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合紫罗兰超清

      说着抢前一步,脸上早换了笑脸,却就做下揖去:「娘子辛苦,为夫这厢有礼了。」

      他怪模怪样怪腔怪调,凤飞飞几个都忍不住扑哧一下笑出声来,鬼瑶儿掠近,见凤飞飞几个发笑,俏脸微红,不过这会儿她神智较之先前乍见战天风时已冷静了许多,瞪一眼战天风道:「谁是你娘子了。」

      「啊呀。」战天风鬼叫:「难道只这一会,娘子就变了心?告诉我,是哪家的小白脸,敢跟我神锅大追风抢老婆,我要不把他打成平底锅,战天风从此不叫战天风,改名叫戴绿头巾的王八风了。」

      「你少胡扯。」鬼瑶儿脸上又是一红,瞪了他道:「说,你给我吃的什幺东西。」

      「当然是好东西了。」战天风嘻嘻笑,心中早有计较,走近去,道:「我给你吃的,名为断肠相思蒜。」得,一时想不出名目,乾脆把那蒜还说了出来。

      「断肠相思蒜?」鬼瑶儿疑惑的看着他:「那是什幺?」心下念叼:「名字倒是挺好听的。」

      「断肠相思蒜就是断肠相思蒜啊,天下癡男怨女最爱吃的好东西了。」战天风脸上带笑,顺口胡谄:「不过这个好东西是分公母的,刚才进你的肚子里的是个母的,若公的不进去,母的害起相思病来,可就要在肚子里做怪了,也没有别的,就是会让你也得相思病,所谓三十三天,离恨天最高,四百四病,相思病最苦,我怎幺捨得让我的好老婆得相思病呢。」

      他满口胡扯,却不知这话刚好说进了鬼瑶儿心里去,暗里可就一酸:「该死的冤家,你也知道相思病最苦啊。」而看向战天风的眼神,可就有些癡了。

      战天风自然留意着她的表情,一看她眼光不对,心下暗生嘀咕:「不对,这鬼丫头眼里怎幺突地生出邪光来,可要小心。」暗暗提防,这时已到鬼瑶儿身前,霍地伸手,一下便又扣住了鬼瑶儿脉门,叫他惊异的是,鬼瑶儿身子软软的,手上竟然没有半点力道,更别说蓄势反击,反倒是他太着紧,出手有点重,抓得鬼瑶儿眉头一皱。

      凤飞飞几个一直留神看着战天风两个,尤其是花蝶衣,先前在园子里她就看出鬼瑶儿神情有异,这会儿更是特别留上了心,到鬼瑶儿露出那种癡癡的眼神,她再不怀疑:「鬼瑶儿果然是爱上了战少侠。」心中同时又生疑惑:「但战少侠自己好象不知道呢?怎幺可能呢,战少侠一看就是那种特别聪明的人,而鬼瑶儿这种神情,傻子也看得出来,战少侠怎幺会看不出来?到底是怎幺回事?难道中间另有隐情?」

      她哪里知道,战天风虽然一脑子的鬼聪明,却惟独在男女之情上不太通窍,尤其和鬼瑶儿一直是冤家对头,因此便偶觉有异,也只会往岔里想,于是鬼瑶儿的含情脉脉,到他眼里便成了邪光闪闪。

      鬼冬瓜夫妇一直在不远处站着,一见鬼瑶儿被扣,立时急沖过来,这面凤飞飞几个忙要挺身拦截,那大公鸡更是咯咯连声,大发起神威来。

      鬼瑶儿却转头对鬼冬娘道:「乳娘,你两个回去吧,我没事。」

      「小姐。」鬼冬瓜夫妇闻言停步,一齐担心的看着鬼瑶儿。

      鬼瑶儿自然明白他们的心思,道:「我说了你们不要担心。」斜瞟一眼战天风,嘴角竟微微掠过一个笑意,道:「他不会把我怎幺样的。」

      「小姐。」鬼冬瓜叫,仍不放心,某些方面他有点象战天风,不太开窍,但鬼冬娘却早就看了出来,她的小姐对战天风已是情根深种,落到战天风手里,或许正中下怀呢,意识到这一点,便拉了拉鬼冬瓜的衣服,对鬼瑶儿道:「好,我们先回去,小姐你自己多保重。」说着看向战天风,眼光一冷,沉声道:「姑爷,老身现在仍叫你一声姑爷,不过请你自重,善待我家小姐,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家小姐若受了丁点儿伤害,不但你自己将死无葬身之地,所有和你有关的人也都将受到我九鬼门不死不休的报复。」

      这话说完,拉了鬼冬瓜转身而去,她两个去得痛快,倒把战天风怔得一愣一愣的。

      战天风在感情上不太开窍,其它方面却是千灵万窍,鬼冬娘的话他再明白不过,所谓和他有关的人,当然不会是马横刀或白云裳,甚至不可能是壶七公,而只能是他看得最重却又最没有自我防护能力的人:苏晨。

      苏晨是战天风的死穴,而且没有解法,战天风心中恼怒,却生出一股劣火,咬牙叫道:「吓唬我吗?你鬼大爷的,我先把你家的鬼丫头关起来再说。」拉了鬼瑶儿走到花蝶衣边上,小指伸进龟甲缝边,念个诀,唰的一下,连着鬼瑶儿一起给吸进了龟甲里。

      战天风先前虽是从花蝶衣身上钻出来的,但花蝶衣却还一直没弄清战天风到底藏在她身上的什幺地方,这会儿算是看清了,一时间又是吃惊又是好笑,却突地想到一事,刹时间满脸通红,凤飞飞恰往她脸上看过来,立时也明白了,她也想到了和花蝶衣同睡了一晚的事,必定也落在了战天风眼里,不由也红了脸,花蝶衣轻轻啐了一口:「这个人。」与凤飞飞四目对视,却又忍不住一齐笑了起来。

      凤飞飞拿起龟甲,眯眼向里面看去,龟甲明明有缝,也能看进去,但玄异的是,小小的龟甲里,似乎是无穷的天地,一眼看去,浩浩渺渺,不知有多幺宽广,而战天风鬼瑶儿两个大活人,明明钻了进去,却就是怎幺也找不到。

      她在外面看不到战天风两个,战天风两个在里面看她却清清楚楚,战天风知她必然有话,便凑到龟甲边上,他脑袋到龟甲边上,只是小小的一点,不过凤飞飞几个虽不是一流高手,眼光倒还锐利,顿时都看清了,眼见战天风身子变得有若一只蚤子,一时齐声惊呼起来。

      他几个的叫声大,战天风脑袋伸得又有点出,耳边刹时就象打雷一样,慌往后一缩,叫道:「诸位,温柔点儿,不要失惊打怪的,震聋了耳朵可没地儿换呢。」

      听他这幺一说,凤飞飞几个都猜想到了龟甲中的情形,也是,人变得这幺小,平时的说话声自然也就会象打雷了,一时个个抿嘴屏息,凤飞飞道:「战少侠,你在里面—那个—还好吧。」

      「还好,还好,不要担心。」战天风点头:「你们还是照先前的计画,该干嘛干嘛。」

      「但—那个—鬼瑶儿和你在一起,你要小心。」凤飞飞还是不放心,她看得出来,鬼瑶儿在战天风面前虽然屡屡受制,但鬼瑶儿的真实功力比战天风其实要高得多。

      「小心什幺?」战天风呵呵笑:「你是怕我鬼老婆谋杀亲夫幺?不会的,我鬼老婆人前虽凶,私下里对着我时,不知多幺温柔呢,是吧娘子。」

      进龟甲后,战天风便鬆开了鬼瑶儿,鬼瑶儿没经历过钻进龟壳的奇事,这时也跟在战天风身边往外看,战天风最后这句话便是扭头对她说的。

      鬼瑶儿俏脸一红,却对着他一呲牙,道:「我现在只想温柔的吃了你。」

      「大家听见没有。」战天风怪叫:「我的鬼娘子现在想要和我温柔的亲嘴呢,你们散开了吧,不许偷看啊。」

      夜不啼几个哄然大笑,里面鬼瑶儿却是大羞,红了脸呸一口道:「真没见过比你更厚皮的人。」

      「我怎幺厚皮了。」战天风嘻嘻笑,从龟甲缝边退开,就势便坐了下来,道:「是你说要温柔的吃了我啊,吃我是要用嘴不是,把我一点一点吃到,那不就是把我全身都亲到了啊。」

  • 名称:河合紫罗兰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3:4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