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妓超清

      「嗑瓜子就好。」酒管家嘿嘿笑,把那坛金子递了过来,江双龙双手接住,入手往下一沉,他脑中闪电般掠过两个念头。

      第一个念头是,金子是真的,他先前有一点点怀疑,酒管家会不会和他开玩笑,拿些别的什幺来冒充,因为这幺大一坛金子做保费,也实是在太不可思议了,但现在他不怀疑了,颜色可以做假,重量却不可以,除了金子,不可能再有什幺东西入手会有这幺沉。

      第二个念头是,金子远比酒水重得多,同样是十五斤装的罎子,一坛酒十五斤,一坛金子却绝对不止。

      意识到这一点,他不禁重重的吸了口气。

      便在吸气的同时,他脑子里泛起第三个念头,却是一个疑问:「是什幺值得花这幺大价钱?」

      小令母子?还是那车中的东西?若是小令母子,小令母子到底是什幺人?到安平跑一趟就要数万银子的保费。如果是车中的东西,车中的东西是什幺?值得拿数万银子来保?

      江双龙完全想不清楚,而且越想疑念越多,不过酒管家不容他想了,催道:「我说江总镖头,别发呆了,瓜子收起来,咱们这就动身吧。」

      「好好好。」江双龙慌忙应着,他本是个沉稳的人,但这时心神却有些乱了,巨大的镖金引来了巨大的疑惑,这个时候仍能保持心头清明的人,不会有几个。

      收拾一番,镖队起行,双龙镖局全体出动,两个趟子手在最前面趟路,戴叶两镖头在车前,江双龙在车后,将马车紧紧护住,老亚随车打杂。

      到安平,路不远,前后不过七八百里,都是山路,不过没什幺高山,藏不住大股的盗匪,有几个小毛贼,并不放在江双龙心上,不过他还是十分小心,进山前,太阳还老高,完全可以赶在太阳入土前到山对面的镇子里,但他却早早扎下了镖队。这小半天里他仔细计算了路程,更下定了一切求稳的决心,只要不出事,他以后即便什幺也不做,这笔镖金也足够他舒舒服服的过下半辈子,只是他心中始终有个阴影。

      「撑过白茅岭。」看着慢慢躲到山背后的太阳,江双龙在心底祈求:「只要撑过白茅岭,那就一切都不怕了。」

      第二天一早动身,江双龙照算好的路程,有时紧赶,有时慢行,总在太阳落山前赶到最近的镇子或村落歇脚,一路平平静静,风不起,草不惊,不过江双龙心中不敢有半点鬆懈,也时刻嘱咐戴叶两个和趟子手,竖起耳朵睁大眼睛,切不可有半点马虎。

      小令母子的马车由酒管家亲自驾驶,一路上,他手中总是拿着那鸡公壶,时不时的咪一口,十分的悠闲自得,每每看了他的样子,江双龙心中总会生出一丝迷惑,认为自己的紧张是过于敏感了。

      对行程,酒管家也完全不管,江双龙说走就走,说歇就歇,小令的母亲更很少露面,倒是小令对一切似乎都非常好奇,每每歇脚的时候就会窜出来,东看看西瞧瞧,问东问西,江双龙让老亚紧跟着小令,暗嘱他用些巧妙的话套套小令的话头,看能不能从小孩子的话里套出些什幺,一出手就是几万银子保费的人,实在是让人好奇啊,但小令顽皮又精乖,有他问的没他答的,而且过不了多久就会给他娘喊了回去,老亚看着江双龙,只有摇头苦笑。  

      白茅岭,上坡八里,下坡八里,两边遍生一人多高的白茅,秋风一吹,白茅如雪浪般摆动,美丽绝伦。

      江双龙看到那片雪浪,心中却是一紧。

      那片雪浪中,藏个千儿八百人,就跟藏只兔子一样,完全看不出来,若上坡到一半,两边群盗蜂涌而出,便有三头六臂也架不住,江双龙没在这里出过事,但有好几家镖局都是栽在这里,其中不泛身手远强于他的好手。

      「叶镖头带一个人在前面,戴镖头带一个人在后面,老亚和我紧贴着马车,一口气直沖上去,再一口气下坡,中间绝不要停。」江双龙眼发电光,沉声嘱咐,众镖头一齐应诺。

      江双龙扭头看向老亚:「老亚,万一有事,你立即上车把住了马,拼了命往上赶就是,其它的一切都不要你管。」

      「总镖头放心。」老亚紧了紧裤腰带。

      江双龙再看一眼镖队,没什幺遗漏了,喝道:「上岭。」

      叶遇仙带一个趟子手,一马当先直沖上去,镖队随后跟上。

      风吹茅草,飒飒作响,江双龙一颗心也怦怦直跳,他的耳朵几乎在无形中拉长了半寸,却仍是无法听到茅草中十丈以外的动静,即便功力再比他高上一倍,面对风中无数茅草的刷刷声,也是无可奈何,这里实在是打伏击最好的地方。

      但出乎江双龙预料,一路上坡,除了风吹草动,还是风吹草动,并没有盗匪沖出来,眼看到了坡顶,江双龙不由轻轻鬆了口气,他怕的就是上坡,有伏击,往上走不快,往下难掉头,过了坡往下,一口气沖下去了,有伏击也不怕,事实上也没人会傻到上坡不伏击下坡伏击的,上坡没事,那就几乎可以肯定没事了。

      但他一口气还没落到心底,霍地又吊了起来。

      他看到了坡顶。

      坡顶是块方圆百丈的平地,顶上生着一棵古松,那古松也不知多少年岁了,枝干两个人合抱还抱不过来,长年青翠,亭亭如盖,过岭的旅人,一定要在树下歇歇气才下岭。

      这时树下站着一个人,这人全身裹在一件黑袍中,看不到身形,更怪的,是这人脸上戴着一个阴阳怪的面具,一边笑,一边哭。

      看到这阴阳怪面具,江双龙一颗心便直沉了下去。

      阴阳怪,早些年着名的大盗,招牌就是脸上的阴阳怪面具,身手高绝,据说已足可跻身江湖一流高手之境,行蹤诡异,心黑手狠,一旦出手,绝无活口,只是近些年久不闻动静,所有人都以为他死了,想不到竟然会在这里出现了,而他等在这里的目地江双龙便用脚后跟也想得到:小令母子或者那车上的什幺东西。

      酒管家不知是喝得半醉了还是眼神不好,似乎没看到松树下怪模怪样的阴阳怪,快到坡顶还加了一鞭,马一发力,车子一下便窜了上去,更直向松树下驶去,不过前面的叶遇仙手快,回马一带,一把就抓了马缰绳,那酒管家还发晕呢,斜眼眯着他,叫:「怎幺了,要歇也到前面树下啊,停这里叫怎幺回事?」

      叶遇仙自然也是听说过阴阳怪的,不理他,只是死死的扣着缰绳,回头看江双龙,江双龙看到了他眼底的紧张和扣着缰绳的手上暴起的青筋,咬了咬牙,扭头扫一眼紧跟上来的戴武两个,低声道:「前后护着车子,没听说这老魔头有帮手,但也注意一下周围。」

      说着打马上前,到车前十丈,抱拳道:「是阴阳怪老前辈吗?在下双龙镖局江双龙问候,不知老前辈在此,多有惊扰,老前辈若不见怪,在下立即打马回车,免惊老前辈清修。」

      他这话是抱万一之想,也许阴阳怪等的不是他的镖队呢,不过他的希望立马就落空了,阴阳怪冷哼一声:「七、八年不出来,竟还有人记得老夫,很好,看在你还有点眼光的份上,你滚吧,车留下。」

      阴阳怪面具后的眼光酷厉阴冷,江双龙看了一眼,知道多言无益,事实上阴阳怪能放过他们,已是大违往昔的风格了,再要他放过马车,怎幺可能。

  • 名称:名妓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38: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