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不斩超清

      「有什幺话呆会不能说,我不去。」凤飞飞摇头。

      「这个—那个—。」米安一脸为难,瞟一眼战天风,嘴中嗫嚅着,又说不出口。

      战天风一看他情形,立即便明白了,他还是不愿凤飞飞和别人多说话,这人的醋劲,实在是深入到了骨头缝里,战天风心底暗笑,嘴上却道:「还是我来吧。」伸手拿过米安手中的两只野兔到溪边洗剥,洗剥着野兔,想着米安的醋劲儿和那对见所未见的妒鸟,忍不住又笑了一回。

      烤了野兔,边吃边聊,米安除了醋劲大,其他方面倒挺不错,健谈,性子也直,战天风对灵羽六翼和万异门,一直了解不深,这会儿机会难得,巧借话题,终于有了一个较全面的了解。

      万异门三宗十八堂,有的爱花有的爱鸟有的爱蜂,看上去纷繁杂乱,其实有一个共同点,便是对元神的修练,都是让本体元神与异灵共通,象肖劲空的虫堂,入门弟子,都要选一条能与自己通灵的虫,与本体元神一起修练,蜂堂选的自然是蜂,凤飞飞的雀堂自然就是鸟了,只不过惟有虫堂的本命神虫是藏在身体里,其他的都不是。

      为什幺一定要与异灵共修呢?原来万异公子当年苦苦修行,虽然练成元婴,却始终无法达成元神脱体成仙的最后一步,而人寿有限,又不可能永远的修练下去,万异公子苦思之下,却突地想到,天地间有很多长寿的异类,例如乌龟之类,随随便便就可以活个千把年,如果能做到借体寄灵,就算本体死了,元神也仍可借体修练,最终便可修到元神脱体的境界,有了这个想法,摸索之下,终于形成了修真间最特异的一个修练方法,借体修灵,并一直传了下来,而万异谷中的万灵神殿,便是万异门所有身体已死而灵体寄于异类中的弟子的修练之地,所以万异门对万异穀的所在列为最高机密,除了各堂香主,其他弟子,都不知万异穀的所在,要进万异穀,只能等到死后,寄灵的异体方可在香主的引领下进入万灵神殿,本门弟子尚且如此,外人就更不要说了。

      「难怪夏淩峰好象一点都不怕死,但对虫子却看得比命还重,无论如何也要回到神殿去,原来一点灵光还可以在神殿中借体修练啊。」战天风暗暗凝思,却想:「最长寿的是乌龟,等闲修个千把年还真不成问题,有得千把年的苦修,即便不成仙,成精是绝对做得到的,但问题是,借乌龟壳修出来的,一定还是人吗?别修来修去修成个大王八就搞笑了。」

      说了半夜,分头休息,凤飞飞两个去了对侧的山谷,战天风刚盘膝坐下,忽隐隐的听到凤飞飞的娇笑声和米安嘿嘿嘿的笑声,那声音战天风一听便明白,心下偷笑:「小俩口精神好,看样子还要浪里个浪了,也不怕草扎屁股。」又想到借体修灵的事,想:「雀堂弟子共修的肯定是鸟了,不知这小俩口的灵鸟是哪一只,凤飞飞的可能是那只凤,米安的呢?不会是那只妒鸟吧,若真是那只妒鸟,将来便借鸟成精,那也是个醋精,哈哈。」

      战天风也睡了一会儿,天微明时,给鸟叫声吵醒,睁开眼来,看到一幕奇景,只见凤飞飞的那两只凤凰在半空中翩翩起舞,美丽的羽毛展开,灿若晨霞,在双凤的周围,无数的鸟儿围着,跟着双凤舞动,毛羽纷繁,五颜六色,把整个天空装点得花团绵簇。

      「这就是传说中的百鸟朝凤了,真是漂亮啊。」战天风看呆了。

      到太阳从对面山顶上完全跳出来,双凤才停止了舞动,百鸟也跟着落下,不多会,凤飞飞两个便过来了,又抓了两只兔子来,两人以口哨声指挥鸟雀,如心使手,让战天风颇为叹服,而战天风烤野兔的手艺则让凤飞飞两个讚不绝口,战天风一得意,差点打出了天厨星的招牌,幸亏收口及时,不过凤飞飞两个先入为主,已认定他是虫堂香主,并不动疑。

      吃着野兔,一队漆黑的的鸟飞了过来,大约有十七八只,模样儿和九鬼门的鬼灵几乎一模一样,战天风乍一眼看到,还只以为鬼灵又找上他了呢。

      这队黑鸟在凤飞飞左近落下,其中一只沖着凤飞飞啾啾叫了起来,凤飞飞嘴中吹出哨声,似乎是一应一答,应答几句,凤飞飞看向战天风,道:「战香主,邹师伯在铜城北面三十里的百花穀里布下天蜂大阵,应对关易武的挑战,双方约定,关易武破得了阵,蜂堂三处铜矿尽归关易武,蜂堂并迁出铜城,若破不了阵,关易武永世不得踏入铜城一步。」

      凤飞飞这些消息,显然就是这只黑鸟刚才稟报的,这种黑鸟并没有九鬼门鬼灵的那种灵力,却同样能将看到听到的消息尽数传回来,战天风大是惊奇。

      「乍听上去好象也还公平啊。」战天风惊奇于这黑鸟的奇能,见凤飞飞望着他,便有口无心的回应。

      他这话可叫凤飞飞恼了,凤眉一竖,道:「什幺叫公平,铜矿本来就是蜂堂的产业,凭什幺要拿来和关易武赌,明摆着是关易武借一钱会的势力压人,逼得邹师伯不得不这样嘛。」

      看她恼了,战天风才回过神来,连忙点头:「对,是这话,太欺负人了。」心念一转,道:「不过邹师伯的巨蜂厉害得很,关易武即便有一钱会撑腰,想破蜂堂的巨蜂只怕也不是那幺容易吧。」

      「难说。」一边的米安摇头:「关易武即然敢赌,自有所恃,一钱会名列三大黑帮之一,会中好手如云,更不可小视。」

      「也是。」战天风点头。

      「你两个这是什幺话。」凤飞飞目射寒光:「即便一钱会了得,难道我们就任由他欺负了吗,只要我们灵羽六翼齐心,他一钱会便有翻天覆地之能,我们也是绝对不怕。」

      「那是那是。」米安慌忙陪笑点头,战天风看了好笑,便也跟着点头:「那是那是。」

      他这个样子却把凤飞飞逗笑了,娇嗔的瞪他一眼道:「战香主,你堂堂香主,可别跟我家这个学。」

      「跟我学怎幺了。」米安装出一脸委屈的样子:「老婆要打,自己下跪,这样的好老公还要不得啊?」

      战天风大笑,凤飞飞俏脸晕红,瞪一眼米安,嗔道:「别贫了,走吧。」吹一声口哨,那些黑鸟当先飞了出去。

      凤飞飞的双凤飞了过来,凤飞飞骑了一只,看向战天风道:「战香主,想不想试试乘鸟遨游的滋味?」

      战天风还确实想试试,不过扫一眼边上的米安,却道:「好啊,不过我可不想拆散你们夫妻俩,我坐米安的妒鸟吧。」

      米安果然大喜,叫道:「我的小美坐上去又快又稳,包你舒服。」吹一声口哨,妒鸟中那只雌鸟飞了过来,战天风飞身坐上鸟背,如坐锦垫,果然是十分舒服,见那只雄鸟跟在边上,问米安道:「这雌鸟叫小美吗?雄鸟呢。」

      「叫光头。」米安一笑。

      「光头?」战天风看着雄鸟光秃秃的头顶,不由大笑。

      「就他取的名字也不相同。」凤飞飞哼了一声。

      「你坐的是小凤,那只呢?」战天风指了米安坐的那只问。

      「叫大凰。」凤飞飞看一眼自己的宝贝鸟儿,一脸的爱怜横溢,道:「它们是一对,凤凰嘛。」

      「原来真是传说中的凤凰。」战天风暗暗点头,想到刚才的黑鸟,道:「你那些黑鸟做探子一流呢,却又叫什幺名字?」

  • 名称:再不斩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0:4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