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鬼超清

      战天风没想到夜不啼如此直接,看一眼凤飞飞几个,无人说话,都看着他,显然也都赞成夜不啼的做法,战天风心中一时有些火,却又没道理髮得,一眼扫过花蝶衣身上五色斑斓的饰品,心中忽地想到一个古怪无比主意,打个哈哈道:「你们是同门,由你们带肖香主几个的本命神虫进谷,那自然是再合适不过了。」

      将玉葫芦交给夜不啼,随即一抱拳,道:「战天风得识各位高人,幸何如之,不过暂时有点小事,就先别过了,有閑再聚。」

      「战少侠,怎幺就要走了呢,稍留半日,大家敬你一杯再走吧。」凤飞飞看得出战天风有些不高兴,出声挽留。

      邹印也道:「是啊战少侠,无论如何暂留一步,到我家中喝一杯再说。」

      战天风心中已有计较,如何肯留,只道:「真的有事,真的有事,下次再聚吧,到时一定一醉方休。」抱拳做个团团揖,展开淩虚佛影身法,飞掠出穀。

      掠出数里,料定夜不啼几个已再感应不到他,即便转过方向,直掠向铜城邹府,近铜城时,更取锅煮了一锅一叶障目汤,以隐身术溜进邹府,找个隐密些的阁楼躲了起来。

      不出战天风所料,他前脚到邹府不久,后脚邹印凤飞飞夜不啼几个也就都来了,随即便摆了酒席喝酒,战天风估算了一下,一叶障目汤的效力还没过,便摸了出来,运起敛息功,悄悄走到厅中,夜不啼几个一无所觉,倒是在厅外的那只大公鸡警觉的立起了脖子,咯咯了两声,鸡眼里有几分警惕又有几分迷惑,显然它察觉到了点什幺,但又没看到,所以疑惑。

      它咯咯一叫,战天风不敢动了,屏声敛气,见大公鸡虽然往这边看却并不沖过来,知道还是看不见自己,暗暗吁了口气,放下心来,暗骂:「还真以为你成精了呢,哼,叫叫叫,哪天惹本大神锅火了,一刀斩了你,炒了下酒。」

      不再理那大公鸡,径直走到花蝶衣背后,花蝶衣坐着,身上挂着的各饰器便往下垂着,尤其腰间系着的那一圈海贝,长长的垂下来,几近脚面,就象一挂窗帘一样,其中有两副龟甲,其中一副只有拳头大小,另一副大些,战天风拿出壶七公送他的那万年龟甲比了一下,差不多大,样子也差不多,如果不是特别留意,花蝶衣不可能看得出来,当下把花蝶衣那龟甲解下来塞到自己怀里,再把壶七公给他的那万年龟甲系上去,随即将小手指塞到龟甲里,念一句口诀,立觉龟甲中生出一股巨大的力量,将他身子猛一下吸进了龟甲中。

      对壶七公说的人可以藏进那小小龟甲里的事,战天风其实一直有些半信半疑,只是实在想进万异穀去一看究竟,又实在想不出跟进去的办法,才想到了这个法子,这时身子一震,真个进了龟壳中,自己也不由惊歎一声:「还真个进来了啊,厉害,厉害。」

      龟甲手掌大不到,在战天风想来,就算真个进了龟甲里,也一定憋得厉害,但事实与他想像的完全不同,龟甲里面竟象座宫殿一样,平地圆顶,四面大柱撑着,战天风进到里面,只占了小小的一个角,拿眼量过去,象他这样的个子,龟甲里再装三五十个人不成问题。

      战天风先只叫了声厉害,这会儿可就是惊歎了:「这龟甲里面竟然有这幺大?不可思议。」

      他有点子想不通,到龟甲边上,往外面一看,看到花蝶衣的左脚,可就吓一大跳,花蝶衣本来纤美的左脚,这会儿竟象一根擎天的大柱子一般,刚好厅外有风刮进来,刮动花蝶衣的裙子,若在外面,那也只是一股微风,带动了花蝶衣的裙衫而已,可这会儿落在战天风眼里,却是天风呼啸,直刺耳鼓,那种威势,吓得他往后一坐,半天没缓过气来,再看看龟甲里面的巨大空间,明白了:「不是龟甲变大了,是我变小了,看情形,我和只蚤子差不多大小呢。」

      但看自己身上,又没看出有什幺变化,不由又惊歎了一回龟甲的玄异。

      慢慢的他又发现了一件事,探头到龟甲的口子边上,外面的微风就象狂风,说话声就象打雷,随着话声带出的口水沫子就象毛毛细雨,而若是喝酒太急酒下了酒水,那简直就是盆泼大雨了。

      然而只要缩头进来,轰隆如雷的说话声立即便小了下去,和正常的声音并无两样,而风狂雨骤更是完全感觉不到。

      察觉了这中间的玄异,战天风便不再探头,只缩在龟甲里听花蝶衣几个说话。

      灵羽六翼彼此间数十年不通消息,尤其是邹印的蜂堂,几乎完全断绝了和其它五堂的来往,这会儿好不容易到了一起,自然都是说的各堂中的事,战天风对灵羽六翼倒又多了不少的了解,尤其有一个消息让他十分高兴,就是下月十二是万异门创始人万异公子的生日,以前有门主统领,灵羽灵花灵兽三宗之间没有矛盾的时候,三宗十八堂香主都会在这一天进穀去,为万异公子贺生,彼此间也聚一下,后来矛盾越闹越大,三宗分散各地,慢慢的便都不去了,这会儿花蝶衣几个便商议,到这一天要一起进穀去,能碰到灵花灵兽两宗的人更好,便碰不到,消息传出去,慢慢灵花灵兽两宗的人也会来相聚了,到时共推一个门主,万异门又可重振声威。  

      战天风就怕只夜不啼送肖劲空的本命神虫进穀去,而花蝶衣不去,这会儿安心了,不过想着还要下个月的十二号,还有大半个月呢,又有点子烦了,想:「难不成这大半个月就天天呆在这龟壳里,看着她吃吃喝喝?那可要命啊。」

      邹府这席酒直吃到半夜,才散席各自休息,花蝶衣到房里,脱衣沐浴,她一脱衣服,战天风暗乐:「吃不着,但有光屁股美女看也好。」急忙到开口处往外看。

      花蝶衣上身没穿多少衣服,脱了裙子后,里面就是个桃红色的肚兜,但下面却另穿了长裤,长裤脱下来,里面还有条小裤,而最要命的是,花蝶衣脱下的长裤一挂,刚好把龟甲给遮住了,战天风眼前一黑,什幺也看不见了,一时气得发晕。

      花蝶衣沐浴后另换了晚装睡下,一直没来拿开裤子,战天风昏天黑地的,也只有睡一觉,第二天一早起来,邹府却又开席,吃到一半,邹虎进来,说是一钱会送了贴子来,邹印一看,猛地一掌拍在桌子上,因为花蝶衣就坐在邹印边上,战天风刚好伸出脑袋到龟甲边上想来看,这一巴掌声传下来,就象平空里打个炸雷,慌忙缩头,心下暗骂:「这老鬼,又发什幺神经了?」

      花蝶衣凤飞飞也问:「邹师伯,怎幺了?」

      「一钱会欺人太甚。」邹印怒叫:「通神堂堂主乔晓林新得了一把宝剑,要举办一个什幺扬威大会,让我蜂堂和附近的帮派去观礼,不去的后果自负。」

      「哪有强叫人观礼的,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花蝶衣也叫:「这附近的帮派会去吗?」

      「十九会去。」邹印略一沉凝,道:「通神堂一直想扩充势力,只是找不到藉口,如果哪一派不去,乔晓林便会打上门去,灭门之祸立至,所以这些年,这附近的帮派都是和他虚与委蛇,不敢硬顶。」

      「嘿嘿,好个灭门之祸立至。」蔡九冷笑一声:「那就让他找上门来,到看他一钱会有多大的神通。」

  • 名称:尸鬼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4:4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