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超清

      「其实我以前一直是把铜矿的一成利白送给一钱会的。」邹印声音微微有些发涩:「所以一钱会虽想吞了我的铜矿,却只能借关易武之手,不好公然破脸,但这次若不给乔晓林面子,他也就会撕破脸皮了。」

      最初接到贴子,邹印拍桌暴怒,到这会儿声气却越来越弱,战天风在下麵听着,大是疑惑:「这老小子怎幺回事,未必真是怕了?」

      他转着念头,蔡九也叫了起来:「邹兄你怎幺回事?难道真的要去观礼吗?」

      花蝶衣却道:「邹师伯,你是不是怕和通神堂冲突起来后给我们带来祸患?」

      「那不是。」邹印摇头,略一犹豫,道:「我只是觉得为这点小事和一钱会冲突起来不值。」

      他这一说,战天风明白了:「哦,他确是怕打起来连累花蝶衣几个,也是,灵羽六翼虽然有蜂有鸟,但却没什幺高手,真正说起来,还只有那只大公鸡算得上是一把好手。」

      「邹师伯。」花蝶衣还要说,另一面的凤飞飞却从桌子底下伸手过来,扯了扯她的衣服,扯花蝶衣衣服的同时,凤飞飞还伸脚踢了踢另一面的蔡九,战天风藏身的龟甲因为是虚悬着的,眼界广,便都看在了眼里,只听凤飞飞道:「去就去,大家都去,到要看看那姓乔得了把什幺样的宝剑,就要这幺大张旗鼓的请人观礼了。」

      花蝶衣自然明白了凤飞飞扯她衣服的意思,也改口道:「大家一起去最好了,热闹。」

      蔡九也一在边道:「去,去,都去。」

      「你们也去?」邹印有些犹豫。

      正如战天风猜测的,邹印确是因一钱会势力太大,不想冲突起来连累花蝶衣几个,所以想委曲求全,但花蝶衣几个都要跟去,他也有些不愿意,这是丢面子的事啊,他自己委曲求全也就算了,何必扯上花蝶衣几个呢,但眼见花蝶衣几个一片声叫去,他也没有办法,却反过来又想,自己去了,向通神堂示了弱,带上花蝶衣几个,又向一钱会示了强,让一钱会知道他蜂堂另有后援,以后不敢过于相逼,那也是件好事,这幺一想,便就点头同意了。

      当下议定次日一早动身,随又喝了半日酒才散,这夜花蝶衣洗了衣裙,把身上饰物包括那一圈海贝都挂在了墙上,倒没遮着战天风视线,不过花蝶衣一出浴便着了晚装,也没什幺看,当然,战天风若硬要看光屁股美女,煮锅一叶障目汤喝了从龟甲里出来就是,不过这会儿的他,终不再是龙湾镇上那个小混混了,尤其尝过了女人的味道,就是和苏晨之间,虽未真正有合体之缘,但苏晨的身子他也已熟得不能再熟,女人的身子对他来说,已经不神秘了,所以便也没起那个心思。

      睡前凤飞飞却找了来,说要和花蝶衣两个一床睡,两个说笑着脱衣上床,又说起了去通神堂观礼的事,凤飞飞道:「邹师伯性子固执了点,但是个好人,他是怕和一钱会公然冲突下,连累了我们,而并不是怕事。」

      「是。」花蝶衣点头:「和关易武这次的冲突,明摆着就是一钱会的后台,鱼玄姑他们的来历,邹师伯绝对猜得到,真若是怕事的,就不敢摆出天蜂大阵硬拼了。」

      「是啊,所以我和蔡九叔他们都说好了,邹师伯越是为我们着想,我们就越不能让他受委屈,到了通神堂,姓乔的对邹师伯客客气气便好,若有半点儿不客气,咱们就翻了他的礼堂,折了他的宝剑,到看天会不会塌下来。」

      战天风在墙上看她两个说话,眼见凤飞飞一脸惹事生非的样,暗暗点头:「这丫头,闯祸算她第一,亏得是个丫头,若是个小子,还不把天戳塌了。」

      花蝶衣却也点头道:「是,姓乔只要有半点对邹师伯不敬,我们就开闹。」说到这里她看向凤飞飞,道:「不过我们得说好了,你不能乱放鸟儿,你的鸟儿可是我的蝶儿的剋星。」

      「姐姐你放心好了。」凤飞飞讨好的揽着花蝶衣:「我是绝不会伤你的宝贝的,放的都是鹰鹫之类的大鸟。」

      「那就好。」花蝶衣点头:「你若敢放那些小雀儿伤了我的蝶儿,看我饶你。」说着去凤飞飞腋下抓了一把,凤飞飞立时笑得缩做一团,大叫饶命。

      笑闹一回,凤飞飞道:「我下午和蔡叔夜叔都说好了,蔡九叔会带八百头吸血蝠去,我的鹰当顶扑击,他们一乱,吸血蝠和姐姐的蝶儿便可趁势取事,夜叔和他的破天儿应付最强的乔晓林。」

      「这法子好。」花蝶衣点头,轻轻一歎,道:「可惜虫堂几位师兄弟都遇害了。」

      「是啊。」凤飞飞也歎了口气,道:「虫堂在灵羽六翼中排名最后,但爹爹曾说他们的飞丝天网是这世上最可怕的利器,若有他们在,布下飞丝天网,我看一钱会怎幺个嚣张法儿。」

      两人一时都不说话了,显然都在为虫堂伤感,战天风也想起了那夜肖劲空几个以飞丝天网将七花会一网打尽的事,心下暗歎:「肖老大五个若不死,飞丝天网确是够一钱会喝一壶的,可惜了。」

      凤飞飞突然提到了战天风,说道:「那个战天风可惜是假冒的,我开始还真以为他是虫堂香主呢。」

      「是啊,这人功力挺高的。」花蝶衣点头,她这话让战天风大是得意了一下,但随后的句话可让他气坏了,花蝶衣道:「但江湖中好象从来没有听过他的名字,不知是哪个门派的。」

      「我神锅大追风名动天下,居然说从来没有听过我的名字,岂有此理。」战天风气得差点从乌龟壳里直崩出来。

      凤飞飞却猛地叫了起来:「不对,我好象听过这个名字,啊,我想起来了,是听过,这人是九鬼门要捉的一个人。」

      「九鬼门要捉的人?」花蝶衣惊呼一声:「那这人也厉害了,竟能逃过九鬼门的缉拿。」

      「现在知道本大追风的厉害了吧。」战天风暗哼一声,但想到自己的名字要扯上九鬼门才会给人记起,尤其神锅大追风这个响噹噹的外号竟然好象没人听过,一时又大为洩气。

      凤飞飞两个说一回战天风,又说起了别的,女孩子叽叽喳喳,也不知哪来那幺多废话说,战天风听到后来,晕头晕脑的,竟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战天风醒来,天还只微微亮,花蝶衣两个还在睡呢,天热,两个都只在身上搭了点薄被,肩背大腿都露在外面,战天风在两人雪白的大腿上扫了两眼,不知如何却就想到了猪脚上面,想:「这会儿若弄只红烧猎脚来啃啃,那可就美死了。」可惜凤飞飞两个听不到他这心里话,若是听到他这话,知道他看了她们的脚想到猪脚,只怕真要给气死了。

      功力到战天风这个层次,等闲七、八、十来天不吃不喝也没什幺大事,但这会儿一想到猪脚,肚子里立即便咕咕叫了起来,再忍不住,煮一锅一叶障目汤喝了,念个诀从龟甲里出来,摸到厨房,厨房里果然已準备了丰盛的早餐,而且竟真的有红烧猪脚,战天风也不客气,抓了两个猪脚,一个熟鸡,一大盘熟牛肉,统用一个盆子装了,重回龟甲中来,慢慢受用,只是不敢抱酒进去,酒气太烈,他怕花蝶衣闻到酒香起疑,至于厨房中疑神疑鬼失惊打怪他就管不着了。

  • 名称:203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5:4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