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大魔王超清

      「有可能。」战天风点头。

      这时关易武五个已走到阵前,那鱼玄姑似乎自重身份,离着邹印父子还有二三十丈便站住了,俯身到一株花树前看起花来,关易武四个则一直走到邹印父子身前数丈才停住。

      山顶离穀中有点远,战天风能看到关易武几个和邹印在打招呼说话,但说些什幺就听不清了,当着凤飞飞的面,他也不好用耳聪目明汤,好在凤飞飞的学舌鸟报得快,不一会便有学舌鸟飞上来,不过没有学舌鸟也大致看得出来,因为邹家父子退入了阵中,关易武几个也往后退,明摆着是要动手了。

      战天风亲眼见识过虫堂飞丝天网的可怕,更亲身领教过蜂堂巨蜂一涌而上的恐怖,可以说,几十万只巨蜂一涌而上的威力,绝不会比虫堂的飞丝天网差,即便蜂毒不如丝毒,但若给几千几万只毒针同时扎上,哪怕针上无毒,蛰也蛰死了。飞丝天网下,文玉梅邓玉星这样的一流高手也是一死一逃,七花会全军覆没,而关易武五人中,功力最高的鱼玄姑也绝强不过文玉梅去,葫芦道人的葫芦中就算另有玄机,但战天风无论如何也想不出来,他一个小小葫芦,凭什幺应对几十万只蜂。

      「葫芦道人牛皮吹得响,但他葫芦中哪怕会喷火吧,也烧不了这几十万只蜂。」战天风紧盯着葫芦道人,心下暗暗转念。

      这时穀中已经动手,邹印手一挥,天蜂大阵发动,战天风先想,邹印一声令下,那几十万只巨蜂就会扑天盖地的飞过去,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不是蜂飞,而是阵动,一个个蜂塔竟像是生了脚一般,顺着阵法滴溜溜转动起来。

      「这蜂塔难道生了脚?怎幺自己会走呢?而且又何必,发声令,所有蜂全扎过去就行了啊,还真不信有谁是扎不死的。」战天风心下暗暗疑惑,想不明白,看向凤飞飞道:「邹师伯搞什幺鬼,为什幺不放蜂出去?」

      「我也不知道。」凤飞飞摇头:「关家也是铜城世家,而且和蜂堂是老冤家,对付蜂堂的蜂,肯定是有经验的,不过邹师伯一次动用了这幺多巨蜂,关易武铁定对付不了,所以我猜邹师伯可能是知道了葫芦道人的葫芦中另有古怪,因此排阵对付。」

      「有道理。」战天风点头:「不过我真想不清葫芦道人那红葫芦里能有什幺古怪,就对付得了——。」他话未说完,穀中情势已变,葫芦道人忽地将背上红葫芦往天上一抛,那葫芦刹时间变大,变得足有一头大水牛大小,葫芦中同时急喷出一股巨大的红雾,如一条红蟒一般,射向天蜂大阵,红雾一到天蜂大阵上空便散了开去,红色的雾气一眨眼便将整个天蜂大阵罩了起来,就象给天蜂大阵罩上了一层红纱。

      这层红雾一罩上,蜂堂的巨蜂刹时间便落下一地,那些在战天风眼里可怕之极的巨蜂,在葫芦道人的红雾下竟完全没有反抗的能力。

      而随着巨蜂一层层落下,战天风这才发觉,那些人形蜂塔,原来里面真的是个人,先前只是身上爬满了蜂,所以看不到,这时蜂落下便显了出来,都是一条条大汉,却个个光着身子,只下身一条短裤,背上还背了一枝剑。

      给红雾喷着的巨蜂再不能飞起,外层的早已尽数落下,里层的还在人身上爬动,但爬着爬着也就落了下来,几乎只是一眨眼的时间里,八十一个蜂塔便变成了八十一条光身大汉,而地下是堆积如山的死蜂。

      「怎幺会这样?」战天风目瞪口呆:「那红雾到底是什幺鬼东西?」

      凤飞飞也是啊的一声叫,张大了嘴巴,根本不能回答战天风的问题。

      「邹印,你的巨蜂在老道血雾面前不堪一击,你还是投降了吧。」葫芦道人的狂笑声直传上山顶来。

      「蜂在人在,蜂亡人亡。」邹印激怒欲狂,怒叫声中,飞身扑向葫芦道人。

      「好。」凤飞飞霍地飞身而起,半空中凤目带煞,看了葫芦道人道:「灵羽六翼,同气连枝,妖道看这里。」说着口中发出一连串尖利的哨音,随着她口哨声,一大群鸟直沖上半空,在空中排成队形,战天风看了一下,是一队苍鹰,一队麻鹰,一队鹞子,一队光头秃鹫,各有一二百只左右。

      群鸟列好队形,凤飞飞口中再发出一声尖利的哨音,群鸟口中亦同时发出尖利的叫声,分成四队,急扑下去,那情形,就象一只只破云而下的利箭。

      「原来鸟也可以这幺凶的。」战天风一时看得呆了。莫怪他发呆,这幺多麻鹰老鹞在空中排队扑下,气势确是十分的壮观,没见过的人,不呆才怪。

      凤飞飞一现身,穀中所有人都抬头看上来,一看群鸟扑下,邹印急叫:「凤香主,不要来。」

      葫芦道人则是哈哈狂笑:「来得好。」手向葫芦一指,红葫芦口子转向天空,红雾直喷上天,最初十余丈凝而不散,再往上便发散开去,越往上散得越宽,远看去,便如开在空中的一个巨大无比的红色蘑菇,那四队兇恶无比的鹰鹞一撞进红雾中,立时便如邹印的巨蜂一样,翻身栽倒,咕噜噜落下穀中,眼见是不活了。

      凤飞飞没想到葫芦道人的红雾如此厉害,又惊又痛又怒,厉叱道:「妖道敢害我的宝贝儿,我要将你碎尸万段。」拨出腰间短剑,疾扑下去,却不敢再另唤鸟来进攻。

      「飞飞。」米安见凤飞飞只身扑下,忙飞身跟上,谷中邹印见雀堂的鸟也死在葫芦道人红雾中,更是惊怒交集,怒叫道:「跟妖道拼个同归于尽。」挥剑也向葫芦道人扑去,邹虎则指挥只剩下了剑手的天蜂大阵一齐扑上。

      见邹印扑过来,关易武抢先拦住,他和邹印是老对手了,彼此熟悉,用不着试招,两个一出手,都是竭力全力。

      另一面姜樵接住凤飞飞,姜渔拦下米安,凤飞飞短剑如风,尤其身法灵动之极,变幻多端,起手十余招,把姜樵杀得手忙脚乱,姜渔一看情势不对,霍地捨下米安,斜刺里一刀劈向凤飞飞,米安斜里一翻,横里截击,忽地刀光一闪,姜樵的长刀竟奇诡无比的从姜渔身下穿过来,刹时指到了他胸前。

      米安大惊之下一闪,姜渔本来劈向凤飞飞的刀又到了他面前,刀风扑面,来势即诡又急,幸亏凤飞飞这时也扑了过来,手中短剑一扬,替他挡开了这刀。

      「多谢娘子。」米安沖凤飞飞一笑,话未落音,姜家兄弟双刀齐至,刀光闪动,将两人一齐困在了刀阵中。

      凤飞飞无论剑法功力,都强于姜樵,米安虽比姜渔略差,也相去不远,本来小夫妻联手,应该不会输给姜家兄弟,但姜家兄弟双刀合壁之术另有一功,双刀配合,诡异无伦,直杀得小俩口左支右撑,全然没有还手之力。

      邹虎指挥的天蜂大阵,借着阵法之助对付关家弟子,倒是颇佔优势,然而此时葫芦道人即没动手,鱼玄姑更是远远的在一边赏花。

      战天风一直藏在山顶上没动,这时看了两边情势,暗暗叫苦:「若只是葫芦道人,那还好说,但那鱼玄姑明显是一流高手,我可不是对手,这却如何是好。」不过他心念转得极快,只一下便把握到了关健之处,想:「最恼火的是葫芦道人那只鬼葫芦,只要弄破了葫芦,那凤飞飞就可以再召鸟雀助战,便是蜂堂逃散的残蜂也够他们喝一壶的。」

  • 名称:最后大魔王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1:4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