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单又灿烂的神-鬼怪超清

      他语气诚恳,但战天风可不是那幺会轻易信人的人,道:「原来夏兄全告诉你了啊,那他呢,好象他人死了灵魂还在啊,好厉害呢。」说着厉害,在柜子里还翘了一下大拇指,另一只手却一直抓着柜子门,总之打定主意,不论肖劲空说出花来,只要外面的红丝不撤掉,他绝不出去。

      肖劲空见他始终不出来,明白他的想法,道:「战少侠,我知道你是担心飞丝天网对你不利,其实你不要担心,我听五弟说了,他是借了你的血,本命神虫才恢复灵光的,所以飞丝天网其实根本伤不了你。」

      「是吗?」他越这幺说,战天风越不信了,心念一动,忽地想到一个主意,双手托着柜顶,借遁术连人带柜飞了起来,一沖出屋,把屋顶又沖一个大洞,好在柜子不太重,却听背后啊呀一声,似乎是肖劲空滚下了屋面,不过战天风并不太信,虽然肖劲空的声音听上去有气无力的,但战天风并不信他能站在屋面上的力气都没有了。

      战天风连人带柜飞到庄外,落到一棵大树上,然后踹开柜子下面的底板,看清下面没有附着的红丝,这才小心翼翼的钻出来,出来后升空一看,果见柜顶柜门上都沾有扯断的红丝,就象蛛丝一样。

      「亏得我谨慎,要是一推门就出来啊,这会儿只怕就死翘翘了,说什幺这飞丝里有我的血,所以飞丝伤不了我,哼,白癡才会信你。」战天风哼一声,反掠回庄中。

      到五柳庄上空,一眼看去,但见红丝如网,网住了整个庄子,红丝下面,是无数的死尸,死状都差不多,都是双手掐着脖子,舌头伸出老长在外面,战天风曾经见过那些吊死的人,就是这个样子。

      燕层云三个还在先前放丝时的地方,不过都是盘膝而坐,双手各摆一个古怪的姿势,和夏淩峰死前的姿势一模一样,肖劲空却不在战天风先前呆的那屋顶上,难道真个滚了下去爬不上来?战天风心中只转了个念头,并不去看,而是悬停到燕层云三个头顶。

      他飞过去,燕层云三个却始终盘膝而坐,并不抬头看他,也不和他打招呼。

      「虫子也不见了,他们是不是收了虫回去,这会儿调息练功呢,我倒是看看。」战天风身子略往下落,到燕层云三个身前,能看到三人的脸了,一看,却就大吃一惊。

      燕层云三个额前果然都现出肉洞,与先前不同的是,肉洞里不绝的有血流出来,三个人的脸都给流出来的血糊住了,看上去狰狞之极,因为流出的血实在太多,不但糊住了脸,更将三人胸前的衣服尽数浸湿了,战天风这幺从前面看过去,三个人竟就是三个血人,战天风不是没见过血,但眼见三人给血这幺泡着,心中仍觉得一阵麻麻的感觉。

      「喂,喂,你们虫子进去了,洞没闭好呢,血都流光了呢。」他忍不住叫了起来,三人却是一动不动,也不睁眼。

      战天风急了,又叫了两声,却听背后有掠风声,回头,是肖劲空飞了过来,一看肖劲空的样子,战天风又吓了一跳,肖劲空飞在空中,竟是左摇右晃,好象夜归的醉汉一般,他额前也有一个洞,不过血流得不多,只是时不时的渗出来,一张脸惨白如纸,身上衣服好几处挂破了,灰头土脸,看了他这样子,战天风相信了,先前他出来时,肖劲空确是滚下了屋面。

      肖劲空飞到战天风面前七八丈,似乎再运不起遁术,急速的落了下来,在地下翻了个跟斗,勉力爬起来,额前肉洞里的血却大股的涌出来,战天风忙伸手,伸到一半却又缩了回来,嘴中叫道:「肖庄主,你还好吧。」

      肖劲空沖他勉强露个笑脸,道:「不好意思战少侠,请略等一下。」说着盘膝而坐,双手捏诀,练起功来,他额前的肉洞本来有小指头大,他练了一会儿,洞口小了许多,血也慢慢的止住了,不过仍是不能完全闭合。

      肖劲空双手松诀,睁开眼,看着战天风,有些虚弱的一笑道:「战少侠,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我没关係。」战天风摇摇头,他先前一直小心翼翼的提防着,但看了肖劲空这个样子,却实在看不出他在做假。

      「肖庄主,你还好吧,对了,他三个好象一直在流血呢。」战天风一指燕三个:「得赶快给他们把血堵住才行,否则这样流下去,血都要流干了。」

      肖劲空看一眼燕层云三个,脸上露出悲痛之色,摇摇头,道:「他们已经死了。」

      「什幺?」战天风吃了一惊:「他们都死了?怎幺会这样呢,不是你们放飞丝天网,把七花会的人一网打尽了吗,他们后面完全没有还手之力,怎幺你们自己——?」

      「飞丝天网,要五虫聚会才能放,但我五弟虫虽回来了,人却先不在了,飞丝天网能放却不能收,所以我们虽能将网中的人一网打尽,自己最后也要血尽而死。」肖劲空说到这里,又看一眼燕层云几个,眼中掠过深深的伤痛。

      「原来你们这个飞丝天网只能和敌人同归于尽啊,那就不好玩了。」战天风摇头。

      「那倒不是。」肖劲空摇头:「如是我五弟连人带虫都回来了,飞丝天网能放也是能收的,虽然会大伤元气,但性命无碍,只可惜贼子狡猾,先害了我五弟,而若不是战少侠替我五弟带虫回来,我们便想和敌人同归于尽也是不可能的,战天风对我虫堂的大恩,虫堂永世不忘。」

      「算了算了。」战天风摇手:「我替他带虫回来,却反倒是害了你们性命了。」说到这里想到一事,担心看了肖劲空道:「他们都死了,那你——。」

      「是。」肖劲空点头:「我也精元耗尽,强撑着,只是想拜託战少侠一件事,这件事于我虫堂事关重大,万望战少侠成全。」说着就势叩下头去。

      「莫非又要我带虫到哪儿去?」战天风心下嘀咕:「嘿,我成玩虫的了,这些虫子又毒又有鬼,可不好玩。」

      心下嘀咕,嘴上却道:「好说好说,肖庄主不必客气,同为武林一脉,只要做得到的,我一定尽力。」

      「多谢战少侠了。」肖劲空一脸感激。

      战天风眼珠一转,道:「不过糊涂好人我可不做,有些事你得跟我说清楚,例如万异门到底是什幺来头?」

      他这种,有点讨价还价的味道,可不象江湖上好汉的作为,尤其和他前面大拍胸脯的话对不上号,不过肖劲空眼光老练,早在见战天风的第一眼里,就看出这小子精明而油滑,因此这时倒也并不介意,点点头道:「那个自然。」略略一停,道:「万异门起源很早,距今已有千多年了,创派的先祖叫万异公子,万异公子出身皇家,但不爱权势,却喜爱花草虫鱼,他离开皇宫,到万异穀隐居,栽花养草,也养虫鸟蜂蝶以及一些珍禽走兽,久而久之,竟通达异道—-。」

      说到这里,肖劲空喘了口气,战天风却不明白了:「通达异道?什幺异道?」

      「天地之间,人为灵长,但那其实只是人自己的看法,天地间一切生物都是有灵性的,而且各有各的长处,很多方面,人甚至还远远不及,花有语,草多情,蜂蝶鸟兽,也各有各的灵异,各有各的天地世界,只是人不了解而已,但万异公子却能了解他们,并能与它们交流。」说到这里,肖劲空眼中露出祟敬之色。

  • 名称:孤单又灿烂的神-鬼怪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52:4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