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无敌超清

      「宋朝山,很能闭气是吧。」战天风插了一句。

      慕伤仁停了一下,续道:「他们找了两个死囚来,然后取两个大缸,放满水,让那两个死囚蹲在缸中,要求水要漫过头顶一尺,然后马大哥与宋朝山各出一掌,以真气助各自的死囚闭气。」

      「还找什幺死囚。」壶七公冷笑:「假仁假义,伪君子。」

      「水要漫过头顶一尺?」战天风眼中射出冷光,看向慕伤仁:「他们约好比几局?」

      「三局,三局两胜便算赢,马大哥赢,他们给百夜王子解药,马大哥输,把魔心刃留下。」

      「竟然想要马王爷的刀,蛤蟆吐气,好大一张嘴儿。」壶七公冷笑。

      战天风却是紧盯着慕伤仁:「那水里有鬼。」

      「是。」慕伤仁点头:「我也是事后得到的消息,那水里有寒蛇涎,寒蛇涎本身无毒,反是极难得的良药,但马大哥先前喝的酒,是用玄龟胆浸过的,玄龟胆也一样,本身无毒,同为良药,但这两样合在一起,龟蛇争斗,却成了绝毒的毒药,世间无药可解。」

      「但寒蛇涎只是滴在水里,马大侠又没有喝那水,以马大侠的功力,只是伸一只手进水中,那寒蛇涎的药性该也浸不进马大侠肌肤中啊?」鬼瑶儿疑惑的看着慕伤仁。

      「本来是这样。」慕伤仁点头,眼中射出悲愤之色:「但马大哥要助那死囚行气啊,手在水中运气,毛孔张开,寒蛇涎的药性也就浸进来了,他们这是设好的局,每一步都想到了的。」

      「药性入体,马大侠应该有感觉啊。」壶七公有些不解的扯鬍子:「以马大侠的功力,一旦感觉不对,应该立刻就可以把毒性排出来的。」

      「当时感觉不到。」慕伤仁摇头:「寒蛇涎和玄龟胆一样,最初入体都是没有任何感觉的,要到一柱香时间后,才会突然发动。」

      「还是不对。」鬼瑶儿摇头:「就算玄龟胆配寒蛇涎厉害无比,但毒性一发动,马大侠立刻会发觉,以他的功力,也可及时排出啊,再怎幺了得的毒,对马大侠这样的顶尖高手,都是没什幺用的?」

      「他们肯定不会给马大哥排毒的时间。」战天风插嘴。

      「是的。」慕伤仁点头:「宋朝山斗不过马大哥,收手认输,却不依诺给百夜王子解药,反说要讨教几招,随即便翻脸动手,六个围攻马大哥一个,他们是算好时间的,动手时药性刚好发作,马大哥功力再高,没有时间运功排毒,那毒也是排不出。」

      「这六只狗好生阴毒。」壶七公怒駡。

      「这六人本来就特别阴险。」慕伤仁恨声道:「他们暗里男盗女娼,外表却个个假仁假义,马大哥上他们的当,固然是玄龟胆与寒蛇涎药性特异,但他们平日六君子的名声,也是让马大哥大意的一个重要原因,而且他们当时拦住马大哥,开口就说和马大哥没有私人恩怨,甚至很敬重马大哥的为人,极想结交他,之所以用毒制住百夜王子,只是对真假天子子不同的看法而已,这道理冠冕堂皇,马大哥也没有起疑。」

      「越是人模狗样,越是男盗女娼。」壶七公骂。

      鬼瑶儿看战天风,战天风脸上却没有半点表情,只是微眯的两眼里,有一种冰寒的光透出来。鬼瑶儿只见过战天风两眼滴溜溜乱转的样子,这样的眼光却从没见过。

      「那六只狗在马大哥手底,还死剩几个?」战天风看向慕伤仁。

      慕伤仁从战天风的眼光里,看到了一种期待,或者说,害怕,他明白战天风的意思,道:「四个,老三蒋无峰老六宁踏波已死在马大哥刀下,那放毒的老五範长新也只剩下了半条命。」说到这里,他微微一顿,两眼放光,道:「马大哥虽然中了毒,宋朝山六个又都是一流高手,但马大哥以命搏命,只三招就制住了範长新,替百夜王子取得了解药,随后背了百夜王子突围,宋朝山六个虽拼了老命拦截,还是给马大哥沖了出来,就中还斩了宁踏波两个。」

      「马王爷沖出来了?」壶七公惊喜的叫:「那后来又是谁——?」

      「马大哥虽然沖了出来,但自己也受了极重的伤,再加上强行运功,毒入五脏,回到洗马城就不行了。」

      「那六只狗。」壶七公牙齿咬得格格响,看向战天风,似乎立马就要拉了战天风去给马横刀报仇。

      战天风却并不看他,只是专注的捧着黄土填坟。

      慕伤仁也看向战天风,道:「马大哥临去前交代,让我把魔心刃转交给你。」

      战天风仍是不吱声。黄土渐高,坟又重新填好,战天风前后看了一回,似乎满意了,转身看向壶七公道:「我打只狗,你去弄几坛酒来,要大坛。」说完飞掠出去。

      壶七公怔了一下,应道:「好。」

      鬼瑶儿不好跟着战天风去,却担心他,以一点灵光紧紧的跟着,不过战天风并没有跑出多远就打到了一只狗,然后洗剥了提了回来,壶七公也差不多同时回来了,手中抱了两大罎子酒,是那种五十斤装的大罎子。

      战天风拨出煮天锅,就在马横刀坟前把狗肉煮了,他的神情是如此的专注,动作是如此的细緻,真就象马横刀就坐在他面前,在等着吃他的狗肉一般。

      但马横刀是再也吃不到了。

      鬼瑶儿在一边看着,眼眶慢慢的便红了。

      亲手做出的东西,所爱的人却再也吃不到,那种惨痛,她能够体会得到。

      壶七公坐在一边,仰头看天,慕伤仁却是盯着马横刀的墓碑,不知他在想什幺。

      「马大哥,狗肉得了,怎幺样,香吧?」战天风将一坛酒摆在马横刀坟前,自己抱了一坛,道:「今天酒够,就不要抢着喝了,哈哈,那天我跟你抢酒喝,可还真没少喝呢。」战天风笑了起来,呛着了,一阵猛咳,咳了一阵,又喝了口酒,道:「马大哥啊,我现在酒量长了呢,上次七公那老不死的说我酒量不行,我后来就加油练,这里面还有个笑话呢,有一次我在山里练酒,喝醉了,来了只大老虎我也不知道,幸好吃剩半只鸡,那老虎闻着鸡肉香,吃鸡不吃我了,搞笑的是,我醉了碰倒了酒罈子,半坛酒全洒在鸡身上,弄成了醉鸡,那老虎吃了醉鸡,竟就醉了,直到我醒来它还在睡呢,你说好笑不好笑。」

      战天风边喝酒,边说,将自己生活中的一些趣事一件一件说出来,有时说到得意处,还哈哈大笑,那情形,仿佛马横刀并不是躺在坟里,而就是坐在他前面,和他一面喝酒吃狗肉一面说笑。

      鬼瑶儿心中酸痛,再难忍受,转过身,泪水不受控制的飞溅而出。

      壶七公始终抬眼看天,但鬍子上却有一滴晶莹的东西,缓缓滴下,那是他的眼泪。慕伤仁也早已是泪流满面。

      战天风对周围的一切都视若不见,一边说笑着,一边喝酒,只是那狗肉却没有去动,他的酒量突然大进了,但那一坛酒也实在太多,他终于还是醉了。

      战天风醉过去,壶七公三人心头的压抑稍缓,慕伤仁轻歎道:「战兄弟平日里对一切都好象漫不在乎,内里其实是个很重情义的人。」

  • 名称:天下无敌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3: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