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cious超清

      「原来是杀错了人,你大爷的,若非我还有几分本事,岂非就做了冤死鬼?」战天风跳脚大骂,却忽地心中一动:「这些家伙像是什幺黑道帮派,他们要杀的那什幺小贼不知是什幺人,本大追风好久没做大侠了,神锅大追风很有点名不符实呢,不如跟上去看看,若真是不平之事,便伸手管了,也落个侠名,若管不了,那就去请马大哥来,马大哥见我有这份心,自也高兴。」一时兴奋起来,起身要追,却又想:「不对,那红鼻子酒鬼功力不低,我若追得太近,只怕会给他发觉,但太远我的灵力可又锁不住,这却如何是好?」脑子急转,霍地有了主意:「对了,那耳聪目明汤我一直没用过,今儿个不妨来试试新。」急煮汤喝了。

      以战天风的功力,最多能感应到两三里外的灵力波动,而遁术飞掠是很快的,本来战天风已差不多感应不到酒糟鼻老者两个灵力的波动了,掠风声更早已完全听不到,但耳聪目明汤一下肚,耳朵忽地加倍灵醒,一下就听到了掠风声。

      「果然是宝汤。」战天风大喜,索性再等一会,直到酒糟鼻老者两个完全脱出他灵力的感应,这才掠身飞起,因为他感应不到酒糟鼻老者,酒糟鼻老者自也感应不到他,那就不会发现他在跟蹤了。

      战天风一直跟了小半个时辰,差不多有百余里了,前面酒糟鼻老者三个却仍在飞掠,战天风有些担心起来,因为一锅汤的效力只有半个时辰,又不能接着喝,若过了半个时辰酒糟鼻老者三个还不停下,他再追就有些冒险了。

      担着心,又跟了数十里,耳中掠风声渐有些模糊起来,显然汤力渐退,正着急,前面风声忽止,竟是落下地来。

      「运气这幺好?」战天风大喜,忙也收术落地,撤脚摸过去。

      耳聪目明汤还有几丝余力未退,所以战天风一路摸来,一路仍听着声音,只听那酒糟鼻老者道:「应果、吴小二请罪,请香主责罚。」

      「应果该是这老酒鬼的名字了,吴小二,哈,怪不得他扮店小二,还真是小二了。」战天风暗笑。

      却听一个女子声音道:「这事本座查过了,太过凑巧,那撞上来的小贼年纪身高都和夏淩峰差不多,又刚巧坐了那个位子,你们认错也在所难免,所以也不能太怪你们,只是那小贼的来历你们知道吗?」

      「属下无能,看不出来。」应果叫:「但身手极硬,溜得也快,是把硬手。」

      那女子哼了一声:「迟早要揪他出来,现在也不要急,夏淩峰,想好了没有,还想熬下去吗。」随着她的声音,猛地传来一个男子的长声惨叫,倒把战天风吓了一跳,暗叫:「这叫的该是那什幺夏淩峰了,看来在熬刑,却不知他是什幺人,这女子他们又是什幺人?」

      思忖间已摸到近前,翻上一个小山包,前面现出一条大河,河边泊着一艘船,一个女子坐在船头,后面站着两个丫头,这女子三十来岁年纪,瓜子脸,长相还不错,只是这会儿眉眼带煞,可就有些怕人了。

      应果和吴小二一左一右站在岸上,岸上数丈外的一株柳树上,绑着一个年轻人,旁边两条黑衣汉子兇神恶煞的叉手站着。

      那年轻人自然就是夏淩峰了,这时仍在不绝的惨叫着,身子痛苦的扭动,口鼻眼耳中都有血渗出来,也不知那女子在他身上动了什幺手脚,不过显然十分厉害。

      「看这女子,功力比那红鼻子老鬼酒强不到哪里去,单打独斗本大追风还真不怕她,但加上老酒鬼几个就要命了,现在去请马大哥也来不及,却如何是好。」战天风心下嘀咕,一时想不出主意。

      这时夏淩峰忽地一声惨叫,一口血狂喷出来,脑袋随即软软的搭了下去,不动了。

      边上一个黑衣汉子伸手过去试了一下他鼻息,对那女子稟道:「稟香主,这小子死了。」

      「这小贼倒也还硬朗。」那女子哼了一声:「死了就死了,我们本也没指望生擒他,只要杀得一个,破了他们的五虫聚会,那就稳操胜卷,而且会首好象还另有奇计,这小子无关紧要,把他尸体扔在河里,喂了鱼吧。」

      那两名黑衣汉子应命,将夏淩峰尸首解下来扔在了河里,应果吴小二等一齐上船,顺流而去。

      夏淩峰死得太快,战天风完全想不出办法,只有眼睁睁的看着那艘船离开,心下嘀咕:「这些家伙到底是什幺人?五虫聚会,好怪的名字,什幺意思?」

      乱想着,脑中忽地电光一闪:「对了啊,我的九死还魂汤加神仙钩不是可以让死人还阳一个时辰吗,捞他上来问清楚不就行了,真要是不平事,便去请了马大哥来助刀,扫平这些妖魔鬼怪。」

      看那船去远,奔出去,跳进河里,将夏淩峰尸体捞上来,先把肚子里水清空了,再煮一锅九死还魂汤,加一片神仙钩的叶子,灌进夏淩峰肚中,不多会,夏淩峰呻吟一声,竟就还过阳来,一睁眼,却就想要挣起来。

      战天风忙一把按住他,道:「不要动,害你的那些人走了,我是救你的人,我叫战天风,江湖人称神锅大追风的便是我了。」

      夏淩峰睁眼看得清了,果见只战天风一个,不动了,看了战天风道:「多谢战兄救命之恩。」

      「你先别谢。」战天风摇头:「你本来已经死了,我只是能让你还阳一个时辰,一个时辰后你还是要死,没办法,兄弟学艺不精,你多原谅了,呆会到了阎罗殿可别告我的状。」他这话有些搞笑,但他不是有意的,而是真的担心到了这一点,因为他突然想到了一句古话:阎王注定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而他用这个九死还魂汤多留人一个进辰,岂非存心和阎王爷做对,阎王爷若是知道生起气来,那还了得,所以先和夏淩峰打个招呼再说。

      夏淩峰听了他这话,哦了一声,道:「战兄放心。」

      战天风只能救活他一个时辰,他眼里却并没有失望之色,也并没有哀求战天风再想办法,他如此硬朗,战天风也暗暗点头,道:「如此先谢夏兄,我救不活你,但你有什幺未了的事,可以交待给我,我尽力帮你去做。」

      「多谢战兄,正要拜託。」夏淩峰眼中露出喜色。

      「但你先要说清楚,你是什幺人,刚才那女子又是什幺人,稀里糊涂的忙我可不帮。」不等他开口,战天风抢先声明。

      「那个自然。」夏淩峰点头,略一凝神,道:「战兄也是江湖中人,最近兴起的秘密帮派七花会该听说过吧?」

      说老实话,什幺七花会八卦会,战天风是一概不知道,不过夏淩峰这幺说话,他自然是毫不犹豫的点头:「七花会嘛,知道,怎幺,刚才那些人就是七花会的?」

      「是。」夏淩峰点头:「为首女子便是七花会三大香主之一的盛豔。」

      「果然是七花会的。」战天风装模作样点头:「其实我先前也是这幺猜,那你是——。」

      「我是五柳庄的。」夏淩峰看着战天风:「五柳庄战兄可能没听说过了,其实我五柳庄弟子很少在江湖中走动,所以一般人都不知道。」

      「原来是这样,难怪我没听说过了。」战天风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却疑道:「你们即少在江湖中走动,七花会怎幺又和你结上仇了。」

      周未快乐,半小时后会再更新一次

       

  • 名称:precious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3:4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