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无可恋超清

      从七喜国当大将军到九胡练兵到苦守西风城,如山的重压苦苦的磨练着战天风,九诡书中的死东西一点一点在他脑中变得灵活,虽然无论是夺取诸候兵权重编新军还是以重甲对轻骑,这些在诡战诡谋篇中都有类似的例子,但也绝不完全相同,这里面已开始融进战天风自己的智慧,或者说,他已经能灵活的运用诡战篇中的东西了。

      惟一没有改变的,或许只是他的本性,这也是在白云裳马横刀眼里看来,他身上好象有完全不同的两个人的原因。

      压力让人成熟,尤其是有着前贤成系统的指引,只要不是太傻,任何人都可以爆发出惊人的潜力,让所有人括目相看。

      但能在需要时成熟,一旦事过又能象战天风这样回复本性的,却是不多见。

      也许是战天风的本性实在太强烈,也许是打小街头的挣扎刻下的铬印太深,总之现在的战天风,就是一个矛盾的综合体。

      要让战天风彻底成熟,从骨子里变得深沉、智慧、锋锐,就目前来看,很难,白云裳马横刀都有着极高的智慧,定力更是坚若磐石,绝不是那种朝三暮四之人,却同时起心想让战天风的假天子变为真天子,其实就是认定他的本性永远不会变,一个虽然有些油滑但本性不坏却又才智高绝的天子,无论是对天朝还是对天朝百姓,都有着莫大的好处。

      但人的天性真的就永远不会变吗?或者说,战天风永远不会变吗?谁也不知道。

      看好地址,战天风立即将在帮着打铁的两万士兵调了来,在葫芦峡前面峡口五里处,横十里纵深一里的地块上,下令五天内呈梅花状挖五千个陷马坑,挖好后上面要辅上木板再盖上鬆土,总之不能让人一眼看出来,坑与坑之间有地道相通,土兵可自由进出。

      马横刀白云裳自然一直是跟着战天风跑的,看他下令挖这幺多坑,虽然能看出来是伏击雪狼兵用的,便具体怎幺用却想不明白,不过也懒得问了,自那夜对话后,无论是马横刀还是白云裳,似乎都有些消沉。

      十天后,十万副连环甲马造了出来,当然,跟在白胡时一样,急造出来的甲有些粗,但也将就能用了,随后开始训练,当日在白胡,战天风训导练甲马只用了几个时辰,这一次却用了五天始才勉强可用,这些兵还是给鲁能鲜于诚训练了十天的,这让战天风更感概天朝兵与胡兵的差别。

      他感概,所有的军士,包括鲁能鲜于诚及诸王却还都迷糊,战天风造出来的连环甲马看上去虽然新奇,若用来对付步兵或许也有用,但胡马来去如风,追得上吗,只是战天风不说,也没人敢问。

      连环甲马练好,壶七公也押了车弩来了,这次只有一百具轻车弩,五十具中车弩,七喜国的国库却已经空了,而西风城也同时传来消息,城里已经开始闹粮荒了。

      虽然天军仍远不能让战天风满意,但他知道,再不能拖下去了,即日行动,十万连环甲马由鲁能率领去葫芦峡后的山中隐伏,华拙所率五千车弩也跟了去,再将如何行事嘱咐了鲁能。另十万天军由鲜于诚率领,急赴西风城,至于挑剩下的另十万人,除五千人留在了葫芦峡外随时準备进陷马坑外,其他的统由牧流王率领,也开赴西风城,战天风交代他们的只有一句话,在得到命令后拼命的跑,向葫芦峡跑。

      牧流先见战天风让他统领十万残兵,吓一大跳,后来听说只要他逃命,那到是可以胜任,也就不吱声了。

      西风城西南七十里,有一条小河叫白玉河,传说有人曾在河中捡到过巨大的白玉,因而得名,河上有桥,叫白玉桥,是木制的廊桥,比较宽,可容四马并行,但其实白玉河并不太宽,水也不是很深,在一些水浅的地方,完全可以涉水过河,骑兵尤其可以轻鬆泅渡,当然,轻鬆的意思是对岸没有敌人的阻击,若敌人在河岸边伏下几千弓箭手,慢慢泅渡可就成活靶子了。

      第三天一早,战天风鲜于诚率十万天军到了白玉桥边,牧流王率领的十万残兵却是接近午后才到,牧流王向战天风请罪,战天风摆手,道:「没事,你让大军沿河摆开,记住,见了雪狼兵,个个都要装出威风凛凛的样子。」

      牧流王听了一愣,战天风却又一笑道:「放心,不要你们打仗,还是那句话,我一下令,你们就拼命逃好了。」牧流王始才放心,战天风身后的白云裳马横刀却忍不住相视而笑。

      在等待牧流王的时间里,战天风已命鲜于诚在河上架了五座浮桥,午饭后,鲜于诚率十万天军过河,战天风对鲜于诚道:「城南是雪狼兵右军将军卫旗的大营,有五万人,你领军前去,不必真个破围,只须冲杀一阵便回头,记住,千万不可恋战以免被雪狼兵大军所围。」鲜于诚领命去了。

      经过十五天艰苦训练,天军面貌焕然一新,斗志高昂,指挥起来也得心应手,但战天风始终不放心,眼看鲜于诚率军远去,战天风扭头对马横刀白云裳道:「我们跟去看看好了。」

      三人远远跟在鲜于诚大军后面,个余时辰后,鲜于诚大军到了西风城南,随即便发起冲锋。

      雪狼王赶了数十万难民进城,只等着城中粮尽,虽将西风城围得死死的,却再不攻城,而在一举打败诸候联军后,他也认定诸候联军不敢再来救援,所以并没有多少防备,鲜于诚十万精骑突然袭来,卫旗军着实乱了一阵,但鲜于诚害怕东西两门的雪狼兵闻讯赶来应援,略冲杀得一阵,即便下令回军,卫旗给鲜于诚这一下突袭,折了数千人,醒过神来,却是勃然大怒,一面遣人急报雪狼王,另一面竟就率领残兵猛追鲜于诚。

      战天风远远看着,大大摇头,歎了口气道:「以十万对五万,又是突袭,鲜于诚竟不敢多冲杀一阵,而卫旗刚败了一阵,却就敢以少追多,这就是胆气啊。」

      马横刀也摇摇头,白云裳却道:「但较之上次的诸候联军,重组的天军还是要强多了。」

      「是,至少逃起来有秩序,不象上次一样乱作一团。」战天风苦笑,道:「行了,不要看了,回去吧。」

      三人回到白玉河,不多久便闻蹄声如雷,鲜于诚十万大军急驰而来,乱哄哄奔到河边,便要从白玉桥和五座浮桥上过河,战天风一时不知哪来的怒火,猛地跃身过河,厉声喝道:「你们真的想像丧家狗一样给人赶过河吗,我替你们羞愧,本天子就在这里,一步不退,你们可有人敢与本天子一道背水一战?」

      他这一声喝运上了玄功,声传数里,全军皆闻,一时人人脸上都有羞愧之色,鲜于诚一张脸更是赤红如火,猛地回马,大喝道:「回军,打退追兵再过河,替天子争这一口气。」喝声中一马当先奔回去,十万天军给激起斗志,跟着狂杀回去,奔出数里,迎头撞上追来的雪狼兵,两军立时杀做一团,一时间杀声震天。

      眼见天军鼓勇杀回,马横刀点头道:「只一句话便激起全军斗志,兄弟好手段。」

      「我也是一时心中有气。」战天风苦笑摇头:「本来他们是诱敌的,退过河理所当然,我另有让雪狼王哭天的计策,但一支军队,光靠谋略不行啊,一支军队,最主要是要有胆,胆气杀心,才是一支军队的军魂,杀气在,军魂永在。」

  • 名称:生无可恋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39:4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