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漫画超清

      凤飞飞扑向葫芦道人的同时,鱼玄姑姜家兄弟也扑了上来,还是鱼玄姑杀向战天风,姜家兄弟斜里横截凤飞飞,但几乎在凤飞飞喷嚏连天的同时,鱼玄姑姜家兄弟也一齐打起喷嚏来,而且同样是喷嚏不绝,打了一个又一个。

      「我们中了他的什幺一笑喷嚏散。」姜家兄弟失惊大叫,一齐停步,边打喷嚏边揉鼻子,脸上都是一脸惊惶之色。

      战天风先前见凤飞飞不逃命,反而不自量力的要去帮邹印,气得差点骂娘,但一看众人喷嚏不绝,顿时忍不住偷笑,听了姜家兄弟的惊叫,点头道:「没错,你们是中了我的一笑喷嚏散,不过你们不能怪我,我放一笑喷嚏散的时候先打了招呼的,所谓名人不做暗事,我神锅大追风也算是江湖名人了,自然不会做暗事,但你们自己不听招呼,却是怪不得我。」

      他把明人不做暗事改成了名人不做暗事,一通鬼扯,口水横飞,但姜家兄弟这会儿哪有心思来计较这个,听说真是中了一笑喷嚏散,越发失惊,姜渔看了战天风道:「你这一笑喷嚏散到底是什幺毒物,难道就是让人打喷嚏的—啊—啊秋—啊秋—-。」

      战天风见他边说边打喷嚏,眼泪鼻涕齐来,越发好笑,点头道:「没错,中了我的一笑喷嚏散,也没别的事,就只是打喷嚏,每天也不要打太多,十二个时辰,打够一万八千个喷嚏便会自动停止,打不够数则无论你用什幺法子也停不下来,就算睡着了,梦里也要打够数。」

      「一天一万八千个,我的娘啊,那鼻子还不都打穿风了。」姜樵惊惶大叫。

      这时米安也在一边喷嚏不绝,他却关心凤飞飞,对战天风道:「战香主,请你给飞飞点解药,你看她的鼻子这幺秀气,这幺打下去怎幺得了?」

      一听到解药两字,姜家兄弟还有鱼玄姑立时眼睛放光,一齐盯着战天风,战天风却摇了摇头,道:「我这一笑喷嚏散没得解药,真要想解,只有一个法子,把全身泡到冷水里,口鼻一齐捂住,浸一柱香时间就可以了。」

      听说只要泡在冷水里浸一柱香时间就可以解毒,姜家兄弟大喜,姜渔看向鱼玄姑道:「鱼护法,这幺喷嚏连天,实在没法子再动手,要不我们—啊秋—啊秋。」

      鱼玄姑虽也是不停的打着喷嚏,但眼光如电,却始终盯着战天风,对战天风如此痛快的说出一笑喷嚏的解法,她心中颇为动疑,而偏偏这时候战天风没弄好,自己也连打了两个喷嚏,鱼玄姑脑中电闪,猛一下就明白了:「什幺一笑喷嚏散,就是胡椒粉儿,没什幺事的,上,啊秋。」一个喷嚏打出,却连人带剑扑了上来。

      战天风所谓的一笑喷嚏散,确实就是胡椒粉,眼见给鱼玄姑看破,不免大笑,道:「什幺胡椒粉,多幺的俗气,叫一笑喷嚏散岂不风雅多了。」嘴里笑,左手字右手锅齐上,又与鱼玄姑战在了一起,他先前不小心沾着了胡椒粉,因此边与鱼玄姑恶斗还边打喷嚏,不过鱼玄姑也一样,无论功力高低,鼻子里进了胡椒粉,那都是要打喷嚏的。

      姜家兄弟知道那什幺一笑喷嚏散原来只是胡椒粉,又惊又气,倒不担心了,複截向凤飞飞,喷嚏自然仍是不可控制的打个不停。

      闹了这一场,情形又回复到先前的局面,惟一不同的是,刀光剑影中,喷嚏声不绝,因此倒少了几分杀气,多了几分搞笑。

      「一笑喷嚏散也玩过了,还有什幺可以玩玩?」战天风心下转着念头,但一时再想不到什幺诡计出来,不由暗骂凤飞飞:「臭丫头,要你跑不跑,真要死在这里面舒服些啊?」

      这时隐隐的突有笛声传来,笛声中隐含灵力,显然又来了高手。

      「不知来的是什幺人,一钱会若再来帮手,那时别说臭丫头,我自己只怕都跑不了了。」战天风心下暗暗嘀咕。

      他正担着心,凤飞飞却猛地尖声叫道:「蝶衣姐快来,不过莫要放蝴蝶,这穀中的红雾有毒。」

      「来的是帮手?」战天风大喜:「莫要放蝴蝶,难道是蝶堂闻风来援?凤飞飞昨夜说蝶堂这一代的香主叫花蝶衣,她们关係不错,什幺蝶衣姐该是她了,不要放蝴蝶是怎幺回事?未必蝴蝶能咬人?倒是没听说过。」

      他心中凝思,分神留意笛音的来处,另一面却突地生出灵力的波动,同时响起一个杰杰的怪笑声:「凤丫头,只认得你蝶衣姐,就不认得你蔡九叔了。」

      这怪笑声未落,穀口方向也传来一阵笑声:「凤丫头,还有你夜不啼夜伯伯也来了呢。」

      「放屁,你比我大吗?」却是那蔡九的骂声。

      「凤飞飞不是说蔡九是蝠堂香主吗?夜不啼是鸡堂的香主,难道蝠鸡两堂也来了?」战天风惊喜之中又有几分疑惑。昨夜凤飞飞告诉他,灵羽六翼彼此之间倒也不是全无联繫,尤其是雀、蝶、蝠、鸡四堂,这几年来还走得比较近,关係不错,真正没走动的只有蜂堂和虫堂,但走得近是一回事,未必就这幺赶得巧,这会儿全赶来了,那也未免太好。

      他疑,凤飞飞却是欢喜大叫:「蔡叔夜叔快来,你侄女可是给人欺负狠了。」

      「谁敢欺负你。」两人同声大喝,声落身近,现出三个人来,一个是个女子,二十来岁年纪,比凤飞飞大不多,穿着一身五色斑斓的裙子,手中拿着一根竹笛,远远看去,象极了一只迎风翩翩起舞的花蝴蝶。看了她这个样子,战天风便用脚后跟也能猜到她必是花蝶衣。

      另两个却都是四十来岁的中年汉子,战天风从先前的声音辨人,那蔡九又矮又瘦,全身裹在一件黑色的披风里,腊黄一张脸,眼睛不大,却放着一种阴惨惨的光,也不知他是怎幺弄的,看了让人不自禁的后背心发凉。那夜不啼却和他相反,是个又高又大的胖子,穿一件大红袍,满面红光,甚至敞着的胸脯肉也是红通通的,最奇异的,是跟在他身边的一只大公鸡,那大公鸡真的是大到不可想像,一个身子,足有一头大水牛那幺大,个头也是高得惊人,夜不啼个子本来算高了,可这大公鸡抬着头,却比夜不啼还要高出半个头去,脖子上金黄的羽毛足有两三尺长,头顶上一对大红冠子高高耸起,那种红亮,若不细看,只以为它头上是顶着两蓬火。

      这大公鸡昂首阔步,跨进穀中,看一眼穀中的人,蓦地里纵声长啼,啼声清亮透云,满穀迴响,所有听到它啼声的人,都情不自禁的心中一震,其中有几个人更是心神失守,手一颤,刀剑落地。

      「好一只大公鸡。」战天风不禁暗喝一声彩。

      姜家兄弟却是面上变色,齐看向鱼玄姑,鱼玄姑哼一声:「撤。」飞身便向夜不啼扑去。夜不啼一人一鸡是从穀口进来的,若不能缠住夜不啼,只能从穀口撤出的普通的关家弟子必定死伤惨重。

      「来得好。」夜不啼一声大喝,声音也是哄亮之极,反手去腰间一抄,却是一对黄金打造的钢爪,如鸡爪之形,劈面迎上鱼玄姑长剑,剑爪相交,「铮」的一声脆响,夜不啼连退两步,夜不啼本来就通红的脸更红得有似要滴出血来,一声狂吼,双爪齐攻,但他功力远不如鱼玄姑,给鱼玄姑刷刷两剑,逼得又连退三步。

      「小夜儿休怕,九哥哥来助你。」蔡九一声叫,便要扑上。

  • 名称:看漫画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3:4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