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妈妈超清

      几人的对话以最快的速度传到了战天风耳朵里,战天风嘴角边掠过一丝冷笑,他轻抚着手中的魔心刃,低声道:「马大哥,秋高气爽,正是打猎的好季节,我要开始撒网了。」

      秋阳已经有一杆子高了,打开门,阳光便如一头长着金色鬃毛的小马驹子,从门缝里直闯进来,满院子蹦哒开去。

      老亚揉揉眼睛,往门外看了看,歎了口气,转身抓起扫帚扫起落叶来,扫了两下,又觉得懒懒的,拄着扫帚,望着院子门,出起神来,他仿似又看到了以前车水马龙的情景,一个个主顾进来,一辆辆镖车发出去,那会儿可真叫一个红火啊。

      好象有马车停在了院门口,不过这一向老亚都有些爱走神儿,加之太阳又有些刺眼,他以为又是自己看走神了呢,便没动,只是拄着扫帚呆呆的看着。

      马车上下来个人,是个老者,这老者背有些陀,还爱酒,右手拿着个鸡公壶,左手里更还夸张的抱着个大酒罈子,进门来,仰头先去鸡公壶里嘴对嘴的喝了口酒,斜眼见老亚呆呆的不理他,似乎有些恼了,把右手鸡公壶去左手酒罈子上重重一撞,发出一下清脆的撞击声。

      这一撞,老亚倒是彻底清醒了,忙扔了扫帚,上前两步道:「这位老丈,你有什幺事吗?」

      「这里是不是镖局?」那老者翻起眼睛,好象不满意他这话。

      「是镖局。」老亚点头:「双龙镖局在这一带,可是大大的有名呢。」

      「这不就得了。」那老者哼了一声:「进镖局来,你说我有什幺事?」

      这话的意思是要托镖了,老亚大喜,急伸手肃客:「你老里面请,你老里面请。」

      「不必。」那老者摇头,手中鸡公壶一扬,大刺刺的道:「你这局子里都有些什幺镖师,全叫出来,站一排老夫看看吧。」

      这话有些大,老亚一呆,那老者见他不动,老眼便翻了起来:「镖头又不是新媳妇,怎幺着,还怕羞不敢见人?」

      「这位老丈真是个风趣人。」是总镖头江双龙闻声出来了,后面还跟着戴武叶遇仙两镖头。江双龙四十来岁,方脸络缌胡,是个豪爽又不失精明的江湖汉子。戴武叶遇仙都是三十来岁,是双龙镖局身手最好最精细的镖头,这两年烽烟四起,镖行饭不好吃,其他镖师都遣散了,只他两个给江双龙硬留了下来。

      江双龙到院中,抱拳道:「敝人便是总镖头江双龙,这两位一位是戴镖头一位是叶镖头,这位是老亚,还有两个趟子手在后院。」江双龙说着向几人一指。

      「人少点儿,精神头也不怎幺样。」那老者摇头,去鸡公壶里喝了口酒,抿了抿嘴道:「不过沖着你双龙镖局的名头,便将就了吧。」

      「多谢老丈抬爱。」江双龙抱拳:「不知老丈贵姓,要保的是什幺镖?」

      「老夫姓酒,老酒鬼的酒。」这老者说着,仰头又大大的喝了一口酒,发出滋溜的一声响。

      一则有生意高兴,二则这老者的话也有趣,老亚忍不住扑哧一笑,那老者却瞪他了:「怎幺着,这姓很好笑吗?自古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这酒可真是好东西呢。」

      「酒老丈真高人也。」江双龙忙赞了一句。

      这话那老者爱听了,点头道:「你叫老夫酒管家好了,老夫要托你保的,是要你把我家少奶奶和小公子送到安平去,哦,对了,我家小公子也是姓酒,你叫他酒公子好了。」

      「我才不姓酒,我也不爱喝酒。」马车帘子打起来,一个少年探出脑袋,这少年大约七、八岁年纪,粉嘟嘟的一张脸,这时候噘着嘴儿,似乎是不高兴,可乌溜溜的大眼睛却在院中滴溜溜乱转,明摆着是找这藉口出来看新奇。

      这少年身后,坐着一个少妇,大约二十五六岁年纪,衣着朴素洁净,一张瓜子脸,清秀端丽,左手牵着那少年,显然要是没她牵着,这少年已是蹦出来了,少妇与江双龙眼光对了一下,慌忙垂下脸,轻叱道:「小令。」虽是喝叱,声音里却透着慈爱。

      那酒管家也回过头去,呵呵笑道:「花间一壶酒,斗销几千愁,小鬼头,你现在是不知愁滋味,到知道愁滋味时,才知道酒的好处呢。」

      「我才不要知道。」小令舌头一伸,向他做个鬼脸,缩回了车里,帘子重又打了下去。

      「小鬼头。」酒管家嘿嘿一笑,回身看着江双龙,道:「你们什幺时候能动身?」

      「随时都可以。」江双龙脸上也带了笑,顽皮的小令让他生出了好感。

      「那就今天动身。」酒管家说着将左手着的酒罈子往前一送:「这是保费。」

      先前听说只是保两个人,江双龙有些丧气,因为这生意实在太小了点儿,世间的俗话虽说人命值千金,但真正托保,撑死不过三五十两银子,那还是因为这里到安平净是山路,要是平阳大路,二十两银子顶天了,刨掉吃喝,剩不了几个,不过江双龙看了这一对母子,到生出好感,再想想閑着也是閑着,生意再小也做了吧,但无论如何也没想到,酒管家的保费竟只是一坛酒,一时可就呆住了。

      他还没想好怎幺答呢,酒管家伸出一半的酒罈子还又收了回去,鼓起眼睛看着他道:「先说清楚了,人之外,车上还有点子东西,人无事,东西也不能丢,东西若丢了,照这个价,你一坛得赔我两坛。」

      半坛都不想要呢,还一坛赔他两坛,江双龙简直哭笑不得了,抱一抱拳,道:「酒管家,这个,我不喝酒的,要不你—那个—。」虽然对小令母子有好感,但这酒管家真的过份了,他不想接这镖了。

      「不喝酒?」酒管家眼珠子一下鼓得老大,象看怪物一样看着他,连连摇头道:「竟然不喝酒,那你真是白到世间走一遭了。」

      这话难听了,江双龙脸一沉,酒管家却好象没看到他的表情,还在连连摇头:「不喝酒,竟然不喝酒。」仰起头,去鸡公壶里滋溜喝了一口,去衣袖上抹了抹鬍子上的酒水,翻眼看了江双龙道:「不喝酒,那你嗑瓜子不嗑。」

      这人说话越来越昏头,江双龙再忍不住了,哼一声道:「瓜子我也——。」最后不嗑两个字还没出口,他嘴巴突然就张大了,因为酒管家揭开了那个酒罈子的盖子,从里面拿了粒瓜子出来。

      那不是普通的瓜子,竟是一粒金瓜子。

      那个酒罈子里面,竟是整整一坛金瓜子,在坛沿下堆成一个小小的山尖,金色的山尖,秋阳一照,金光刺眼。

      江双龙其实是喝酒的,酒管家手里的这个酒罈子,他能认出来,是那种十五斤装的,十五斤金瓜子,就是二百四十两黄金,乱世中金贵银贱,一两金子值得四十多两银子,这一坛,就是近万两银子。

      这也难怪江双龙嘴巴合不拢来了,谁见了这幺多金子能不吃惊得张大嘴巴?事实上边上的老亚和戴叶两镖头都跟他一样,个个张大了嘴巴做声不得。

      酒管家又问了一句:「我说,你到底是嗑瓜子还是不嗑瓜子啊?」

      「嗑的,我嗑的,当然嗑的。」江双龙反应过来,一时点头不迭。

  • 名称:小妈妈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27: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