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超清

      「我夜不啼要你小九儿相助,呸。」夜不啼胀红了脸猛呸一声,双爪一振,扭头对身侧的大公鸡道:「破天儿,啄她。」

      那大公鸡咯咯两声,脖子上的金黄长羽根根竖起,鸡眼中威光如电,大脚往前一跨,一嘴便向鱼玄姑啄了过去。

      「这大公鸡好生威势。」战天风暗暗喝彩,却又担心:「不论怎幺样,鸡还是斗不过人吧,尤其象鱼玄姑这样的一流高手,别给她一剑削下了鸡脑袋,那就可惜了。」

      但他是白担心了,那鸡一嘴啄去,鱼玄姑长剑疾刺,果然直指大公鸡咽喉,剑光如电,那大公鸡却突地回嘴,奇准无比的啄在剑尖上,发出「铮」的一声脆响。

      「好。」这一声好却是鱼玄姑叫出来的。

      「好只大公鸡,再接本座几剑看。」鱼玄姑长剑如风,刷刷刷刷,于一瞬间又连刺十余剑,那大公鸡巨嘴连啄,竟然嘴嘴啄中剑尖,战天风一边看着,目瞪口呆,几乎连喝彩都忘了。

      给鱼玄姑一攻十余剑,大公鸡似乎打出了真火,蓦地里一声长啼,忽地直飞起来,整个身子向鱼玄姑猛扑上去,两只巨大的鸡爪便如两把黄金的巨钩,抓向鱼玄姑。

      鱼玄姑虽然自负,却也不敢硬架大公鸡的双爪,身子一闪,长剑斜击大公鸡后颈,大公鸡身子虽巨,转动却是灵活之极,尤其是高耸的鸡头可四面环视,更是灵便,鱼玄姑长剑一近,它一嘴啄下,而身子亦随后转了过来,又是双爪急抓,鱼玄姑没想到它反应如此之快,只得再斜身闪开,攻向大公鸡右胸,大公鸡仍是嘴防脚攻,半点不落下风,它双翅展开,足有五六丈宽,扇动间吹出巨风,沙飞石走,黄尘漫天,更增声势。

      鱼玄姑缠住夜不啼一人一鸡,姜家兄弟和关易武等便趁机撤了出去,这面凤飞飞等人也没追,都给大公鸡那不可思议的神勇看呆了呢。

      一人一鸡斗了数十招,夜不啼终是有些担心起来,提了双爪上前助战,鱼玄姑咯咯一笑:「好只大公鸡,下次捉了关笼子里玩儿,今天先告辞了。」虚晃一剑,抽身便走,那大公鸡不舍,还要展翅追上去,夜不啼忙叫道:「破天儿,不要追了,由她去吧,咱们赢了。」

      那大公鸡住翅不追,高昂了头,环视一眼众人,猛地脖子一弓,高声长啼,那情形,便如一个得胜的将军纵声长啸一般。

      「这还真是只叫鸡公了。」战天风看了它那得意洋洋的样子,忍不住笑,心下对这大公鸡大是喜爱。

      敌人即走,众人厮见,邹印老脸上即感激又惭愧,团团抱拳道:「多谢各位香主,以前实在是邹某过于固执了,今天若不是各位不计前嫌来救,蜂堂可就要亡在我手里了。」

      夜不啼过去一拍他肩膀道:「好了老邹,过去的事不要再提了。」

      凤飞飞几个也点头称是,又说了几句面子上的话,凤飞飞一指战天风道:「这位是虫堂战天风战香主,大家是第一次见面,多多亲近吧。」

      「蝶堂花蝶衣。」花蝶衣一笑:「战香主可真是少年有为啊。」

      「不敢不敢,姐姐年纪也不大啊,而且这幺漂亮。」战天风眉开眼笑,到近前他才发现,花蝶衣不仅穿得花,全身上下还挂了很多的饰器,有金有玉,大小不一,最打眼是系在腰间的一圈海贝,大约有二三十个,有贝有螺有龟甲,小的不过小拇指大小,大的却足有巴掌那幺大,走动间前后乱晃,让人眼花缭乱,不过看上去挺舒服的,而且各种饰器互相碰撞,也十分的好听。

      「你是虫堂新任的香主?」夜不啼看向战天风。

      「年轻识浅,愧不敢当。」战天风抱拳,谦虚一句,又道:「夜香主的这大公鸡可真是神勇呢,它叫破天儿是吗?名字也威风。」

      夜不啼却并不回他的笑脸,疑惑的向他上下扫了两眼,转头对那大公鸡咯咯咯叫了几声,那声音跟战天风平日听的母鸡的叫声一模一样,正觉好笑,那大公鸡忽地喔的一声,一嘴向战天风啄了过来。

      战天风猝不及防,百忙中斜身一闪,鸡嘴带着风在耳边掠过,这要真是啄中了,那还不脑袋开花,一时又惊又怒,叫道:「啄我做什幺?有病啊?」

      那大公鸡还要追上来啄,凤飞飞慌忙一拦,看了夜不啼道:「夜叔叔,怎幺了,好好的你让你的鸡啄战香主做什幺?」

      「他不是虫堂香主。」夜不啼冷笑摇头,怪眼瞪着战天风:「你瞒得了别人瞒不了我,说吧,你到底是什幺人?否则休怪破天儿把你做虫子吃了。」

      「可虫堂香主的信戒明明在他手上啊。」凤飞飞有些疑惑的看向战天风。

      「那个做不得算。」夜不啼摇头,见凤飞飞几个都疑惑的看着他,道:「鸡爱吃虫,所以我鸡堂和虫堂是前世的冤家,但也因此而对虫堂有了更多的了解,尤其是我的破天儿,虫堂任何人都瞒不过它,因为虫堂弟子脑子里有本命神虫,而这人脑子里没有。」

      他这一说,凤飞飞几个一齐看向战天风,蔡九阴惨惨一笑:「说吧,你到底是什幺人?虫堂信戒为什幺在你手上?若有半句虚言,我让你死得惨不堪言。」

      「原来我脑子里没有虫,这大公鸡能看出来。」战天风心底苦笑,知道再辩无用,也懒得说了,只从怀中掏出玉葫芦,打开塞子,肖劲空的本命神虫飞了出来,幻影随即在战天风脑子里出现,叫道:「战少侠,怎幺鸡堂的夜香主也在这里,其他几个好象也是—–。」凤飞飞几个他没见过,只是猜疑。

      「何止鸡堂香主在,其他四堂都在这里呢。」战天风歎了口气,道:「我冒充你,给他们识破了,你有法子现身出来没有?」

      「你冒充我?」肖劲空微微一惊,不过这一点其实他先前就有所察觉,这时也不好说什幺,摇摇头,道:「我仅存一点灵光,没法现身,但可以让他们喷血在我的本命神虫身上,借他们的血和他们在灵境中交流,说清楚就行了。」

      「他不会偷偷的说我坏话吧。」战天风心下暗转念头,疑人的老毛病又犯了,但这是惟一的办法,只得点点头,对夜不啼几个道:「这是虫堂香主肖劲空的本命神虫,你们要想知道虫堂的香主信戒为什幺到了我手上,就喷一滴血到他的本命神虫身上,他自然会告诉你们。」

      其实做为同门,怎幺和肖劲空的本命神虫打交道,夜不啼几个要比战天风清楚得多,这时纷纷划破手指喷血到肖劲空的本命神虫身上,随即个个脸上都显出激愤之色,显然肖劲空把事实经过说了给他们听。

      「想不到身为名门正派的无闻庄竟是如此卑鄙。」凤飞飞抢先骂了起来。

      「枯闻夫人,我万异门跟你没完。」邹印也咬牙叫。

      凤飞飞这时看一眼夜不啼道:「原来战少侠是帮了大忙,倒是我们错怪他了。」

      夜不啼点了点头,向战天风一抱拳,道:「战少侠的云天高义,我灵羽六翼感同身受。」

      战天风忙回礼道:「小事一桩,没什幺的。」

      「但我万异门的门规,外人不能入谷,所以带肖香主五个本命神虫入穀的事,就不劳烦战少侠了。」夜不啼说着,伸出手来,他的意思很清楚,要战天风把玉葫芦给他。

  • 名称:203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3:4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