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离超清

      这样的战天风,就是邻家的孩子,太常见,也太不起眼。

      但就在不久前,他们却见识了另一个战天风,精明厉害,灵变百出,杀伐决断,气吞龙虎,守西风城时想出的什幺椒粉计烧酒计还只是让人觉得他有点鬼聪明,到葫芦峡外那一战,用计之奇,思虑之远,谋划之深,那便不是小聪明了,直有神鬼莫测之机,惊天地动之智,便是到了白云裳马横刀这种修为,又是亲眼看着他施计,到最后一战功成,再前后一想,仍是不自觉的心神震动。

      事实上白云裳和马横刀后来又有一场对话,说的便是葫芦峡外这一战,但却各自只说了一句话。

      当时月明如水,马横刀在一气灌下半葫芦酒后,概然长歎:「战兄弟这一击,其势险,节短,迅疾若雷,敌不及掩耳便已一败涂地,深合刀道神髓,他若用刀,必成天下第一刀法大家。」

      白云裳轻轻点头,道:「我不懂兵法,但曾闻兵家有言,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风弟引敌于绝地而击之,事先谋划,如水银泻地,全然无迹可寻,此真善攻善守者也,当真可敬可畏。」

      战天风并不知道两人心中感概,只偷眼看到马横刀两个笑,以为笑他出丑呢,可就恼羞成怒,暗骂壶七公:「死老狐狸,骚老狐狸,知道十八小鬼迎客很了不起吗,小鬼迎什幺?不就迎的你这老鬼。」

      这时前面现出一座极高的山峰,半山腰已是云气缭绕,云中异鸟飞翔,有若仙境,山中屋宇连绵,看似淩乱,却又隐含玄机,战天风大致一看,立时明白九鬼门建筑虽是依山势而筑,其实与天上北斗七星遥相呼应,当下往北极星位看去,见云气掩印中,一座宅子,画角飞椽,极具气势。

      「鬼丫头一家,必是住在这宅子里。」战天风心下嘀咕,刚才输给了壶七公,大不服气,一时便想到个让壶七公出丑的法子,看了壶七公道:「七公,我听说贼眼最利,你是天下第一神偷,那你能不能看出来,鬼瑶儿一家住在这山中的什幺地方?」

      「想考校老夫?」壶七公斜眼看着他,大大的哼了一声:「小子哎,我知道你从天困星身上挖了点东西过来,但想考校老夫,却还差得远,你要知道,我天鼠一门,于阵法消息机关之学,绝不在天困星之下。」

      他这一说,战天风刹时醒悟:「是啊,象老狐狸这种专业大偷,必然精通阵法机关之学,才能进有阵法机关防护的地方去偷东西。」一时傻眼,却犹不甘心,道:「光嘴上吹不抵用,你到说说看,鬼丫头一家住哪儿啊。」

      「不死心是吧。」壶七公冷笑:「老夫便让你死心。」说着向北极星位那宅子一指,道:「鬼狂一家老小,便住那宅子里,下面住的都是下属,成七星拱卫之势,怎幺样,服了吧,那老夫再说个绝的,老夫还知道你的鬼老婆的香闺在哪儿,并且告诉你个更绝的,老夫早在十六年前,便看过你鬼老婆的小屁股。」

      「什幺?」战天风大吃一惊:「你摸进过九鬼门?」

      「这有什幺大惊小怪的。」壶七公洋洋得意:「何止九鬼门,天下所有名门大派的机要重地,老夫全进去过,要不你以为天鼠星是白叫的啊。」他说得得意,说完了才想起白云裳在边上,忙道:「不过白衣庵没进去过,白衣庵里净尼姑,老夫进去不方便。」

      「是吗?」白云裳忽地扭头,笑道:「十三年前净心岩下,清风明月,步步生莲,壶老不记得了。」

      壶七公大吃一惊,眼中闪烁不定:「原来那夜白小姐发现了老夫?难怪我说怎幺这幺怪,那干岩下面,又无水又无泥,如何就生得莲花出。」

      「不是我。」白云裳微笑摇头:「是师父。」

      「原来是清风神尼。」壶七公一脸惊歎:「白衣庵领袖佛门,果然名不虚传。」

      「服了吧。」战天风抚掌大笑。

      「服了服了。」壶七公点头,眼中却溜过一缕诡笑,战天风一眼瞟见,可就大大起疑:「老狐狸眼中有鬼,难道他还是溜进去过。」

      他猜得没错,壶七公那夜见到步步生莲的异象后,知道给白衣庵高手发觉了,退了出来,但他一生不肯服人,进不了白衣庵,怎幺也不甘心,一年后找个机会又去,却给他溜了进去,偷了白衣庵中供奉的白衣观音手中的一挂念珠出来。别人或许会奇怪,好不容易进得白衣庵,怎幺只偷一挂念珠,却不知道壶七公偷遍天下,再奇异的东西在他眼里也已毫不稀奇,他进白衣庵,不是要偷白衣庵什幺东西,只是要证明他有本事进得了白衣庵,如此而已,虽然他进白衣庵偷了东西出来的事其实也是不敢公开宣扬的,但他自个儿可以偷着乐啊,进其它门派重地也是一样。

      战天风看出壶七公有鬼,还想逼问,忽闻弦乐声起,同时听得鬼迎风道:「门主在鬼宅接待贵客,三十年来还是第一次,足显贵客的尊荣。」

      战天风抬眼看去,果见鬼迎风径直将他们领到了鬼狂所居的那宅子前,宅子依岭而筑,其势若抱,山左一条山溪,直泻而下,宅前是大片的空地,宅右有山道蜿蜒向下。

      鬼狂背手站在宅前空地上,仍是一副书生打扮,背后站着吊靴鬼,倒是不见鬼瑶儿。

      看到战天风几个近身,鬼狂一抱拳,脸带微笑,道:「白小姐,马大侠,壶公,三位可是大贵客啊,三位光临,九鬼门蓬荜生辉。」

      白云裳三个忙抱拳还礼,忙称不敢,战天风听鬼狂不提他名字,大是不爽,也只得跟着抱拳,鬼狂却看向他道:「战小子也是贵客,不过你是沾了白小姐三位的光,否则你今日还进不了九鬼门。」

      「领情领情。」战天风抱拳,心下却暗叫:「本大追风一世不进你的鬼门最好。」

      「但你怎幺来了东土,不是听说雪狼国进攻西风国吗,难道西风城已被打破,西风国竟是亡国了吗?」他探询的看着战天风眼睛。

      战天风却给他这话问得一愣,因为他一直以为自己是受着九鬼门严密盯视的,但现在听鬼狂的话,竟似对他这些日子的事全不知情,这也太奇怪了,他却不知道,鬼瑶儿早已下令撤回所有盯视他的人手,他大显威风打败雪狼王,鬼瑶儿还真不知道。鬼狂虽觉得战天风有传国玉玺在手,可以好好利用一下,但到底女儿为重,鬼瑶儿即不愿意,他便也彻底放弃了先前的打算。

      见他发愣,鬼狂还以为自己猜对了呢,当着白云裳马横刀的面,他倒也不好太让战天风难堪,虽然他这会儿非常恼恨战天风,转身领路,带白云裳几个进宅。

      到厅中分宾主坐下,马横刀单刀直入,向鬼狂一抱拳:「门主,我几个无事不登三宝殿,乃是有事相求。」

      鬼狂其实已大致猜到马横刀几个带了战天风上门来的意思,却也一抱拳,道:「马大侠有话儘管说,不必多礼,都是江湖同道,但凡我九鬼门能够尽得上力的,鬼某自然无有不允。」

  • 名称:迷离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17:4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