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王驾到超清

      战天风悄悄的退出庄去,庄边有一口塘,柳枝低垂,战天风在塘边柳树下坐了下来,不知如何就想起了苏晨,心中想:「还好,我的晨姐只爱我一个人,肖老大他们三个,便是到了鬼门关,也是扯不清呢。」

      发了半天呆,天渐渐亮了,战天风又飞掠回庄中,肖劲空还是先前那个姿势,紧紧的抱着柳轻烟,战天风叫了两声:「肖庄主,肖庄主。」

      肖劲空一动不动,战天风心中黯然,知道肖劲空已是死了,念了声佛号:「阿弥托佛,也好,几个人一起走,奈何桥上倒也热闹呢。」

      取了火,先从庄中烧起,再退出来,抱了柴,四面也点燃了,一时将座五柳庄烧成了火焰庄。

      「诸位,不论成仙成鬼,总之都托佛吧,兄弟我可走了。」战天风对着大火作一个无名揖,飞身掠起,回洗马城来。

      回到城中,午后了,马横刀见了他笑道:「怎幺样,在哪家酒楼高就啊?」

      「没有。」战天风摇头:「大师傅没当成,给人追杀一阵,碰上了件怪事,马大哥,你听说过万异门没有?」

      「万异门?」马横刀有些讶异的看着他:「你撞上万异门中人了?」

      「你先别问这个。」一听马横刀好象知道,战天风急不可耐了,道:「你先告诉我万异门的事吧,其它的我呆会告诉你。」

      马横刀呵呵一笑,点点头,道:「万异门的事,我知道的也不多。」略一凝神,道:「万异门是江湖中最独特的一个门派,不属白道,也不能算黑道,若严格来说,他们几乎不算江湖中人,因为除非是不得已,他们根本不和江湖中人打交道,他们门中好象分为许多小的支派,有栽花的,有种草的,有放蜂的,有养鸟的,看上去,就像是一群遗世独立的风雅之士,与世无争,因此江湖上对他们的消息知道得也不多,我就只知道这幺个大概,就总体上来说,这些人不是坏人,但谁若惹了他们,他们会有一些稀奇古怪的报复方法,而且无止无休,十分的让人头疼。」说到这里他看向战天风,道:「你不是惹上了他们吧。」

      「不是我惹他们,是阴差阳错撞上了。」战天风说着把前后经过说了一遍,马横刀一听大怒:「七花会我也听说过,不择手段的扩张势力,原来又是枯闻夫人在后面弄鬼,简直岂有此理。」

      「七花会不存在了,只怕还要搭上个邓玉星。」战天风嘻嘻一笑,却又拍胸道:「五虫布下的飞丝天网,是他们脑中喷出的血牵成的,叫什幺夺命红绳,真的非常厉害,我就想不通,那玩意儿怎幺那幺毒。」

      马横刀想一想,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但万异门不重玄功,借重的就是天地间异类的力量,这些方面自然有他独到的长处。」

      「也是。」战天风点头:「虫堂除了肖老大,其他几个都只能勉强算做二流高手,便是肖老大也算不了一流高手。」

      「不知其它玩花的玩鸟的还有什幺古怪本事。」从马横刀嘴里多知道了一些万异门的事,战天风对万异越发有了兴趣,有些雀跃的道:「不过我跑一趟万异谷就全知道了。」

      马横刀看了他道:「兄弟要小心些,万异门的人不算坏人,但都有些怪,惹上了他们真的很麻烦的。」

      「放心好了。」战天风牛皮哄哄:「真刀真枪或许我还算不得一流高手,但若说玩古怪花样,嘿嘿,当世顶尖高手中绝对有我神锅大追风这一号人物。」

      马横刀呵呵而笑,他深知战天风的本事,诡计多端,花样百出,到也不太担心。

      到傍黑时分,战天风与马横刀道了别,先出城去,等太阳落山,取出玉葫芦,肖劲空的本命神虫飞出来,燕层云四个的虫子却没有动,战天风划破中指喷一股血到肖劲空的本命神虫身上,那虫子嗡的一声,战天风脑中忽地现出肖劲空的幻影,对他一抱拳道:「多谢战少侠,每日夜间请战少侠放我的本命神虫出来,神虫会给战少侠引路,战少侠只须隔三天给我一滴血便是。」

      「隔三天就要放血啊,你要是走得半年八个月,可怜我的瘦胳膊不就血干肉尽了。」战天风皱眉,不过这话没说出口,却想到一事,道:「奇怪,你灵魂儿寄在虫子上,应该在我眼前现身啊,怎幺会化成幻影出现在我脑子里,难道你的灵魂钻到我脑子里去了?」

      「不是不是。」肖劲空慌忙摇头:「我的一点灵光确实寄身在本命神虫上,但灵力有限,根本做不到白日显灵,之所以在战少侠脑中幻现,不是我钻进了少侠脑子里,而是因为我得了少侠的血,少侠因而感应到了我的一点阴灵而已。」

      「是这样。」战天风似懂非懂,却想到三星洞里天算星三个聚力显灵的事,想:「灵魂就算不灭,但想要白日显灵,一般人绝对是做不到,所以天算星师父三个才要三人合力,而肖老大就算借了我的血,也只能让我感应到他的阴灵,不能显魂。」

      见战天风点头,肖劲空幻影消失,盘旋的虫子嗡了一声,当先飞去,速度倒也不慢,战天风先以淩虚佛影跟着,跟得一段不耐烦了,把煮天锅取出来,一屁股坐在锅里,借锅遁跟着,遁得半夜,他差点都睡着了,好在煮天锅乃灵性之物,并不怕会跟丢。

      到天光微明,太阳出来时,那虫子不再前飞,肖劲空又在战天风脑中现出幻影,不过战天风现在知道了,不是肖劲空真的在他脑中现出幻影,而只是他感应到了肖劲空的灵光,就好比他听见一个熟人的声音而在脑子里显出那人的样子一样,当然,他这个理解不完全对,但也八九不离十了。

      肖劲空对战天风抱拳道:「战少侠,白天我阳气不足,不能飞了,劳你累了一夜,不好意思。」

      「那没事。」战天风取出玉葫芦让肖劲空的本命神虫进去,心下转念:「肖老大变成了虫,好象比先前客气多了呢。」

      以战天风现在的功力,等闲七八天不睡觉也没事,何况夜间借锅遁飞掠时还眯了一会儿呢,因此这会儿一点睡意没有,但没有肖劲空的本命神虫带路,战天风再有精神也走不了,只得歇着,他找了座小镇子,先吃了早餐,无事可做,在小镇上逛了两圈,也没什幺看的,见一面酒旗飘扬,突地就想:「听说酒量也是练出来的,反正没事做,我何不就练起来,免得七公那老狐狸老是笑我。」

      一时兴奋起来,拐脚进了酒楼,一拍桌子:「先拿两坛酒来打口干。」这话大,店小二吓一跟斗,战战兢兢抱了两坛酒来,又切了一盘熟牛肉。

      店子里客不多,店小二无事,躲在一边偷眼看战天风,到要看两坛酒打口干的酒神是个什幺样儿,看了小半个时辰,有客招呼转了个身,再回头突然不见了战天风身影,急慌慌四下乱找,却在桌子底下看见了战天风,醉瘫了,那小二还有点疑惑,抬头再看那两坛酒,可就笑翻了,两坛酒里,一坛根本没动,另一坛呢,倒是下去了一截,但那小二是打惯酒的,可以肯定,下去的那截子,最多不超过两斤酒。

      唉,没办法,战天风的酒量最大也就是这个样子了,那还是这店子里的酒水较谈,否则醉得更快。

      战天风一觉醒来,夕阳快要落山了,一缕余光从窗子射进来,让他有些发晕,一时不知自己到底在哪里了,坐起来摇了半天脑袋才想起在酒店喝酒的事,可先前是在酒店大堂里,这会儿却是在客房里,怎幺回事呢,不用说,自然是他喝醉了,小二扶他来房里睡下的。

  • 名称:坑王驾到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4:4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