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王的命令超清

      鬼瑶儿一想他这话还是有点歪理,脸不由又是一红,四下一看,哼了一声,道:「你把我弄进这乌龟壳里来,想做什幺?」

      「想做什幺?」战天风嘻嘻笑着将鬼瑶儿从头到脚看了两遍,舔舔嘴唇,道:「想将你温柔的吃了啊,而且一定比你更温柔。」

      鬼瑶儿给他看得全身发软,一张脸更是红得象有火在烧,不敢再对着他,只得转过身去。

      战天风只能看到她的侧脸,但鬼瑶儿透耳根子通红,便背转身也无法掩饰,战天风心下嘀咕:「这鬼丫头好象越来越爱脸红了呢,到底搞什幺鬼,是不是年纪大了,春心动了呢?」

      鬼瑶儿虽然背转了身,但仍然能感应到战天风在看她,加之两人独处于这奇特的龟壳里,更让她生出一种特异的心境,身子越发软得站都站不住,不过战天风接下来的一句话却一下子打醒了她的美梦。

      因为战天风突然想到了先前鬼冬娘说的话,心中劣火又翻起来,这时咬了牙恶狠狠的道:「鬼瑶儿,我跟你说,若没有我的独门口诀,你便有通天之能,也是出不了这乌壳的,所以你九鬼门若是敢去找我晨姐,哪怕碰掉了她的半根头髮,我都要你加倍补回来。」

      鬼瑶儿发软的身子慢慢变得僵硬,心中更是又苦又涩:「他做梦都只记挂着苏晨,苏晨在他心里真的就这幺重要了?」

      她一生高傲,素不服人,更从来也不肯认输,但这会儿却只想哭出来,眼泪到了眼角边上,却又忍住,深深吸一口气,在心里对自己道:「鬼瑶儿,不要那幺没出息,爱是不能勉强的,他不喜欢你,你又何必死缠着他呢?就此放手了吧,回九鬼门去,以后永远也再不要出来见他了,就陪在爹爹身边,把这个身子,慢慢的终老了吧。」

      「你听清了没有?」战天风见鬼瑶儿半天不做声,恼了,直跳到她身前来,但一看她脸上神情,可就一怔,道:「我说鬼丫头,你搞什幺鬼,好好的你哭什幺啊?谁欺负你了?」

      他不这幺说,鬼瑶儿的眼泪忍得住,这幺一说,鬼瑶儿的眼泪却再也忍不住,猛地捂着脸就痛哭起来,而且越哭越伤心,她虽想得刚硬,但一颗心却像是刀绞似的痛呢。

      战天风先前咬牙切齿,鬼瑶儿这一哭,他却有点乱了手脚了,心下暗骂:「这鬼丫头怎幺跟以前龙湾镇上的那些丫头片子一个德行,动不动就掉猫泪,不过你就算是哭上大天来,我也是不会可怜你的。」

      想是这幺想,硬话一时倒也不好再说,略放软了语气道:「好了,好了,不要哭了,给别人听见,还只以为我真的欺负你了呢。」

      鬼瑶儿不知道龟甲里的声音会不会传到外面去,听他这幺一说,害羞起来,略略收声,却又不甘心,顿足道:「听见就听见,就是你欺负我了,就是要人听见。」

      「冤枉啊。」战天风叫起皇天来:「我怎幺欺负你了,我又打不过你,一直以来,都是你赶着我打,可怜啊,那叫一个上天入地,喊爹叫娘,真要说起来,该哭的是我呢。」

      他这一说,鬼瑶儿想起以前追杀战天风的情形,不由扑哧一笑,却又不好意思起来,顿足道:「总之就是你欺负我了。」

      「人不能这幺赖皮啊。」战天风气结:「我哪里欺负你了,你到是说个事实出来。」

      「人家的屁股都给你打肿了,那还不是欺负啊。」这话鬼瑶儿是冲口而出,但话一出口可就羞不可抑,慌又捂住脸背转身。

      她一说,战天风倒是记起了这笑帐,却强争道:「那不能怪我,也是你把我往死里打,我只是还你几板屁股而已,说起来我还吃亏了呢。」

      「什幺叫还几板—那个,人家是女孩子呢。」

      「女孩子怎幺了?女孩子的屁股不同些啊?我摸摸看。」战天风嘻笑伸手,他手伸得太快,鬼瑶儿没防备,给他在屁股结实摸了一把。

      「啊。」鬼瑶儿一声惊叫,往前一跳,竟是脚弯一软,差点摔倒,刹时间满脸通红,瞪着战天风,叫道:「你—你—。」你怎幺样,却是说不出来。

      战天风虽用了大蒜计,又把鬼瑶儿扯进了乌龟壳,却仍怕鬼瑶儿翻脸,因此一把摸过,便就凝神戒备,但鬼瑶儿却只是通红了脸瞪着他,并没沖过来,一时倒让他心中觉出两分异样,不过他仍是没开窍,并没看出今天的鬼瑶儿早不是昔日的鬼瑶儿,眼见鬼瑶儿只是站着生气,便嘻皮笑脸的道:「也没什幺两样嘛,就是软一些啊,摸上手倒是很舒服。」

      他说得无赖,鬼瑶儿七分羞三分气,但拿战天风又没有办法,她功力远比战天风高,但今天的她,是无论如何不会对战天风动手了,银牙轻咬,只是盯着战天风。

      战天风个子又高了些,生活好,肚子里有了油水,身上虽然仍是瘦,脸上却有二两肉了,这时看上去,虽然嬉皮笑脸没半分正经,但还真不难看,或者说,也还好看,至少鬼瑶儿看着他没有嫌恶的感觉,甚至还有几分癡迷。

      战天风不开窍,眼见她不出声只是盯着自己看,有些心慌起来,叫道:「看什幺看,是不是又想鬼花样来玩你老公啊,嘿,不是吹,你老公我从小到大就没怕过人,不论你有什幺鬼花样,统统放马过来就是。」

      鬼瑶儿先前伤心欲绝,只想彻底撒手,但闹了这会儿,一颗心却又活了,听了战天风这话,心念一转,想:「无论如何,我的鬼婚是在前面的,若说放手就放手,我自己无所谓,却是坏了九鬼门千年的门规呢。」

      「什幺叫鬼花样。」鬼瑶儿明眸一转,俏脸一沉,道:「战天风,第三关算你过了,现在开始第四关。」

      她这话轻声细语,战天风却就差点栽一跟头:「什幺?真的还玩啊?」

      「什幺叫真的还玩?」鬼瑶儿脸一沉:「九鬼九关,这是我九鬼门鬼婚千年的规矩,难道跟你开玩笑吗?」

      「但现在情势不同啊。」战天风叫:「你现在不但服了我的断肠相思蒜,还给我关在这万年灵龟甲里,我可是占尽上风呢。」

      「占尽上风怎幺着?」鬼瑶儿走到战天风面前,手一背,鼓翘的胸乳差点就要撞到战天风身上,道:「你能把我怎幺样?不给我解药?毒死我?还是乾脆动手杀了我,哼,我现在就给你个机会,你动手就是,我不但不还手,而且保证一动不动。」

      「臭丫头。」战天风右掌猛地扬起。

      鬼瑶儿真的一动不动,甚至闭上了眼睛,心中低叫:「冤家,你就打死我吧,痛痛快快的死在你手里,也好过苦受那相思的折磨。」

      在这一瞬间,与战天风相遇以来的点点滴滴闪电般从脑中掠过,忽地就想:「如果最初那一会儿,我对他温柔点儿,他会对我好吗?」不过随即自己便暗里摇了摇头,那时的鬼瑶儿和现在的鬼瑶儿,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那时的鬼瑶儿傲视天下,根本不把任何男人放在眼里,对着男人,她甚至都不会害羞,就象她洗澡时不会因身边飞动的苍蝇害羞一样,又怎可能温柔的对待战天风。

      「错就错了。」鬼瑶儿在心里轻轻的歎了口气:「他也就是我前世的冤家,只盼以后他拥着苏晨的时候,偶尔也能想到我,那就足够了。」

  • 名称:国王的命令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4:4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