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饿了超清

      古树森森,幽林寂寂,并无人应声,战天风心下疑惑,再看向那怪人,那怪人也在看他,四目对视,那怪人哼了一声道:「小子,你是哪个门派的?」

      「我师父可多着呢,一时半会也说不完。」战天风眼珠转动:「不过你最好先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学舌鸟引战天风进来,进塔又只看到这怪人,所以说这怪人就是万异公子也是可能的,但万异公子为万异门开山祖师,位望何等尊祟,怎幺会是这种衣不敝体头髮鬍子扎进树中如一个蜘蛛的样子?而且外面神殿里有万异公子的像,也和这怪人完全不同,所以战天风无论如何也不肯信。

      「你身上灵力乱七八糟,说有很多师父倒也不是假话。」那怪人又哼了一声,转眼看向鬼瑶儿:「你又是什幺人?」

      「晚辈鬼瑶儿。」鬼瑶儿抱拳:「出身九鬼门。」

      「九鬼门的。」那怪人点了点头,道:「你和这小子是什幺关係?」

      鬼瑶儿脸一红,瞟一眼战天风,抬眼看向那怪人,道:「我是他未过门的妻子。」

      她说这话的时候,脸透红光,眼中更是激动无比,仿佛不只是告诉这怪人,而是在对着整个江湖宣布,以前她也多次当着战天风的面说过,战天风即撞上了鬼婚,那就是她未来丈夫的候选人之一,不过这前后之间的心态已是天差地别,所以她流之于外的神情也是完全不同了。

      对鬼瑶儿语气的变化,战天风却没什幺感觉,他也没看鬼瑶儿,说老实话,他现在拿着鬼瑶儿已经没脾气了,只是盯着那怪人,他是轻易不肯信人的,始终不信这怪人就是万异公子,但问话这怪人又不答,心下闪念,暗暗捏诀,猛地发功,七个金字闪电般打将出去,分打那怪人头脸胸腹。

      鬼瑶儿没想到战天风一声不吭竟就动起手来,急往前迈了半步,站到战天风身侧,同时凝气做势。这怪人外表和万异公子相差确实太大,但鬼瑶儿功力比战天风高得多,灵觉的感应也强得多,她从这怪人身上,能感应到一种极其怪异的力道,说它怪,是因为这种力道好象不仅仅是藏在这怪人身上,而是从这怪人身上四面延伸出去,感觉中,从怪人到四面的古树林甚至整个天地都是连在一起,其力无穷无尽,无始无绝,可怕之至,所以这怪人外表虽与万异公子的画像完全两样,但她仍认定这怪人就是万异公子,也就生怕战天风这一下激怒了万异公子,会吃亏,因此挺身相护。  

      战天风的七个金字打过去,万异公子却是不闪不避,恍似没看见一般,不可思议的是,战天风这七个金字打到万异公子身上,竟是穿身而过,仿佛万异公子的身子只是个虚影。

      战天风这下可呆住了,扯着耳朵叫道:「你只是个影子,你到底是人是鬼啊?」

      万异公子不答他话,却突地呵呵笑了起来:「美女江山一锅煮?有趣,你小子还真是有趣呢。」斜眼向战天风上下看了两眼,道:「你小子是在外面神殿见过老夫画像是吧,哼哼,缘木求鱼,愚不可及,你即要见老夫尘世中的样子,那就让你见见。」说话间身形忽变,突然就变成了外间神殿中的样子,中年书生,青衫长袖,儒雅风流,悬空立着,蛛网般牵着树干的头髮鬍子也全不见了。

      「前辈原来已达至幻影化形,出没无定的天仙境界。」鬼瑶儿失声惊呼。

      「要真能修成仙就好了。」万异公子一声长歎,一下又恢复了先前的模样,看着鬼瑶儿苦笑道:「别说天仙,便能修成个地仙也不错,可惜老夫现在的境界,离地仙也都还差着一截。」

      「前辈离地仙还差着一截?」鬼瑶儿脸上露出疑惑之色,看着万异公子似虚似幻的身子,道:「我曾听爹爹说,天仙之境,入水不溺,入火不溶,幻影化形,遨游天地,而地仙之境,只是与天地同寿而已,现在千辈寿及天地,身形更能任意幻化,确已到了天仙之境啊,怎说地仙之境也没到。」

      「我不是跟你小女娃子谦虚。」万异公子摇头:「天仙可任意遨游天地,老夫却只能天天呆在这万灵塔里,你说我成天仙了吗?老夫现在,只能做到以髮丝与地脉相通,勉强可以说是与天地同呼息,即便是地仙之境,也还是差得老大一截呢。」

      「原来老前辈的髮丝是与地脉相连通的。」鬼瑶儿惊呼:「那也非常了不起了。」

      「一千多年了,还只是这个样子,惭愧啊。」万异公子大大摇头,似乎对自己非常的不满意。

      「你真的是万异公子啊。」战天风这会信了,鼓起眼睛看着万异公子。

      「现在不当老夫是人参果了啊。」万异公子沖他嘿嘿一笑,道:「你这小子,一看就是个鬼,不过老夫见多了那些诚惶诚恐的家伙,看你倒还顺眼些,说吧,到底怎幺回事,老夫的那些徒子徒孙一个不见进来,倒是你两个进来了,难道他们都死绝了?」

      「你老一门的祖师爷,别咒自己的徒子徒孙啊。」战天风嘻嘻笑:「他们好好的,没进来的原因,一是因为弄不清塔中血光到底是怎幺回事——?」

      不等他话说完,万异公子已怒叫起来:「这幺血光沖天还猜不到,他们难道都是猪啊?」

      「这老爷子脾气大。」战天风暗叫,道:「也有人猜到了,不过你老定的规矩,除了门主,其它人不能进塔,他们这会儿正在塔外为了谁做门主而打架呢,牙齿跟牙齿打,舌打跟舌头打,说不定手和脚也干上了。」

      「什幺叫牙齿和牙齿打,舌头和舌头打,这人真是。」鬼瑶儿斜瞟着战天风,哭笑不得。

      万异公子则是暴跳如雷:「好好好,竟然为了争一个门主打起来了,还真是出息了呢。」他狂怒之中,鬍子乱颤,竟扯得古树的树叶哗哗作响,叫战天风暗暗乍舌,心下低叫:「这老爷子说他的头髮鬍子是和地脉连着的,也不知连到了哪儿,真要是发起怒来,震动地脉,只怕就要到处地震了,可怕,可怕。」

      「老前辈,为这些后辈生气不值得。」鬼瑶儿担心战天风还会有什幺话说出来,让万异公子更加生气,她不象战天风那幺异想天开,认为万异公子生起气来震动地脉外面会发地震,但她担心万异公子狂怒之下,另生不测之祸,这塔里面,实在是太奇怪了,她虽是大家之女,见多识广,但这样的奇事也是头一次碰到,所以岔开话题,道:「老前辈,黑莲花是怎幺回事?她为什幺到万灵塔里来逞兇?」

      「老夫未寄灵前,和黑莲宗有点冲突。」万异公子嘿了一声,道:「当年老夫不为己甚,想不到千年之后,一个小女娃子竟然找上门来了,而且说什幺要老夫投降,嘿嘿,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奇怪了。」战天风疑惑的道:「黑莲花就算要扩充势力,对付外面的万异三宗也就行了啊,象你们都关在这万灵塔里,便向她投降,她拿着你们也没用啊。」

      「她是做好梦,因为万灵塔里的异类,都是有灵光的,如果以一种特别的方法加已控制,那便是一支极强的力量,远比老夫外面那几个不争气的东西强得多,不过想要老夫向她投降,哼哼,她未免也太会异想天开了。」万异公子大大的哼了一声。

  • 名称:我饿了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38: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