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超清

      「是。」战天风用力点头,一脸喜色,道:「死守城中是破不了雪狼王毒计了,但我们可以出城去,牧流国不是还有诸候三十万联军吗,可以从他们身上想点办法。」说着看向白云裳:「谢谢云裳姐,还是你提醒了我呢。」

      「谢我什幺啊?」白云裳忙摇头,却有点疑惑道:「诸候王给雪狼王打落了胆,只怕不敢起兵来破围吧,要敢来早就来了啊。」

      「我自然有办法。」战天风一脸自信,略微一想,道:「这面还要布置一下,不能让雪狼王的探子发觉我们离城了,云裳姐,乾脆劳烦你去见一下马相国,让他跟西风王说,就说我得了重病,你和马大哥要闭关给我治病,让西风王把庆家兄弟调一个来守王宫,再加派护卫,任何人不得出入。」

      白云裳依言去了,战天风又跟马横刀说了自己的计画,让他去找壶七公回来,无时壶七公回来,白云裳也回来了,不多会逸参马齐庆家兄弟齐来,战天风跟逸参大致说了自己的计画,又叮嘱逸参坚守城池,并保证他一定会带兵回来解西风城之围,随与白云裳马横刀壶七公三个连夜离了西风城,奔向牧流国,为免穿越雪狼兵大营时走漏风声,连白云裳马横刀三个也喝了一叶障目汤,风不惊草不动穿营而过。

      四人飞掠一夜,天明时分进了牧流城,虽说是关外仅次于西风国的第二大国,但牧流国实际上比西风国小得多,王都牧流城也远不能与西风城比,当然,若与七喜城相较,可又有两三个那幺大了,战天风几个在朝阳中看去,倒也颇觉雄伟,城中人烟也算繁茂。

      战天风四个直掠进王宫中,王宫守卫中也有两把二流好手,立时现身拦截,哪里拦得住?给战天风直闯进去,牧流王正上早朝,突见战天风现身朝堂之上,又惊又喜,手足无措,急喝退还在大叫捉拿刺客的王宫护卫,请战天风上了王座,自己领群臣拜见。

      见了礼,战天风让牧流王及群臣起来,看了牧流王道:「我来牧流城,不是来逃难的,西风城并没有陷落,我是来领军的,我将亲自统领诸候联军,打破西风城之围。」

      牧流王又惊又喜,忙道:「天子神威。」随又道:「天子远来辛苦,请先入后宫休息,臣——。」

      「不必。」不等他说完,战天风断然摆手,道:「你现在就去请诸王来。」

      牧流王忙躬身应了,急派人将诸王一齐请来,上次一仗,死了五王,星沉王则还在西风城里,其余二十五王加李一刀等都在牧流城里,无时齐至,李一刀见了战天风,惊喜交集,他们到这会儿都还没明白,战天风到底是怎幺又成了天子的呢。

      战天风沖李一刀华拙微微一笑,随即看向诸王道:「你们虽远在这牧流城里,但西风城那边的战况大概也都是知道的了。」

      这话一出,诸王脸色齐变,一齐跪下叩头,牧流王颤声道:「稟—稟天子,臣—臣等心忧天子,对西风城战况确是日夜忧心,本该早日起兵来救,只是—只是——。」

      他结结巴巴,战天风不耐烦了,一摆手,道:「算了,我说这话的意思,不是要怪你们,我的意思是,你们即然知道西风城里的情况,也就免得我来说了,雪狼王施毒计,要活活困死西风城所有百姓,我今日来,便是要亲自领军,打破雪狼王之围。」

      诸王这才舒了口气,齐叫:「天子神威。」

      诸王叫声虽有些参差不齐,但却都是出自真心,上次一仗,战天风亲临战阵以弩阵断后,保住了中军,牧流王后来自然说了给诸王听,而战天风在西风城里屡破雪狼兵的事蹟也由探子一一传回,所以诸王对战天风这天子无不心服,诸王本在两难之中,不去救西风城,有勤王不力之罪名,去救却又实在没胆量,战天风要亲自领军,可就解决了个大问题,因此诸王舒这一口气,还不仅仅是因为战天风不怪他们。

      他们的心思,战天风自也明白个大概,不过这会儿也说不得那幺多,道:「但这次我亲自领军,不能象上次你们领军一样,三十二王三十二个头,这次只能有我一个头。」

      牧流王急道:「自然一切惟天子之命。」诸王也一齐称是。

      战天风摇头:「不是听我一个人的号令就行了,而是军队要从根本上重组,三十二国联军通通打散,从中挑选精锐组成新军,这支新军再不是牧流军或者星沉军,而就是我的军队,从上至下,只知有我一人,只听我一人号令,如此才令军心如一,指挥得力,才能打胜仗。」

      上次亲眼见过了诸候联军的乱象,因此白云裳一直在担忧,即便战天风亲自领军,乌合之众的诸候联军只怕也不是雪狼王的对手,但听了战天风这话,立时就明白了,暗暗点头:「这法子好,他的才智,果非一般人可比。」

      但诸王听了战天风这话,却都有些发呆,兵者兇器也,故天子不领兵而兵归诸候,此乃古礼,战天风这幺做,可是大违古制,当然,在诸王的内心中还有一个忧虑,就是对兵权脱手的担忧。

      眼见诸王犹豫,战天风霍地站了起来,眼发威光,扫视众王,沉声喝道:「谁有不同意见吗?说出来让我听听。」

      他这一喝,运上了玄功,诸王心中都是情不自禁一跳,牧流王当先跪倒,道:「天子英明,确只有让军心如一,才能打胜仗。」

      他这一当先表态,诸王便也跟着表态同意。

      华拙因只是七喜国的代表,跟李一刀跪在最后,他是深切的知道上次联军败因的,这时眼见战天风以压顶之威,从诸王手中夺取了兵权,不免惊喜交集,偷眼看一眼战天风一脸威严的脸,想:「这人好生奇怪,不但一下大将军一下七喜王一下又变成天子,最不可思议是才智也突飞猛进,在南峰关时,不过有几分豪气而已,主意还要我出,但这会儿不但霸气日盛,更是才气逼人,智计手段,无不让人钦服,真不知他是怎幺做到的,难道他真的是天上金童下凡。」

      上次战天风鬼扯的什幺金童玉女之说,众盗深信不疑,内中惟有华拙不太信,他乃才智之士,知道世间所谓神魔仙佛,其实不过是一些修真之士,邪正不同而已,不可能真有什幺神仙,但这会儿可也有些迷惑了。

      摄服众王取得兵权,战天风大喜,即刻带众王一起到大校场,让众王将自己的军队一一带进来,挑选精壮兵士,全部重新编组。

      诸候联军共有三十万多一点点,战天风从中挑出二十万健壮有力的,十人一什,设正副什长,百人一队,设正副队长,每一队士兵中,同一国的人最多不超过十人,且这十人还要打散,绝不放在同一什中。千人一旅,每旅设正将一员,偏将两员,万人一军,设总兵一名,副总兵两名,又在诸将中挑名望最高者为左右大将军,辅佐主帅。

      惟一没打散的,只有李一刀的一万人,却也分成两部,一部五千人为弩兵,由华拙率领,另一部为中军亲卫,由李一刀率领。

      ———–一小时后,会再更新一次

  • 名称:海贼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6:4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