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罪师超清

      邓玉星本来自重身份,不愿出剑,这时眼见盛豔几个久攻不下,恼了,哼一声,飞身拨剑,疾刺肖劲空,他功力已到一流之境,这一加入战团,情势立变,肖劲空三个全然处于守势,再莫想递出招去,而边上的五柳庄弟子在七花会的围攻下,也是不时倒下,五柳庄已处于全盘的败势。

      「玩虫的底已经出来了,该我动手了。」战天风看出情势不妙,反手拨锅,心下转念:「要暗算了文玉梅或邓玉星这两人中的一个,才能扭转情势,不过这两人都是一流高手,还真有点难了。」

      在他转念间,柳轻烟突地遇险,盛豔一剑直击,中途变招,忽然斜击柳轻烟左肩,这一剑辛辣阴狠,柳轻烟避无可避,眼见便要伤在盛豔剑下,一直在邓玉星重压下的肖劲空霍地后退一步,他手中剑空不出来,左手反肘回击,竟恍似肘上生了眼睛般,一肘撞在盛豔剑上,虽然手肘给盛豔长剑划破,却总算险之又险的替柳轻烟挡开了这一剑。

      谢清竹一直盯着斗场,眼见柳轻烟遇险,厉叫一声:「师妹。」左手捏诀,额前现出肉洞,本命神虫放出,同时身子急掠而起,连人带虫扑向盛豔,不过他身到中途,柳轻烟已然脱险,但看到他飞扑过来,却是又惊又喜,叫道:「三师兄,你——。」

      「我们死在一起吧。」眼见柳轻烟无事,谢清竹惊喜之下,却下定了同生共死的决心,左手捏诀,额前肉洞中一股血箭射出,射在自己的本命神虫身上,那虫子受了他血箭,身子又大了一圈,发出嗡嗡的叫声,盛豔几个对他虫子心存忌惮,便是邓玉星也不敢轻忽,让他沖进了圈子,到了柳轻烟身侧。

      眼见谢清竹不顾一切沖到自己身边,柳轻烟又惊又喜又有些担心,口中叫:「三师兄。」眼睛却瞟一眼肖劲空。

      谢清竹见她看向肖劲空,眼光便也看向肖劲空,肖劲空感受到他两个眼光,扭转头与两人对视一眼,惨然一笑,道:「大家伙死做一堆吧。」

      谢清竹两个看着他眼睛,同时明白了他摒弃恩怨生死与共的心意,柳轻烟转眼看向谢清竹,点头道:「是,不论如何,便是进了鬼门关,我们也永远是师兄妹。」

      谢清竹一点头,霍地回身,看了盛豔几个一脸激愤道:「要我师兄妹死,你们也要付出代价。」连人带虫向盛豔撞去,盛豔怕了他头顶虫子,不敢阻拦,给他直沖出去,扑向文玉梅背后,邓玉星又惊又怒,急叫道:「师姐小心。」

      文玉梅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不要邓玉星提醒也知道谢清竹连人带虫扑了过来,长剑一晃,剑光暴涨,将那三虫逼将开去,三虫一退,她霍地回身,一剑刺向谢清竹的虫子,那虫子十分灵性,文玉梅一回剑,它立即斜飞上去,中途忽地左拐,再忽地右拐,文玉梅剑法虽然了得,竟是截它不住,给它绕到身侧,急晃身再要拦截时,谢清竹厉叱声起,那虫子口一张,血箭射出,肖劲空那三虫同时急迎上来,血箭正射在肖劲空的本命神虫上。

      先前三虫对敌,都是肖劲空的虫子在前面,另两虫随在左右两翼交叉掩护,这时一接上谢清竹本命神虫的红丝,四虫忽地齐出异啸,随即以一种奇怪的线路飞动起来,不再是一前两后,而是互相交错穿插着前进,每一条虫子都是时而上时而下时而左时而右,看得人眼花缭乱,它们穿插的速度又快,若是那眼神不好的,根本就休想看清它们是怎幺飞动的,而它们身上的红丝更布成一张红网,恐怖之极的罩过来。

      文玉梅拦在四虫前面,她性子坚韧强悍,虽见四虫来势猛恶,却毫不畏惧,剑光一炸,迎向四虫,她长剑炸出的剑圈足有丈许大小,但四虫四面一分,忽地形成一张数丈方圆的红网,向她疾网过来,她的剑圈虽然威势迫人,身子却已是陷在四虫红网中。

      文玉梅吃了一惊,急晃身退开,四虫不受阻拦,刹时沖到谢清竹面前,谢清竹长剑一回,领着四虫便向肖劲空这面沖去,邓玉星几个虽一齐出剑相拦,但四虫彼此穿插,身法飘忽,邓玉星几个长剑根本刺不着四虫,而四虫的红网却是漫天盖地的网过来,邓玉星几个畏惧红网,只得闪身退开,谢清竹四个重又会合,四虫自也到了四人顶上。

      一加上谢清竹的本命神虫,威力竟是大了这幺多,战天风一时都看得呆了,握着煮天锅的手又松了开来,想:「原来多一条虫,威力要大这幺多的,我且不忙出手,倒要看看那泼妇怎幺对付这四条虫儿。」

      文玉梅一退複回,盯着飞舞的四虫,眼中射出厉光,喝道:「四面合围,本命神虫不能持久,拖死它们就是,盛豔,你将其他人斩尽杀绝。」

      盛豔应一声是,抽身退出圈子,指挥徒众围杀五柳庄弟子,文玉梅邓玉星则在冷香曾媚娘的辅助下将肖劲空四人四虫围得死死的,四虫威力虽大,但文玉梅以阵法之术应对,避实击虚,虫往东飞,东面退而西面攻,虫往西沖,则西退而东攻,避开虫,却死死的缠住肖劲空四个。

      她这战法十分管用,四虫虽左沖右突所向披糜,但柳轻烟谢清竹几个功力实在太低,文玉梅又有邓玉星做帮手,始终将肖劲空四个缠得死死的,脱不了身,而週边弟子在盛豔指挥的七花会大批弟子围杀下,也是越打越少,惨呼声不绝。

      「情况又不妙了,看来我还是得插手。」战天风反手又去摸煮天锅,手一动,忽地记起怀中的玉葫芦,还有当日盛豔说的不要让五虫聚会的话,心下嘀咕:「四虫的威力远大于三虫,小小几条虫子,竟可挡住两把一流高手,那五虫呢,五虫会怎幺样?」他从来手脚飞快,念头才起,早伸手把玉葫芦掏了出来,更顺手揭掉了盖子。

      盖子一开,夏淩峰那小虫子爬了出来,展展翅膀,飞了起来,却并不迎风变大,也不向斗场中飞,而只是在战天风头顶盘旋。

      「你帮忙啊。」战天风挥手,摆一个赶苍蝇的架势,连着赶了几下:「你倒是去帮忙啊,围着我转什幺?我又不是臭鸡蛋,不要你嗡嗡的围着转。」

      但那虫子根本不他的话,总是在他头顶盘旋着,不肯飞去助战,战天风没了办法,突地想到肖劲空几个放虫时,都从额前肉洞里喷血箭出来的事,想:「难道这虫子是要吸血,可我脑袋上没洞啊,我脑袋上要有这幺大一个洞,那就是死人了,这却如何是好,却不知其它地方的血要不要得。」想着举起手放到嘴边,要咬破手指喷口血到那虫子身上,手放到嘴里,一咬,又怕疼起来,心下便嘀咕了:「也不知行不行,若是不行,白咬一口可划不来,又疼死个人。」

      不过这个念头只是一转,还是一口咬了下去,咬破了皮,自己先啊呀叫了一声,再猛力一吸,随即一口血对着那虫子喷了过去。

      一沾到战天风的血,那虫子嗡的一声叫,果然就迎风暴长,但最怪异的,是战天风脑中突地现出幻影,却是夏淩峰,抱拳道:「多谢战兄相助,战兄大德,夏淩峰没齿不忘。」

      夏淩峰说得诚挚无比,战天风猝然之间,却差点吓一跟头,脑中电闪,冲口叫道:「有鬼。」

      「战兄莫怕,我不是鬼。」夏淩峰的幻影叫道:「现在和战兄说话的,只是我寄在本命神虫身上的一点灵光而已。」

      ——半小时后会再更新一次

  • 名称:灭罪师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48:4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