的时候,战天风嘴角甚至有一缕微笑掠过,然后他站起来,有些站不稳,身子晃了一下,鬼瑶儿忙伸手扶着,战天风站稳了,推开她手,双手捧了泥土,一点一点的重又将土填上,鬼瑶儿略一迟疑,也过来捧土填坟,她也是双膝脆地,雪白的裙子上一时沾满了泥巴,战天风只是瞟了她一眼,并没阻止。

  • 名称:无罪释放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59: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