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裂无声超清

      大半日时间,全军重新编排完毕,战天风站在点将台上,叫道:「我为天子,你们是暂新的军队,便叫天军好了,我将亲自统率你们扫灭雪狼兵。」说到这里,眼发电光,扫视全军,厉声道:「雪狼兵兇悍,但雪狼兵也是人,本天子在西风城里,屡败雪狼兵,今日组成天军,更有信心率领你们彻底扫灭雪狼兵,众将士须得人人奋勇争先,有畏战怯敌者,休怪军法无情。」取一枝令箭飞丢下去,喝道:「李一刀,我命你为督战队队长,有临阵脱逃者,杀无赧。」

      「遵命。」李一刀接了令箭,执刀在手,扫视全军,一时三军凛然。

      但战天风知道,仅仅靠威吓,出不了战斗力,这支重新编组的天军还必须要一翻苦练才能真正形成合力,战天风本想亲自练军,但他还有许多事要做,只得将练兵的事交给左右大将军。

      左大将军鲁能本就是是牧流国大将军,右大将军鲜于诚则是飞白国大将军,两人在关外诸国中都是声名赫赫,但当战天风以诡战篇中的练兵之法交代两人时,两人都是大吃一惊,因为战天风所说的练兵之法,与他们平日的练兵之法,大不相同,其中的一些见解,尤其是关于心战的,他们在练兵中偶尔也有所觉,却从没有特别的注意过,更没有形成系统的理论加以实践。

      战天风看两人发呆,知道两人的心思,微笑道:「雪狼兵是人,天军也是人,所差者,不是武功力气,而是心气,所以天军首重练气,要激发他们的血气,煆造他们的杀气,只要心气上来了,则我军必胜,西风城存粮不多,我们最多有十五天左右的练兵时间,十五天时间里,能不能练出一支敢打敢拼士气高昂的铁军,就全靠两位大将军了。」

      「请天子放心。」鲁能鲜于诚一齐拜倒。

      白云裳马横刀壶七公三个一直在跟在战天风身边的,听了他教给鲁能两个的练兵之法,都是暗暗点头,鲁能两个出去,壶七公对战天风道:「别说,你小子还真是有一套呢,上次你说练白胡兵大败雪狼兵之事,老夫一直不太信,现在看来你小子是没吹牛皮。」

      「什幺啊?」战天风撇嘴:「你老看我象个爱吹牛皮的人吗?」

      「得,说他胖他还喘上了。」壶七公冷哼,马横刀白云裳都笑,白云裳看了战天风道:「风弟啊,你在朝堂上和点将台上确是像是个大人,而且是大英雄大豪杰,但一流露本性,可又象个小孩子了。」

      「什幺小孩子。」壶七公斜眼:「简直就一小混混。」

      「你老积德吧。」战天风抱拳作揖:「好歹我现在也是天子呢。」

      看了他那样子,白云裳几个更是大笑,说笑一回,马横刀有点兴奋的道:「诸候军这一重编成天军,指挥通畅,三军如一,再激起全军的斗志,还真可和雪狼兵一斗呢。」

      「不行。」战天风却大大摇头:「别说雪狼兵有二十五万,兵力要多过天军,便是战力也远在天军之上,如果我亲自练兵,有半年时间,再打上个三五仗,这支天军才真的能成为挑战天下任何雄师劲旅的铁军。」

      「你说这支只天军打不过雪狼王。」壶七公老眼大瞪:「那你在这里忙个屁。」

      「我曾练九胡兵和雪狼兵打过,论野战,雪狼兵真的是一等一的劲旅。」说到这里,战天风有些出神,似乎想起了当日的战况,沉凝着道:「当世能以同样兵力与雪狼兵硬撼的,只有我在白胡练出的红黑两旗军,但九胡本就是与雪狼兵差不多的铁骑,天军想要练到那个样子,要付出十倍的努力。」想到这里,他再一次想到了手弩和弩战之术,但想一想还是放弃了。

      弩战最重要的就是骑术的配合,同样是短短的十余天时间里,赤虎能练出一支精锐的黑旗军,是因为九胡兵本就人人都是骑术高手,马背上的民族,生在马上死在马上,人和马几乎就是一体,只要稍加调训而已,而天朝人在先天上就和胡人有极大的差别,马对天朝人来说,不是生来的伙伴,只是后天的工具,或许天军中也有骑术精良的骑者,但整体上,与九胡兵比,天差地远,别说十余天时间,便是十个十天,战天风也没有把握能够再练出一支黑旗军。而与黑旗军同一道理,战天风也绝不敢想能在天军中练出一支红旗军,想要那样的精锐,要在天军百战余生之后,再加苦训,才有可能。

      「那你说我们还是无法打破雪狼王对西风城的围困?」白云裳也有些担心起来。

      战天风回过神来,微微一笑,道:「姐你不要担心,我之所以没时间亲自练兵,就是因为我还要做些事,硬拼天军打不过雪狼兵,但我们可以借助其他的力量,放心好了,我有绝对的把握打败雪狼王,而且我要给雪狼王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终他一生里,我要让他永不敢生入侵天朝之心。」

      「你就吹吧。」壶七公哼了一声。

      「不是吹。」战天风摇头,道:「七公,再辛苦你老去趟七喜国,让晨姐把造好的车弩送来,有多少送多少,另外不要再造了。」

      「又要老夫跑腿?」壶七公瞪眼,点点头,道:「好吧,不过你小子若是说话不算数,打不过雪狼王,到时看老夫怎幺收拾你。」说着向白云裳马横刀一抱拳,即刻去了。

      战天风随又召来牧流王,画了连环甲马的图样交给他,让他连夜召集牧流城周遭三百里内所有铁匠,打造铁甲,没有选进天军的十万联军战天风也全给他,让他选其中一些略精壮有力的去给铁匠帮锤,要求在十天内至少要打制十万副甲马出来,牧流王不知战天风要这幺多铁甲做什幺,但自那次战天风亲自指挥弩阵断后并成功保住中军后,牧流王对战天风这天子可说是敬畏之极,凛然应命,连夜发出召集令,徵召铁匠开炉造甲,牧流城里一时炉火熊熊,彻夜不熄。

      便是马横刀白云裳也对战天风打造这幺多铁甲的举动十分不解,马横刀道:「胡马来去如风,天军本来就比不过,再要披上铁甲,岂非更加笨重。」

      战天风摇头:「正因为胡马来去如风,天军无论如何都比不过,所以才要扬长避短,不和他们比速度。」

      马横刀还是没能明白,他看白云裳,白云裳眼里也净是迷惑,他两人虽然都有着极高的智慧,但所谓隔行如隔山,对军事实在是不太懂,怎幺也想不清战天风到底要怎幺个扬长避短法。

      马横刀不甘心,试着道:「你的意思,是以铁甲兵去沖阵,冲破雪狼兵的围困是吗?重甲骑兵冲击力确实强,但雪狼兵如果不正面对撼呢,天军一沖他们就跑,天军没力了他们又围上来,我不懂军事,但这种以虚招应实招之法,刀法中却是常见,若是对那些只会拼蛮力的,这招可是管用得很。」

      「是。」战天风点头:「如果雪狼兵不和我们硬拼,那连环甲马就太笨了,所以这一仗成败的关健,就在于要想个办法逼得雪狼王不得不以轻骑和我的铁甲骑兵硬拼。」

      马横刀两个终于是有些明白了,虽然不知道战天风到底要用什幺法子逼雪狼王和他的铁甲骑兵硬撼,但至少明白,战天风一切都是有计划有目地的,马横刀与白云裳相视一眼,笑道:「原来如此,大哥我不懂军事,还是不问了。」

  • 名称:暴裂无声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17:4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