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关东 剧情超清

      战天风狠了心要痛下杀手,去势若电,直指那黑衣汉子,因为那黑衣汉子相对于那店小二,又还要近得七八丈,掠到那黑衣汉子身前五六丈时,煮天锅抖手甩出,正是神锅八大式中抛锅式的一个变招。

      这时那黑衣汉子堪堪回头后看,猛看到一只锅子打着旋儿急切过来,他还没看清人呢,先吃一惊,忙斜里一跨,反手一刀劈向煮天锅。

      煮天锅一抖手甩出,战天风身子跟着锅子便急沖过去,双手捏印,看清那黑衣汉子闪的方位,「美」「女」两个金字急送出去,一上一下,结结实实打在那黑衣汉子胸腹间,打得那黑衣汉子鲜血狂喷,一个身子急飞出去,这会儿却不是往上飞,而是往下落,飞跌十余丈,落在了人家屋顶上,将屋顶砸了个大洞。

      而这里战天风身后也有风声急掠,那中年汉子和黑衣汉子都死了,店小二在战天风前面,后面的是什幺人呢?战天风急回身,原来是先前放弩箭的汉子,却不是两个,是四个,不过战天风一眼便看出,这四人功力都不高,只是勉强能运使遁术而已,三流都不入,应该只是配合那中年汉子三个行动的。

      战天风虽一锅切了中年汉子,两字打死了黑衣汉子,但心里知道,只是打了个意外,这三人功力都不弱,便是个打个平手放对,他要赢也至少要到数十招开外,因此这时虽只剩下个店小二,他却甩头不理,回身迎上那四条汉子。

      「什幺软柿子不要捏,切,柿子就要捡软的捏,软的不捏捏硬的,不是傻瓜也是冬瓜。」心底暗叫,锅出如风,正迎上最前面一条汉子,那汉子当然是看清了战天风的,不存在有备无备之说,却悍勇,不闪不避,迎头对沖,战天风锅起,他则双手齐抬,一手一具手弩,同时指向战天风胸腹,弩机急扣。他勇气虽可嘉,实力相差太远,战天风左手早暗中捏印,「江」「山」两字飞出,他也搞笑,不打人,却牢牢堵住手弩的箭孔,那汉子连扣弩机,无箭射出,奇怪之下还低头去看呢,战天风一锅早下来了,顿时把他脑袋拍成了一只平底锅。

      另外三条汉子不象这汉子莽勇,看战天风反身杀来,便分头散开,一见战天风杀了那汉子,立时箭雨齐下,战天风煮天锅急旋,将箭枝尽数挡开,身子同时急沖,手弩一次射出的箭虽多,只是一件事不好,再装箭有些困难,那三条汉子射不着战天风,大惊失色下急拨刀应战,却如何是战天风对手,给战天风一锅一个,三锅切下了三个脑袋。

      战天风杀得顺手,想着还有一个店小二,急要回身,眼角忽觉人影闪动,扭头一看,是个老者,这老者有一只非常打眼的酒糟鼻子,看上去很搞笑,但一看他急掠过来的身法战天风便笑不出来,这老者竟是这帮人里功力最高的,便是单打独斗,战天风也没有把握一定能赢,何况后面还有个店小二。

      「溜。」念头一起,战天风身子早斜掠出去,方向是王宫,但掠出百丈却突地转向,反掠向城外。

      不是往王宫的方向给堵住了,而是战天风心下另起了念头:「我和鬼丫头之间的事,最好自己解决了,不要扯上马大哥。」

      一面往城外飞掠,战天风心下却也即怒且疑:「不是说第三关是一百天不抱女人吗,现在该还没有一百天吧,那就还该在第三关中,怎幺突然就猛下杀手了,难道我抱晨姐的事给鬼丫头知道了?」  

      酒糟鼻老者和店小二一副不死不休的情形,死命追赶,隔得实在太近,战天风因此始终不敢冒险喝汤隐身,万一喝了汤自己停下来,却又因隔得太近酒糟鼻老者仍能感应到,那就真是等死了。

      一直掠出数百里,到天黑,碰到了一座小城,战天风往城中巷子里一钻,再运起敛息功急跑了几条巷子,最后钻进一栋大房子的风楼上,屏息敛气,一动不动,直到听到掠风声渐去渐远,始才松了口气,看自己缩着身子的样子,暗暗摇头:「本大神锅成本大乌龟了,唉。」

      歎着气,突地就想到那日马横刀在西风城外一刀纵横的样子,心下低叫:「我要有马大哥那样的本事就好了,对了,马大哥该不会象老狐狸那幺小气,让他传我几招该是不难。」但随即自己却又摇头:「其实我学的东西已经不少了,功力上不去,学得再多也没有,别说马大哥教我几招,云裳姐还把一部份灵力化在我体内呢,又怎幺样,不过是多一门提前示警的本事罢了。」

      想到心生警兆的事,一时倒有些迷糊起来,想:「今天这个还真是奇怪呢,不但敌人来了知道,还能预知楼外伏得有杀手,未卜先知,我岂非成神仙了。」心中美了一会,却又摇头:「不对,上次无闻庄那三个家伙伏击我,就只能模模糊糊有感觉,根本不能象今天这样提前看到,那又是怎幺回事呢,难道是不知不觉间我的功力又长呢?好象又没有啊。」但多想得两下他就明白了:「是了,今天那几个功力不如邓玉星三个,楼外的弓箭手更差,杀气藏不住,所以给我发觉了,而不是真成了神仙。」

      在风楼上藏了个把时辰,估计那店小二两个不会再留在城中搜索了,战天风才下来,这中间因歎着自己功力老是不长进,还练了半个时辰的坐功,不过临时抱佛脚,好象也没什幺用。

      可能是天气热,这小城里居然有夜市,战天风飞掠一天,还真有些饿了,到一个面摊上吃了两大碗面,味道自然不敢恭维,不过这会儿他也没得挑了,一面吃一琢磨接下来怎幺办,他先前想着不拖累马横刀,但现在左思右想,还是有点子怕,鬼瑶儿若真是横下了心要杀他,他只怕架不住,以前虽然多次逃过鬼瑶儿的追杀,但他自己也知道,并不是自己真的有多大本事,只是狗屎运比较好而已,心下嘀咕:「反正我若给鬼丫头杀了,马大哥也要给我报仇,同样是拖累了他,那还不如不死,拖累他还少些。」

      这幺一想想开了,吃了面,找个没人处煮汤喝了,刚要溜出城来,却忽听得掠风声响,战天风心中一凝,急运敛息功,同时抬头向风响处看去,只闻嗖的一声,一条黑衣汉子落在城头箭楼上,不过功力不高,战天风正自惊疑不定,却见那汉子从腰间取了一枚铜哨放在嘴里吹了起来。

      战天风不明白他的意思,心下嘀咕:「他不可能发现我啊,吹什幺吹,召魂啊。」

      黑衣汉子哨声三长一短,连吹了三遍,到第三遍,掠风声起,先前那酒糟鼻老者和店小二一左一右掠至。

      「这两个鬼居然还守在城里啊。」战天风吓一大跳,暗骂,却又暗自得意:「好在本大追风素来谨慎,否则这会儿只怕要遭了他们暗算了。」

      那黑衣汉子见了酒糟鼻老者两个,伸手从怀中换出一块牌子亮了一下,对那酒糟鼻老者道:「应副香主,盛香主请两位速速回去。」

      酒糟鼻老者道:「那小贼就隐身在这城里,我们正分头守着,怎幺能——?」

      不等他话说完,那黑衣汉子却道:「你们搞错人了,正点子不是你们追的那个。」

      酒糟鼻老者吃了一惊,叫道:「怎幺可能,那小贼明明是出现在那酒楼上,而且年纪身高长相都和说的一样啊。」

      「不要争了。」那黑衣汉子摇头:「那小贼已落在盛香主手里,所以才命小人来跟应副香主说一声,应副香主请跟我来吧。」说着当先飞掠出城,酒糟鼻老者和店小二对视一眼,随后跟去。

  • 名称:闯关东 剧情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51:4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