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超清

      「办法很简单,让他们误以为我们已经睡了,而最好的,是让他们以为我们在床上亲热呢,那就再不会怀疑。」

      「啊。」鬼瑶儿一声低呼,刹时间满脸通红,犹豫道:「这样,这样—-?」

      「随便你,你要怕你就回房去,要跟我去那就得这样。」战天风一脸的没商量,心下暗暗得意:「臭丫头,我倒看你有没有胆子跟老公上床去。」

      这种小把戏,若在平时,鬼瑶儿轻轻鬆松就对付了,但对着战天风,她脑子根本就不转,俏脸通红,身子轻颤,偷瞟一眼战天风,竟真的向床走过去,到床上侧身向里躺倒。

      「臭丫头这幺狠?」战天风没想到鬼瑶儿真的会上床,目瞪口呆,暗暗咬牙:「行啊,大爷就好好玩玩你,倒看哪个狠些。」

      一挥手扑息了灯,也上床去,顺手放下帐帘,看鬼瑶儿侧身躺着,他也不会斯文些,板着鬼瑶儿肩膀一用力,一下就扳了转来。鬼瑶儿本来是闭着眼睛的,一颗心扑通通跳着,给战天风这幺用力一扳,身子躺平,也吓了一跳,睁眼看向战天风,却见战天风身子一跨,骑坐在了她身上。

      「你—你—你不是说—。」鬼瑶儿就算心中不愿拒绝战天风,但他这幺粗鲁,也吓住了她,双手下意识的撑着战天风胸膛,道:「不是说只是做做样子吗,怎幺—怎幺—-?」

      「是只做做样子啊。」战天风邪笑:「但样子也要做得象才行啊,你要是怕,现在就下床回房去。」

      鬼瑶儿略一犹豫,双手回过来,捂住了脸,要她回房去她是绝对不肯的,最主要是她根本不怕战天风对她怎幺样,能对她怎幺样呢?最多也就把她的身子拿了去吧,那又怎幺样?

      战天风并不理解鬼瑶儿的心理,眼见这个样子了鬼瑶儿仍不肯屈服,越怒,眼珠一转,又有了主意,骑在鬼瑶儿身上,前后摇摆起来,就象骑马一样。

      鬼瑶儿含着羞任战天风所为,她只以为战天风会脱她的衣服,然后要了她的身子,却没想到并不碰她,而只是这幺骑在她身上摇摆,不明所以,移开手,胀红了脸看着战天风道:「你—你这是做什幺?」

      「骑马马啊。」战天风促狭的一笑:「你和男人上过床没有,男女两个到了床上,就是要这幺骑马马的啊,外面的人听到床板吱吱叫,只以为我两个在做事,便不会再提防了。」

      「啊。」鬼瑶儿明白了,一声羞叫,複又捂住脸,心下三分羞,三分气,又有三分失落,暗叫:「这个人,真是的。」

      她失落,是因为战天风宁可跟她玩假的,却不肯乾脆真的要了她身子,而战天风却也觉得失落,因为到这一步,他拿鬼瑶儿再也没了任何办法。

      这样鬼瑶儿也不怕,还能怎幺样,接下来难道真的去脱鬼瑶儿的衣服,真的强姦她,鬼瑶儿是美女,战天风也是正常的男人,这幺骑在一个大美人身上,他也确有几分冲动,但他有一个死穴,苏晨,如果他碰了鬼瑶儿,然后九鬼门去对付苏晨,那怎幺办,他怕。

      战天风看不到鬼瑶儿的变化,其实主要原因就是因为苏晨,他认为鬼瑶儿在他面前这幺肆无忌惮,什幺也不怕,就是因为掐着了他的死穴,而从来没去想过,鬼瑶儿可以把身子给他看,可以任由他骑到身上,是因为对他产生了爱恋。

      不过从古到今,男女感情上的误会,从来都是最莫名其妙的,战天风弄不明白,倒也并不稀奇,只是苦了鬼瑶儿,她真的不知道还要怎幺做,才能扭转战天风对她的看法,让战天风明白她的心。

      战天风骑了一会儿,没兴趣了,翻身下来,两眼瞪着帐顶,张着嘴出气,鬼瑶儿从指缝里偷眼看他这个样子,心中不免有几分气苦,猛地一翻身,捂着脸轻声抽泣起来。

      战天风没想到鬼瑶儿会哭,说老实话他还想哭呢,哼了一声,歎口气,道:「好了好了,带你去行了吧,不要哭了。」

      坐起身来,取煮天锅煮了一锅一叶障目汤,鬼瑶儿看他取锅,不哭了,坐起身来看着,好奇的道:「你的那个隐身术就是喝这个汤啊?」

      「不要东问西问的。」战天风自认为落了下风,老大不耐烦,道:「你先喝还是我先喝。」

      「我先喝,要是你先喝,我看不见,你又不肯带我了。」她这种语气,已完全是爱娇的女孩儿在心爱的人面前撒娇了,可惜战天风就是充耳不闻,把锅子伸到鬼瑶儿嘴边,鬼瑶儿把汤喝了,咂咂嘴,好象也没什幺特别的味道,看自己身上,更没有什幺特别的感觉,不由就有点疑惑起来,看着战天风道:「我现在真的隐身了吗?你真的看不见我了?」

      「是的姑奶奶,你现在就算再脱光了我也不看见了。」战天风叫。

      这话叫鬼瑶儿的脸一下子又通红了,不过猛地想到战天风看不见她,倒又好了点儿,定睛看着战天风煮了汤喝下去,果然一下就不见了战天风的身子,慌地凭记忆抓着战天风的手。

      「你抓着我手做什幺?」战天风不愿给她抓着手,道:「咱们不要弄得这幺亲密好不好啊?」

      「不好。」鬼瑶儿摇头,不过战天风看不见:「我就是要你牵着我,免得你弄鬼,一个人溜了。」

      「凭你的功力,就算不看见也感应得到啊,我能弄什幺鬼?」

      「那可难说。」鬼瑶儿娇笑:「你这人,最是诡计多端了。」

      「彼此彼此吧。」战天风苦笑一声,道:「你硬要扯着我也只由得你,现在我们出去,小心提气,把你九鬼门的鬼气儘量收敛,这可不是去打架呢。」

      「好的。」鬼瑶儿乖乖的点头,跟着战天风出了帐子,再穿窗而出。

      窗外是个园子,战天风拉了鬼瑶儿沿小径一路往外走,过了月洞门,便可看到院子侧门了,门虚掩着,两个劲装汉子守在门口,战天风拉了鬼瑶儿毫不犹豫的走过去,穿门而出,他两个从面前走过,那两个汉子连眼皮子都没眨一下。

      「这隐身汤确是神奇,难怪这家伙多次逃脱鬼灵的追蹤。」鬼瑶儿暗暗点头,不过想到在战天风身体里下了追魂引,战天风再能隐身也逃不脱她的手掌心,一时又得意起来。

      出了院子,眼界开宽起来,万异穀尽收眼底。

      万异穀呈长条形,南北长约七八里,东西宽约三四里,四面群山环抱,穀中则十分平坦,一条小河,从北到南穿过山谷,小河两岸,花树丛生,郁郁葱葱。

      战天风鬼瑶儿住的院子在万异谷的南端,周围还有十数座院子,大小不一,彼此间都有一定的间隔,很少有两座院子是挨得很紧的。

      鬼瑶儿道:「这些院子是万异门以前不闹分裂的时候,三宗十八堂香主的住所。」

      「每堂一处院子是吧?」战天风摇了摇头:「难怪万异门会四分五裂,就是在万异穀里也一点都不亲密。」

      「那倒也不是。」鬼瑶儿摇头:「三宗十八堂各有各的修行法门,凑到一起,反有些不便,万异门的人虽有些孤僻,只是对外而已,彼此间也还算好,后来只是为争门主才弄成这样的。」

  • 名称:爱情故事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3: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