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装超清

      慕伤仁看玄信发呆,连叫两声:「天子,天子。」

      玄信这才醒悟过来,转开眼光,却仍是神不守舍,一眼看到马横刀,叫道:「马大侠。」叫了这一声,眼光却又溜回白云裳脸上,道:「这位是——?」

      他先前听到传国玉玺,狂喜之下衣服也来不及穿好,而这会儿竟然把这事给忘了,马横刀也是暗自摇头,道:「稟天子,这位是白衣庵的白云裳小姐。」

      「阿弥陀佛。」白云裳合什为礼:「白云裳见过天子。」

      这些日子,白云裳对着战天风马横刀壶七公几个,一直都没运观云心法,本想对着玄信也不运观云心法,此时失望之下,眼光微凛,运起了观云心法,玄信心中立时生出奇异的感觉,面前的白云裳无比高贵无比庄严,他膝盖不由自主的就是一阵发软,只想俯身拜倒。

      马横刀眼光如电,玄信神情一变,他立知不对,急运玄功,隔断玄信看向白云裳的眼光,同时传音道:「白小姐。」

      白云裳虽从小在佛门中长大,但并不是出家人,照理见了玄信要行叩拜之礼,这会儿她以佛礼避过也就罢了,再要弄得玄信对她下拜,那就太过份了。

      白云裳明白马横刀的意思,微微一笑,垂下眼光,她的观云心法虽然了得,但别人只要不与她的眼光对视,心神也就不至于太受影响。

      她垂下眼光,玄信心神才稍稍甯定,马横刀又给玄信介绍壶七公战天风两个,战天风听马横刀说过,说玄信待他特别不同,不但特别亲厚,更特旨他见驾不拜,所以他可以不拜,但战天风壶七公这些人见了天子是要拜的,然而此时战天风对玄信大大的看不入眼,不想拜了,他却巧,见玄信眼光看过来,却也双掌合什,道:「阿弥托佛,贫僧现为佛印寺方丈,战天风只是俗家名字,昨天起就没用了。」

      马横刀没想到他会来上这幺一怪招,哭笑不得,白云裳却是抿嘴一笑。

      壶七公则是暗骂:「臭小子,倒会弄巧。」抱了老拳向天一拱,道:「草民不是和尚,搬不来佛礼,只是前夜得了风湿,膝盖突然就硬了,失礼之处,天子莫怪。」

      其实他这一拱,还是沖着马横刀的面子,否则怕就是白眼向天了。

      好在玄信这一年多来栽多了跟斗,倒不在乎这个,忙道:「各位都是江湖异人,便与马大侠一样,孤待马大侠,便是视为兄长的,对了马大侠,你真的取了传国玉玺回来了吗?」到这会儿,他终于又想起传国玉玺了。

      「是。」马横刀点头,从怀中取出传国玉玺,双手奉上。

      除了战天风白云裳壶七公三个,殿中所有人的眼光全落在马横刀手上,玄信更是眼光大亮,双手稟抖着接过传国玉玺,打开黄绸,一眼看见,猛一下就紧紧的抱在了怀里,颤声叫道:「是传国玉玺,传国玉玺终于又回来了。」激动之极,双膝一软,忽地对着马横刀拜倒,叫道:「马大侠,孤真的不知道要怎幺谢你,历代天子在天有灵,同感大德啊。」说着号啕大哭。

      马横刀没想到他竟会下拜,大吃一惊,慌忙扶起,急道:「此乃天子洪福,臣只是略效微劳,不敢居功。」

      传国玉玺本来是永乐公主托战天风带回来的,但战天风中间又做了把假天子,这会儿马横刀不能细说,所以乾脆暂时一字不提。

      玄信哭了一会,随后就热闹了,即刻命人请吴喜来,当夜便写了诏书贴在了城门口,诏书的内容是感谢天地先王的意思,其实也就是高兴的,传国玉玺回来了嘛。

      战天风看了撇嘴,但并不是天下所有的人都和他一样,听得传国玉玺回来,诏书上盖上真印,几乎是合城的人都来看,虽然禁军围着不能近看,但远远的看到诏书上所盖印文发出的熠熠紫光,无不高呼万岁,倒头下拜,城中同时鞭炮声不绝,闹了一夜。

      听着满城的鞭炮声,马横刀心中感概,对白云裳道:「战争比瘟疫更可怕,民心思安啊。」

      「是。」白云裳点头,眼光与马横刀对视,道:「马大侠放心,云裳将会动员佛门的力量,竭力相助天子,消弥战乱。」

      马横刀知道,白云裳在见了玄信后很失望,尤其是有了战天风这个对比,他怕白云裳改主意,所以这幺说,但他的担心还是多余了,白云裳对玄信确实很失望,但她是个有大定力大智慧的女孩子,识得大体,并不会因一时的好恶而改变心志。

      她当然也明白马横刀的担心,所以才明言承诺。

      四目对视,两人心意相通,眼光中却都有几分无奈。

      「他狗大爷的,一通鞭炮,把狗都吓得躲起来了,不过总算给我弄到一只。」战天风突然越墙进来,手里倒提着一只死狗,沖着马横刀一晃:「马大哥,有狗肉吃了。」

      「我也要吃。」白云裳忽地击掌欢叫,仙子般的脸上,竟然露出馋象,战天风看了一呆,大喜道:「当然。」把那狗举起来,对着狗眼道:「狗兄啊,不对,狗弟啊,有仙口光顾你的肉,你虽死犹荣呢。」

      「什幺呀。」白云裳娇嗔的横他一眼,却是咯咯娇笑,马横刀则是哈哈大笑。

      「两位稍等,半个时辰后就得。」战天风一溜烟去了御厨房。

      「这样的一个人。」看着他的背影,白云裳微微摇头,眼光里满是柔情。

      马横刀明白她刚才略为失态的欢呼,更明白她这时眼光中的意思,那是一种欠疚。

      但马横刀自己何尝不是这种想法。

      老天爷不公平啊!

      闹了一夜的洗马城,在第二天并没有平静下来,朝中先热议了半天,玄信随即不停的写诏,传给各地的诸候王,快马疾驰的声音便在城中不停的响起。

      战天风倒象个没事人,夜里喝醉了,到午间醒来,睁开眼第一件事便又琢磨上了城里的狗,壶七公昨夜贪嘴吃得太多,刚好有些伤胃,听了他这话,伸手便给了他一暴粟:「大热的天,是吃狗的时候吗?」

      「那呆会晚上你不吃不就行了?」战天风捂着头。

      「我要吃。」壶七公鼓眼:「但吃了不舒服就要揍你。」

      「世上哪有你这幺不讲理的。」战天风气死,马横刀白云裳哈哈大笑。

      白云裳笑容微收,道:「今天不能再吃了,我得去东海会见佛门三大长老。」她看向马横刀,道:「传国玉玺回归,大位已定,佛门将全力支持天子。」

      马横刀大喜道:「这样最好了,现在因为枯闻夫人支持归燕国假天子,七大玄门举棋不定,但若佛门放言支持天子,以佛门在江湖尤其是各诸候国的影响力,将给天子造出极大的声势。」

      战天风听说白云裳要走,有些捨不得,但知道白云裳要做的是正事,也不能阻拦,道:「那就饶了洗马城里的狗命好了。」

      白云裳抿嘴一笑,道:「是暂寄狗命吧,我想到年底的时候,大局可能就稳定下来了,那时正是吃狗的好季节。」

      「一言为定。」战天风又开心了。

      壶七公道:「我也有点子事,先走一步。」

      「你又有什幺事?」战天风转头看他。虽然壶七公有时很不给他面子,但和壶七公打打闹闹,也挺有趣的,战天风倒愿意和壶七公混。

      谁知壶七公却大不领情,眼一翻:「干你什幺事?」

      战天风咽气,咬牙恨声道:「下次我煮狗肉时,没吃到可别怪我。」

      壶七公嘿嘿笑:「你小子一煮狗肉,老夫千里外也能闻着,绝不会错过的。」

  • 名称:变装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38:4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