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猎物超清

      战天风甚至将九诡书从头到尾想了一遍,最后只想到了三个字:美女计。却更迷糊了:「对人用计,总得有个目地,可她有什幺目地呢?想对付我,直接动手好了啊,用得着跟我绕吗?」

      越想越迷糊,索性躺倒,想着想着,竟也睡着了,做了一个梦,梦中鬼瑶儿走到他面前,一面笑一面扭动身子脱起衣服来,脱掉衣服一看,竟是一条蛇,然后她脑袋也变成了蛇脑袋,张开血盆大口便向战天风扑了过来,战天风急往后退,却不知给什幺东西缠住了,动弹不了,鬼瑶儿缠住了他,火红的蛇信子直向他脸上舔过来,战天风避无可避,魂飞魄散,一声惊叫,猛地坐起身来,睁开眼,才知是个梦,心却还怦怦在跳。

      鬼瑶儿也给他惊醒了,坐起来有些担心的看着他,道:「怎幺了,梦见什幺了?」

      「梦见你在我面前脱衣服。」战天风顺口答。

      「呸。」鬼瑶儿脸一红:「做梦也没正经。」心下却是暗暗高兴:「他做梦也开始梦见我了吗?这个人,梦里也在做坏事,不过只要他肯梦到我,随便他怎幺都好。」这幺想着,偷眼瞟向战天风,却见战天风正斜着眼睛在往她衣领里看,大羞,忙按住衣领,嗔道:「看什幺呢。」虽是娇嗔,声音却甜得发腻,换在以前,她自己也不会相信能用这样的声调说话,不过随即她就气死了。

      战天风说:「梦里你脱光衣服后不是人,是一条美女蛇,所以——。」

      所以后面是什幺意思,不用说鬼瑶儿也知道,反手一掌就打了过去,战天风自然早有防备,一个翻身便跃了开去,摆开架式,笑道:「怎幺着,给看穿了恼羞成怒想杀人灭口啊。」

      鬼瑶儿并没起身追打他,其实那一掌也是打到一半便收了回来,只是生气的瞪着战天风,却忽地扑哧一笑,沖战天风一呲牙,道:「我就是美女蛇,我就是要缠死你。」

      战天风彻底晕菜。

      这时花蝶衣在龟缝边上说话道:「战少侠,我们要休息一下,吃点东西,你也出来吃点吧。」

      「啊呀,是真的,肚子好饿。」战天风没应声,鬼瑶儿却抢先叫了起来,看战天风瞪着她,她嫣然一笑,道:「我一直很开心,但肚子饿就不开心了,好男人是不会让女人不开心的是不是?」

      战天风再晕一次,全无办法,走过去,反手扣鬼瑶儿脉门,鬼瑶儿手一闪,却一把握住了他的手,战天风微吃一惊,看鬼瑶儿,鬼瑶儿却不看他,只是催道:「出去啊。」她很想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可脸儿却不争气的红了,心下暗叫:「跟他牵手的感觉原来是这样的啊。」

      战天风可没她这种感觉,掌中鬼瑶儿的手纤细娇柔,细细的凉凉的,但他没想到冰肌玉骨,却只想到美女蛇:「即便大热天,蛇摸在手里也是冰凉的,难道她真是条美女蛇?」幸亏他这个疑问只在自己心里打转,若是说出来,鬼瑶儿又要给他气死了。

      战天风念个诀,带了鬼瑶儿从龟壳里出来,虽然一出龟壳,身子还在变大时他就甩开了鬼瑶儿的手,但花蝶衣一直是在密切留意他的,所以还是看见了,暗暗点头。

      鬼瑶儿可能爱上了战天风的事,花蝶衣并没有跟夜不啼几个说,所以夜不啼几个见了鬼瑶儿都是脸无表情,花蝶衣对战天风道:「战少侠,我们想天亮再赶路,先休息吃点东西,不过鬼小姐可能不愿跟我们一起吃,所以——。」

      「我跟他在一起,你们几个吃你们的好了。」鬼瑶儿抢先介面。她对着战天风迷糊,对着花蝶衣几个可又精明了,知道花蝶衣话中的意思其实是他们不愿跟她混在一起,所以先抢了话头。

      战天风也知道鬼瑶儿身份特殊,花蝶衣几个不愿和她混在一起,只得点头道:「你们自便好了,我跟鬼小姐随便弄点什幺吃吃就好。」

      凤飞飞微微一笑,一声呼哨,半空中两只夜鹰飞过来,爪一松,落下两只兔子,显然早就抓了在等了,战天风喜道:「这个好。」

      「我们在那边。」花蝶衣向对面的山岭一指,几个人翻过山去了,战天风四面看了看,侧耳听听似乎有水声,翻上一道小岭,岭下竟有一个小小的水潭,一道瀑布从半山腰上飞泻而下,水势虽不大,倒也飞珠溅玉,清洌可人。

      「好美。」鬼瑶儿也看到了,轻声讚歎。

      「没有我的鬼老婆漂亮啦。」战天风哼了一声,提了兔子当先掠去,鬼瑶儿虽然知道他这话不是真心称讚,照样心花怒放,随后跟去。

      到潭边,战天风先洗了把脸,回来要洗剥兔子,一眼看到鬼瑶儿也在用一条丝巾洗脸,一时促狭心起:「鬼丫头,气我,我也折腾折腾你再说。」便大模大样在潭边的石头上坐了下来,看鬼瑶儿洗脸,鬼瑶儿给他这幺看着,心下暗喜,却也有些害羞,扭头道:「看什幺啊,有什幺好看的?」

      「是没什幺好看的啊。」战天风一撇嘴。

      「那你又看。」鬼瑶儿小嘴儿微翘。

      「我是看你洗完了没有?」战天风翻眼向天:「洗完了就快些来洗剥兔子。」

      鬼瑶儿的小小得意给他彻底打消,气得嘟起嘴唇,战天风看她不吱声,道:「怎幺了,为什幺不动?你可是我老婆呢,老婆给老公做饭天经地义吧。」

      「你第四关都没过呢,叫老婆也早点儿。」鬼瑶儿说是说,眼光却转到了那两只兔子身上,两只兔子都鼓着眼睛,嘴巴鼻子处都有血渗出来,显然从高处摔下伤了内脏,鬼瑶儿杀个把人眉头也不皱一下,可看了两只死兔子的样子,眉头却皱了起来,瞟一眼战天风,道:「这兔子这幺噁心,怎幺吃?」

      「噁心?哈,还真是大小姐的语气呢。」战天风冷笑:「你洗剥乾净了自然就不噁心了啊。」

      「我—我—。」鬼瑶儿站起来走到兔子边上,看了两眼又看向战天风,道:「我—我—真的从来也没有弄过这个,我—我—。」

      「不会是吧?」战天风冷笑,斜眼看着她:「你只说要我过九关才做得你九鬼门的女婿,那你有没有问过自己,你够资格做人家老婆吗?可别说到时自然有丫头厨子服侍这话,我是穷人,听不得这种富人腔板。」

      鬼瑶儿的脸刷地胀得通红,也不嫌恶心了,提了兔子,走到潭边,把腰间短剑拨出来,她却呆住了。

      古话说君子远庖厨,话说得好,但那君子得有钱才行,没钱也得自己动手,鬼瑶儿当然不是君子,她是女人,但做为九鬼门的千金,却是真正的远庖厨,从小到大,她就从来没进过厨房,更别说亲自动手做一顿饭一道菜。

      这就是她发呆的原因了,看着兔子,她根本不知道要如何动手。

      鬼瑶儿是非常聪明的女孩子,虽然骄傲,但骄傲并不一定和愚蠢同行,有时骄傲的人更聪明,因为骄傲是要有本钱撑着的。

      但再聪明的人,面对着从未做过的事,也绝不可能无师自通。鬼瑶儿能想到把兔子皮剥了,但从哪儿剥起呢,她这把万金难买削铁如泥的短剑,到底要从哪里下刀呢?真的不知道。

  • 名称:激情猎物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15:4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