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凡传超清

      乔晓林闻声扭头,鬼瑶儿瞬忽便至,身后跟着鬼冬瓜夫妇,看清是鬼瑶儿,乔晓林脸上变色,忙抱拳道:「不知鬼小姐驾到,乔某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乔堂主客气了。」鬼瑶儿略一回礼,眼睛却不看乔晓林,而是在园中众人身上扫过。

      她突然而来,神情又这般古怪,乔晓林大不摸底,道:「不知鬼小姐驾临有何贵干,但凡乔某做得到的,一定竭尽全力。」

      「什幺贵干。」鬼瑶儿转脸看向乔晓林,眼中却似乎有一缕失望,又似乎有一缕迷惑,面上却冷冷的不带半丝表情道:「乔堂主不是得了一把宝剑,要开什幺扬威大会吗?我也来看看啊,看到底是什幺样的神兵利器,值得乔堂主如此大张旗鼓。」

      乔晓林能做到一钱会通神堂的堂主,自也是成了精的人物,鬼瑶儿这话,明显是在溥衍,再加上眼中的古怪神情,乔晓林自然不会信她的,心下滴溜溜乱转:「她那样子,好象是在找人,但也可能是故布迷局,十有八九是听到了风声,因此赶来搅局,传闻她功力极高,背后鬼冬瓜夫妇也是高手,今夜这事倒是颇为棘手了。」

      原来乔晓林这所谓的扬威大会,赏剑是假,扬威是真,就中另有目地,要借此一会,控制通神堂势力範围内的所有帮会,而夜不啼几个即然跟邹印来了,乔晓林自然也不会放过,所以就算夜不啼性子不是那幺火暴,最终也逃不过一劫,而绝不象邹印想像的那样,只要忍一忍,就可以过得这一关。

      乔晓林本来一切都布置好了,却没想到鬼瑶儿会突然而至,脸上又这副神情,他自然就生疑了,事实上换做任何人,也不可能相信鬼瑶儿真是来找人的,更不会相信她的失望是因为没找到要找的人。

      但鬼瑶儿还真就是来找人的,找谁呢?战天风。

      上次退婚,战天风的那番话,深深的刺痛了鬼瑶儿,最初那几天,她又跟先前一样,恨不得吃了战天风的肉,然而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这种恨意渐渐的便又淡了下去,而爱恋却反而更加强烈起来,日日夜夜,战天风的身影就在她眼前晃动,再无心思做别的事情,最终实在按捺不住相思的煎熬,出来找战天风,她也不知道找到战天风要怎幺样,心里就只有一种强烈渴望,见到战天风,哪怕是远远的看一眼,心里也会好过些。

      战天风身体里给鬼瑶儿下了追魂引,鬼瑶儿要找到战天风是很容易的,一路找下来,就找到了乔晓林的扬威大会上,但叫鬼瑶儿想不到的是,战天风绝对应该是在这会场里的,可就是看不到人,所以她眼里才会情不自禁的流露出即迷惑又失望的神情。

      她怎幺可能想得到,战天风这个鬼,又玩超级鬼花样,竟然钻进乌龟壳里,藏在了一个女人的身上。  

      乔晓林令人在亭中另设一席,请鬼瑶儿坐,自己一席反移到亭外,以示对鬼瑶儿的尊重。

      战天风先前一缩头,随即便又探头看出来,偷眼看鬼瑶儿,眼见她略显削瘦的瓜子脸上白得没有半点血色,暗暗摇头,想:「这鬼丫头,脸上抹粉跟刷墙一样,白得象个鬼。」

      他却不知道,鬼瑶儿脸上的白,是因为害相思病而来的一种病态的苍白,可不是抹多了粉。

      乔晓林扫一眼全场,道:「本堂今夜的扬威大会,得九鬼门千金鬼瑶儿小姐亲临,本堂荣幸之至。」说到这里他看一眼鬼瑶儿,鬼瑶儿却并不看他,脸上怔怔的,也不知在想什幺,乔晓林心下越发嘀咕,但他这一次是做好了準备的,虽惊不惧,略略一停,扫视园中众人,道:「乱世江湖,强者为尊,力分则散,力聚则强,本堂这一次的扬威大会,并不仅仅只是扬我通神堂之威,而是想将大家伙聚到一起,大家一起扬威。」

      「你是什幺意思?」他话没说完,蔡九突地插口:「是要这四十来个帮会门派全併入你一钱会通神堂吗?」

      「只以为凤丫头是个闯祸精,大公鸡是个暴燥鬼,却原来这蝙蝠怪也是个惹祸的班头,捅天的好汉,了不起啊。」战天风暗暗称奇。

      乔晓林没想到蔡九会平空插口,眼中精光一闪,却不象先前一样暴跳起来,强忍怒火,冷冷的扫一眼蔡九道:「这位兄台误会了,我的意思,不是想要大家伙併入我通神堂,而是想大家伙结成一个同盟,有福同亨,有难同当。」

      他这话出口,园中一时议论声一片,却无人敢公然出声反对,蔡九还想开口,邹印却看着他摇了摇头,战天风在龟甲里刚好看到了他脸上神情,暗暗摇头,想:「这邹老儿先前固执得跟条老蛮牛一样,这会儿却畏畏缩缩,完全象个缩头乌龟了。」

      其实他并不了解邹印,邹印是那种最怕沾人好处最不愿连累别人的人,今天若只是他一个人来了,他会死硬到底,就象对着关易武一样,但花蝶衣几个一跟来,他就怕了,瞻前顾后,生怕因为自己而给其它几堂带来祸害。

      但他眼光止住了蔡九,另一边的夜不啼却猛地一声冷哼,喝道:「大爷是来看宝剑的,不是来听废话的,爽快点亮剑吧,否则大爷就要走人了。」

      他这一喝,园中所有人立时噤声,乔晓林怒火再难抑制,冷眼一翻,电射着夜不啼道:「你在谁面前称大爷呢?」

      「有钱的就是大爷。」夜不啼哈哈一笑:「你们会主好象叫钱不多吧,而大爷我钱多得是,所以我就是大爷。」

      乔晓林怒火沖天而起,却仍顾及鬼瑶儿,回身一抱拳,道:「鬼小姐,请恕乔某无礼,只是这人辱及我家会首,是可忍孰不可忍,小姐且宽坐,乔某收拾了这人便来给小姐陪礼。」他怀疑鬼瑶儿是有为而来,但并不确定,所以用会首受辱这话来僵住鬼瑶儿,鬼瑶儿若插手,他站住了理,鬼瑶儿虽强,但他早有準备,也不害怕,鬼瑶儿若不插手,那就正中下怀。

      但鬼瑶儿却根本不理他,仍是那幅怔怔的表情,恍似全没听见他的话。

      乔晓林没得到鬼瑶儿回答,怔了一下,断然回首,道:「给我拿了这狂徒。」

      通神堂弟子纷纷拨刀,一个舵主模样的人厉声叫道:「其他人闪到一边,以免误伤。」这话出口,各帮派首脑立时四散开去,正如战天风猜测的,这些人虽然对通神堂的霸道不满,却是谁也不敢公然造反。

      夜不啼哈哈狂笑,霍地站起,向乔晓林一指道:「破天儿,这只四脚虫是你的了,去,啄了他。」

      大公鸡闻言咯咯两声,脖子上的毛直立起来,大翅一展,径向乔晓林扑去,双爪如两柄金钩,当顶急抓,一张大嘴昂立中间,更随时準备给乔晓林致命一击。

      「孽畜找死。」乔晓林怒叱一声,反手拨刀,但见大公鸡来势猛恶,倒也不敢直撄其锋,斜身跨步,一刀斜劈向大公鸡左脚脚杆,大公鸡的脚杆比战天风的手臂还要粗些,金黄通亮,象一根黄金铸的柱子,看上去十分的威武,不过真若给乔晓林一刀劈上,只怕也要一刀两断,但大公鸡体形虽巨,却是灵活之至,看乔晓林刀至,左脚一缩,闪过乔晓林刀锋,右脚一抬,脚趾上长达半尺有余的趾甲便如锋刀的钢爪,反抓乔晓林刀背,而上面脖子一长,一嘴便向乔晓林头顶啄了下去。

  • 名称:超凡传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26:4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