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万个冷笑话第一季超清

      而说到回归天安,战天风却突地想到个主意,道:「对了,我也可以借这个脱身啊,就对逸参他们说,打仗劳民伤财,所以先不要拥兵进关,只我一个人先入关去,说服红雪归燕净海几国就是,这样我就可以成功脱身而他们又不会生疑了,而且玄信接印后也有好处,逸参他们只以为玄信是我啊,自然臣服。」

      「你一个人入关去说服红雪诸国?这话西风王他们不会信的。」马横刀想了一想,摇头。

      「我自然会说得他们信。」战天风笑:「他们最多是以担心我的安全为名吧,但我只要抬出你和云裳姐的大牌子,他们绝对再没有话说。」

      马横刀呵呵一笑:「那你试一下吧,不过要等雪狼王那边的信,该还有几天。」

      但战天风哪里等得及,第二天上朝就把这个想法说了,诸王果然一齐反对,理由自然都是担心战天风的安危,但等战天风抬出白云裳马横刀两张王牌,再加上他自己有玄功的事也尽人皆知,便无人再吱声了,战天风再把拥兵入关万一红雪等国不服引起战争会伤及百姓的大帽子一压,诸王一齐拜服,再无异议。

      战天风担心雪狼王反复,其实雪狼王更担心战天风翻脸,去势如风,一天半时间便到了西风城外,反倒是后面跟着的鲜于诚迟到了一天,再报回来又花了一天,所以迟了。

      这日战天风得报雪狼兵全部出了西口城,再无担心,当下便在朝中宣布第二天要去东土,这是定议,诸王无非齐祝圣天子到处,关内诸王畏威服德,到是苏晨在朝堂上就差点落下泪来,晚间抱着战天风,只恨不能将身子化在战天风身上,战天风好言安慰,反复保证只要一摆平鬼瑶儿,立即赶回来,好不容易才哄得苏晨破涕为笑。

      第二天一早,战天风几个起行,诸王拜别,苏晨还是当场落下泪来,不过这会儿战天风也不好再劝得她了,深看她一眼,转身飞掠,白云裳几个随后跟上。

      途中马横刀道:「我们先去九鬼门,了结了战兄弟的事再说。」

      战天风知道他的意思,因为若是送了传国玉玺回去,马横刀就要呆在玄信身边,不大有时间抽身出来管他的事了,当下点头,却道:「只是不知道九鬼门的老巢在什幺地方。」不过话一出口他就想到,象九鬼门这样的大帮会,总堂不会是秘不示人的,他不知道,但马横刀几个一定都知道,果然马横刀开口道:「九鬼门总堂就在阴山背后,我虽然没去过,但大致地点知道。」说着他看向壶七公,壶七公点头:「我去过两次。」

      战天风却叫道:「阴山?我可是听说阴间才有阴山啊。」

      「臭小子。」壶七公骂:「阴山若在阴间,那老夫岂非死过两回了。」

      「你老死而复活,阎罗王也拿你老无可奈何,那是本事啊。」战天风笑。

      白云裳轻笑,道:「阴山在腾龙江西面,方圆三百余里,恶鬼江贯穿山中,与腾龙江相接,最初是天子封给华阴国的,但九鬼门势大,华阴国一直管不着,历代华阴王对九鬼门都是敬鬼神而远之,官家势力从来也不敢进入,阴山几乎就成了九鬼门的后花园了。」

      「这幺厉害。」战天风咋舌:「那鬼狂老儿在阴山,岂非就是国王一样?」

      「你小子今天才知道啊。」壶七公翻眼:「要不你以为鬼瑶儿凭什幺那幺傲,鬼丫头只是没有公主的名号,但在阴山一带,她就是公主,再加上九鬼门的江湖地位,她可是真正的天之娇女呢,怎幺样小子,还是再加把劲,过了那九关,把鬼瑶儿娶到手吧,好多着呢。」

      「哈。」战天风冷笑一声:「我连天子宝座都不放在眼里,哪在乎九鬼门那点子势力。」

      他牛皮哄哄的,马横刀几个一时都笑了。

      飞掠不止一日,到了阴山,但见山势连绵,郁郁葱葱,山顶上大虫作吼,溪涧旁异鸟翩翩,也颇有几分胜景。

      战天风听得这山便是阴山,顿时就怪叫一声:「怪道老觉得这山阴气沉沉的,原来这就是阴山了。」

      马横刀大笑,白云裳摇头,壶七公翻起白眼:「你小子小心了,鬼叫鬼叫的,小心招出鬼来。」

      话未落音,忽地有声音传来:「是何人敢擅闯山门?」这声音飘飘缈缈,不象人声,倒像是九幽中飘出的一股阴风。

      战天风咋舌:「还真招出鬼来了,七公啊,你老可以到街头摆卦摊了,如此神算,包你发财。」

      「那是。」壶七公昂然点头。

      几人一齐往声音来处看去,但见一缕青气飘来,霍地现出人身,乃是一个中年汉子,作书生打扮,从头到脚一色青,手中更摇了一把青摺扇,两眼中幽光闪烁,打量着战天风几个。

      他这幺由气化人,再加上这一色青,真如大白天恶鬼现形一般,但这只好瞒一般人,这一般人是什幺人呢,哈,也就是战天风吧,如白云裳马横刀,自然能一眼看透这人身子是藏在那青气里,便如鸟藏在云里一般,而壶七公功力虽然不比战天风高,但老偷儿的经验,一百个战天风也比不上,自然也是一眼看穿。

      因此战天风又是一声怪叫:「你不会真是个鬼吧。」

      但那书生一眼看清战天风四个,却是神色一凛,急把摺扇往领后一插,恭恭敬敬的抱拳道:「白小姐,马大侠,天鼠星壶老,姑爷,小生接客鬼鬼迎风,恭迎四位。」又对战天风一抱拳,恭敬的道:「回姑爷,小生是人不是鬼,不知姑爷与贵客光临,多有贻慢,还望姑爷恕罪。」说着扭头,对着身后吱吱溜溜发出一串声音,以前战天风半夜饿醒,听到老鼠吱吱叫,就是他这种声音,其声尖利,远远传了出去,战天风听不懂他在叫些什幺,不过想来是报信的意思。

      鬼迎风回头,果然便道:「小生已急报门主,诸位请随小生来。」说着做个请的手势,侧身在前面引路。

      「迎客的居然叫什幺接客鬼,还真是有风格呢。」战天风嘀咕一声。

      壶七公沖他咧嘴一笑:「你叫战天风,接客鬼偏就叫鬼迎风,可见姻缘天作定,半点不由人,小子哎,回心转意吧。」

      「你老饶了我吧。」战天风齧牙裂嘴,一脸要吃人肉的样子。

      掠出十余里,前面迎来两名童男童女,都是八九岁年纪,眉清目秀,各提一个花蓝,迎住施礼道:「恭迎贵客。」随即提了花蓝在前引路,再掠出十里,又是一对童男童女,和前面这对一样装扮,一样声口,前前后后,共有九对童男童女来迎。

      战天风不明白,皱眉道:「这些小童子搞什幺,要迎客就一起来嘛,前前后后拖三拉四的,看来九鬼门的门规可不怎幺样。」

      「你别笑死老夫了吧。」壶七公翻眼:「这叫十八小鬼迎客,乃是九鬼门迎接贵客最隆重的礼节,却说什幺拖三拉四,也只有你这种不学无术的家伙才说得出口。」

      战天风这丑出得大,一时有点哽气,白云裳马横刀不免相视偷笑,心下却都有点感概,这会儿的战天风,正是他们最熟悉的那个战天风,这个战天风象个孩子,有些爱吹牛皮,爱不懂装懂,有些油滑但不太坏,有些轻浮但不至于太让人讨厌,喜欢他的人会觉得跟他在一起很轻鬆很搞笑,不喜欢他的人则不会太把他放在眼里。

  • 名称:十万个冷笑话第一季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5:4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