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生契阔 与子成说超清

      这天,龟甲外的纱囊终于取掉了,花蝶衣在外面道:「战少侠,我们到万异穀了,你们可以出来了。」

      战天风大喜,叫了声皇天:「这苦狱终于是坐到头了。」

      鬼瑶儿明白战天风说苦狱的意思,不是因为龟壳里闷的,而是给她缠的,不由抿嘴偷笑,另一只手却伸出去,牵了战天风的手,战天风有一点想甩开的意思,但看了鬼瑶儿一眼,只得忍住,鬼瑶儿暗中更乐。

      从龟甲里出来,不是在山谷,却是在个小院子里,人也只花蝶衣五个,不见了米安,想来没有进穀。见战天风东张西望的,花蝶衣道:「战少侠,你于我灵羽六翼有大恩,本来不应该对你有什幺限制,但实在是门规所限,所以暂时请你和鬼小姐住在这个院子里,一待我们三宗会齐,选出了新的门主,到时必会以贵宾之礼相待战少侠。」说着花蝶衣一脸歉意。

      进了万异穀却只能呆在个小院子里,战天风心中大不高兴,脸上却半点也不露出来,一径连声道:「没事没事,门规当然要守,古话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门规都不守,那不是乱了套了。」

      「战少侠能理解我们的苦衷就好。」花蝶衣几个见战天风毫不介意,这才释然。

      凤飞飞道:「闷了这些日子,战少侠请先梳洗一番,随后我们置酒相陪。」说着几人告辞出去了,却留下了几个丫头,想来是谷中原来就有的。

      看着凤飞飞几个的背影消失,战天风正转念头,耳中突传来鬼瑶儿的传音:「我先去洗个脸,你等着我。」

      「你洗个脸要我等你做什幺?」战天风瞪眼:「洗个脸要我等,那洗澡是不是要我陪啊?」

      鬼瑶儿脸一红,嗔他一眼,依旧传音道:「你少装傻,我知道你有隐身之术,但我预先提醒你,无论你到哪儿,都要带上我,否则只要我回来第一眼看不到你,我就会自己闯出去,一切后果由你负责。」说着嫣然一笑,由丫头带了去自己房里了。

      战天风确实想借用一叶障目汤,前脚跟后脚的跟着花蝶衣几个出去,先把万异穀看个大概再说,想不到鬼瑶儿竟象他肚子里的蛔虫,一下子就看穿了他的心思,先就拿话堵上了,一时气得捶胸顿足:「天啊,天啊,这一向到底走的什幺背时运,就撞上了这个冤鬼。」

      战天风一生人里,从来没给人这幺挟制过,咬牙切齿,怎幺也不甘心,突地就想:「臭丫头,敢要胁本大神锅,我索性就借一叶障目汤偷偷去制住她,回来再放她,到看她能翻得了天不?」

      打定主意,藉口休息,打发走丫头,随即煮一锅一叶障目汤喝了,複运起敛息功,悄悄翻窗出来,摸到鬼瑶儿房里去,却见两个丫头站在门外,门关着,鬼瑶儿自然是在房里,女孩子一个人关起门在房里,自然有些私人的事,但战天风混混出身,加之一肚子火,可不管那幺多,看边上窗子是斜开着的,走过去再悄悄打开些,那两个丫头轻声聊着天,全没注意,战天风看窗子打开的缝隙差不多了,穿身进去,那两个丫头仍是全无察觉。

      战天风穿窗进屋,外间无人,里间帘子打了下来,战天风虽不敢用灵力搜索,但这幺近的距离内,不用灵力他也能感应到鬼瑶儿就在房里,不敢去碰那帘子,看那帘子离着地面约还有尺许宽的空隙,便趴下身子,爬了进去。

      过了帘子,一抬头,战天风霍地就呆了,原来鬼瑶儿在洗澡,天热,鬼瑶儿用的不是那种很深的浴桶,而就是一个大浴盆,她屈身坐在盆里,战天风即便是趴在地下,鬼瑶儿腰以上的身子也全都看得到,不过鬼瑶儿是斜对着门口的,但就是这样,也是大有可观。

      战天风上次借江山美人汤脱过鬼瑶儿虚影的衣服,可说不是第一次看鬼瑶儿的裸体,但那一次一则玩心重,二则虚影只有几寸高,看上去也不真实,远不能和这次相比。

      鬼瑶儿身材欣长,肌肉匀停,纤细的腰肢柔若无骨,却又显示出少女特有的健美和活力,便如三春刚刚抽丝的柳条。

      她的一头乌髮盘在头顶,整个白皙的脖子全打了出来,颈后一缕细细的头髮打湿了,贴在脖子上,有一种别具韵味的妩媚。

      颈以下,便是她鼓翘的胸乳,因为是侧着身,战天风只能看到她左边的乳房,那种突兀的丰挺,让人目眩神驰,而随着她的动作,丰乳如雪浪般的颤动,更让战天风腹中发火,全身燥热。

      战天风是经过女人的,尤其在和苏晨的亲热厮磨时久经考验,苏晨裸体的各种状态,他可以说是熟得不能再熟,但即便如此,也足足有小半刻时间,他就那幺趴在地下呆看着,一动不能动。

      不知如何,鬼瑶儿手中的浴巾竟然没拿稳,突然掉到了浴盆里,啪的一声轻响,战天风这才给惊醒过来,一时可犹豫起来:「想不到鬼丫头在洗澡,我若这会儿制住她,她知道我偷看了她洗澡,一时害羞起来寻死觅活,那可要命,还是呆会儿等她洗完了穿上衣服再说,嘿,也好,顺便看个清楚,鬼婆娘脸蛋儿不比我的晨姐差,倒看身材哪个更强些。」

      这幺想着,就想要站起来,把鬼瑶儿的身子从头到脚看个清楚,却突地觉出了不对,因为他无意中往鬼瑶儿脸上一扫,发现鬼瑶儿一张脸竟是通红通红的,甚至连耳朵根子都红了,而且脸上的神情也很不自然,手的动作也一样,不是在洗澡,只是在无目地的上下动作,好象是要拦着什幺,又好象不想拦。

      「她知道我在偷看。」战天风刹时间明白了:「一叶障目汤即便加上敛息功,果然也是瞒不过鬼瑶儿这样的高手。」然而他又疑惑了:「她即然知道我在偷看,为什幺不骂起来,至少要捂着身子尖叫起来啊,却还这样要拦不拦的让我看?」

      以前战天风在龙湾镇上,有时偷看人家大姑娘小媳妇洗澡,虽然他是小孩子,但只要给发觉了,那些女子都会尖叫喝骂的,但鬼瑶儿竟和那些女子全不相同,这让他大大的想不通。

      「要不她并没有感应到我?」战天风心中起疑,但看了鬼瑶儿脸上越来越不自然的神情,却又摇了摇头:「不可能,她这个样子,绝对是知道我就在边上看了,可为什幺呢?」

      左思右想,没个道理,突地就想:「这鬼丫头诡计多端,明明发现了我而不出声喝止,莫非是故意用的洗澡计,用光屁股诱我近身,好用诡计对付我,啊哈,肯定是这样了。」战天风本来想站起来的,想通了这一点,不起来,反又趴下去,倒退着过了帘子,再又穿窗而出,到窗外,他还得意的摇了摇脑袋:「鬼瑶儿啊鬼瑶儿,可歎你空自诡计多端,碰上了本大神锅,却只落得个屁股走光奶子看光,到最后两手光光,哈哈。」打个哈哈,一摇三摆回房去等鬼瑶儿出来。

      唉,他就没想过,鬼瑶儿要算计他,用得着使光屁股计吗?

      那幺鬼瑶儿到底有没有发现战天风呢,战天风猜得没错,还在他刚从窗子穿进房中的时候,鬼瑶儿便发觉了他,敛息功虽然了得,但窗子的微动能瞒得过两个小丫头,可瞒不了鬼瑶儿,如果窗子本身是开着的,鬼瑶儿在完全没留意的情况下,或许要等战天风进内房才会生出感应,但先受了惊扰,留了心,自然一下便发觉了战天风。

  • 名称:死生契阔 与子成说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0: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