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与罚超清

      「从肚子下刀?可肚子好象有好多髒东西,万一流出来怎幺办?头?脚?」鬼瑶儿迟疑难决,却想到了苏晨:「要是苏晨一定会做,我真是笨死了,难怪他只喜欢苏晨。」

      「喂,我说你到是快点儿啊,摆一个杀人势,剥两只死兔子,未必还要运起你九鬼门的盖世神功不成?那也太夸张了点吧。」见她不动,战天风催了,不想他这一催,鬼瑶儿竟突地捂着脸哭了起来。

      这本来只是件小事,小得不能再小,就算不会,关係也不大,若是在平时,若是换了其他人,鬼瑶儿说不定就是个不理不睬,最多放下身段问一声,小小脸红一下便通天了,哭,那是绝不可能,也不合鬼瑶儿一向的性子。

      但这会儿不同,这会儿是对着战天风,尤其鬼瑶儿想到了苏晨,拿自己和苏晨在比,这幺一比,小事就成大事了,战天风再一催,鬼瑶儿一急,所以就哭了。

      战天风当然不是真想要鬼瑶儿烧兔子给他吃,说老实话,做了天厨星的徒弟,对进嘴的东西他现在是非常的挑了,看不到别人的好处,只看到别人的差处,能自己动手是一定要自己动手的,之所以要鬼瑶儿洗剥兔子,是心里实在气不岔,你想啊,他本来占上风的,用大蒜计吓住了鬼瑶儿,更把鬼瑶儿关进了万年灵龟甲里,但闹到后来,却反而要过第四关,反而要他象个马屁精一样天天哄鬼瑶儿高兴,他还不敢不答应,就算他自己不怕死,苏晨是死穴呢,一腔劣火在肚子里烧得那个难受啊,所以才想要折腾折腾鬼瑶儿,他是算定鬼瑶儿就算下过厨做过菜,但这种洗洗剥剥下人做的事也是一定不会的,必定手忙脚乱一团糟,那时他就可以冷嘲热讽看笑话了,却没算到鬼瑶儿会哭。

      从小到大,把人弄哭,战天风从来都有千万种方法,但女孩子一旦哭起来,他就束手无策了,这会儿也是,只得翻翻白眼走过去道:「好了好了,剥个兔子也要掉猫泪,真是服了你了。」

      战天风手脚飞快,三两下就把兔子剥了,烧起火烤了起来,他一动手,鬼瑶儿立即就不哭了,先捂着脸,从指缝里偷看战天风怎幺洗剥,用心的记下每一个步骤,到后来乾脆把手放下,兴致勃勃的看着战天风烤兔子,眼见战天风从装天篓里掏出各种各样的香料配料,更是看得大开眼界。

      战天风也懒得再理鬼瑶儿,自顾自的烤着兔子,嘴里还哼着小调儿,他哼的小调儿是妓院里听来的,当然不是什幺好调调,而且走了调,不过一点好,他不记得词,鬼瑶儿也就听不出是什幺。

      鬼瑶儿在火边找块石头坐了下来,双手撑着脸,看着战天风烤兔子,火光照在他的脸上,明暗不定,火堆中偶尔啪的炸一下,几点火星升起来,伴随着兔肉微焦的香味,远处有隐隐的虫鸣,时停时歇。

      鬼瑶儿仿佛是醉了,完全不知时间的流逝,直到战天风撕了一边烤熟的兔子递给她,这才清醒过来,接过兔子,撕了一片兔肉到嘴里,不由大赞:「真香。」

      「香吧。」战天风得意了:「你老公我的手艺那可不是吹的。」

      「是。」鬼瑶儿点头,脸儿却是一红。

      战天风一眼看到她脸上的红晕,心下嘀咕:「这鬼丫头一会儿哭一会儿红脸,真的变得好古怪。」这幺想着,忽地起疑,便直勾勾去鬼瑶儿脸上看,鬼瑶儿给他看得又喜又羞,嗔道:「看什幺呢?不认识了?」

      战天风不答她话,却道:「喂,你到底是不是真的鬼瑶儿啊?」

      「什幺意思?」鬼瑶儿看着他:「我当然就是鬼瑶儿了,难道还有假的?」

      「那可难说,现而今这世上,鬼多着呢。」战天风摇头:「你到说说看,我们第一次碰面,是在什幺地方,我都说了些什幺做了些什幺?」

      鬼瑶儿看着战天风眼睛,霍地明白了,咯咯娇笑,道:「你真以为我是假的啊。」便把在吞舟国第一次和战天风见面时的情形一一複述了出来,她记性挺好,所有的细节全都记得,到后来战天风只得摇头。

      见他摇头,鬼瑶儿笑道:「现在不怀疑我是假的了吧。」

      「哼。」战天风哼了一声,不答她话。

      鬼瑶儿这时已明白了战天风的心理,道:「你是觉得我变了很多,所以认为我是假的是吧,那你说,你是喜欢现在的我还是喜欢以前的我,你可别说都不喜欢,必须要选一个,否则我就要不开心了。」

      战天风确实想冲口而出说都不喜欢,却给她堵截在了前头,气死,斜眼瞟着鬼瑶儿,鬼瑶儿便也直视着他,实话说,这会儿的鬼瑶儿,含羞带笑,娇豔明媚,确实是非常迷人,但战天风当然不会实话实说,眼睛一翻,道:「当然是以前那个好了,现在的你,妖里妖气,怪里怪气,鬼里鬼气,说实话,跟你在一起,非得天天晚上做恶梦不可。」

      换做在战天风查证鬼瑶儿真假之前,这话又会叫鬼瑶儿伤心,但这会儿却不会了,因为鬼瑶儿明白了,不是现在的她不讨战天风喜欢,而是战天风还不明白她的心,不知道她已经爱上了他。

      「就是要你天天晚上做恶梦。」鬼瑶儿笑得花枝乱颤。

      战天风气死,却又拿她无可奈何,跑到潭边,将脑袋浸在潭水里。

      鬼瑶儿看着他的背影,心底偷笑:「这个人,平时精灵古怪,这上面却偏偏不开窍,不过没关係,终有一天,他会明白我的心,到时自然就会喜欢我了。」想得通畅,一时间心花怒放。

      「战少侠,战少侠。」花蝶衣突然在对面山岭上喊了起来,战天风抬起头,见花蝶衣几个都站在岭上,也不知什幺事,应一声:「来了。」掠上山岭,鬼瑶儿自然随后跟去。

      到面前,花蝶衣瞟一眼鬼瑶儿,眼见她眉眼间净是喜气,暗暗点头,想:「她和战少侠之间的关係看来又进了一步。」对战天风道:「战少侠,我们刚刚接到同门密信,说门中出了点事,灵羽灵花灵兽三宗所有弟子都必须急赶回万异穀去,不能再停留了。」

      「好啊,那就走吧。」战天风点头,反手抓着了鬼瑶儿的手,又要钻进龟壳里去。

      「等一下。」花蝶衣却拦住了他。

      「怎幺了?」战天风有些讶异的看着花蝶衣:「是不是不让我去了?」

      「战少侠别误会。」凤飞飞在一边介面:「你为我灵羽六翼屡树强敌,我们是决不会丢下你不管的,只是为门规所限,最主要还有外人,所以我们要在龟甲上蒙个东西。」

      她说话的当口,花蝶衣已取了个纱囊出来,对战天风道:「战少侠,实在不好意思,我必须在龟甲上套上这个纱囊。」

      战天风明白了,道:「那个没事。」拉了鬼瑶儿的手,钻进龟甲中,花蝶衣果然在外面套上了纱囊,纱囊不厚,透气,也有天光透进来,不过再透过龟甲缝看外面,就是模模糊糊了。

      照理说,龟壳上套上纱囊后,龟壳里应该会暗很多,因为天光虽然能透进来,到底是要隔阻一大部份的,但战天风发现,套上纱囊后,只暗了一下,随即便又亮了起来,跟先前并无两样,那种情形,就好象外面天虽黑了,家里却点起了灯一样,十分奇异。

  • 名称:罪与罚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26:4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