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子超清

      「山人自有妙计。」战天风心中高兴,摇头晃脑。

      壶七公恼了,凑到他面前,一脸恶狠狠的道:「你小子说不说,不说老夫掐死你。」

      「救驾啊,有人想谋杀天子,抢我的宝座啊。」战天故作惊慌大叫。

      「去,就一张烂椅子,谁稀罕了。」壶七公骂:「但你小子今天要不说明白,老夫是绝不会放过你的。」

      他们闹着,外面的焦散却当了真,急掠进来,一眼看到是战天风壶七公揪作一团,白云裳在一边盈盈而笑,倒是一愣。

      战天风忙摆手叫他出去,倒是笑得打跌,笑了一气,举手投降道:「好了,怕了你了,是这样的,本天子这一计,叫麵条计。」

      「什幺麵条计,狗屁不通。」壶七公骂,却急于知道根底,道:「快说,不要跟老夫玩虚的。」

      「因为是我刚才吃麵条想出来的,所以叫麵条计啊。」战天风笑:「刚才胡椒进眼,半天开不得眼睛,那若是把胡椒辣椒什幺的磨成粉撒进那些狼崽子眼睛里呢,他们开不得眼,岂非任我们乱砍?」

      「说得轻巧。」壶七公哼了一声:「真若胡椒粉进了眼,那是双眼难开,但你有什幺办法把胡椒粉撒进雪狼兵眼睛里,用风筝送出城吗?嘿,那可多谢了,人家明早吃面,不要磨香料了。」

      「多谢,嘿嘿,谢我的该是阎王爷。」战天风冷笑:「风筝不是把胡椒粉送出城,而是送上天,风筝线上带一根药撚子,装胡椒粉的小袋子上再装一个鞭炮,风筝上天放好位置,药撚一点鞭炮一炸,这关外早晚风大,借着东南风,你说能不能把胡椒粉撒进雪狼兵眼睛里?」

      「人家不会把眼睛闭上啊?」壶七公瞪眼,不过他心里也知道战天风这法子确是行得通,只是不愿表扬战天风,所以强辞夺理而已。

      「我就是要他们闭上眼睛。」战天风嘿嘿笑:「永远闭上。」

      马齐虽老,办事却是雷厉风行,到下半夜,一切便已準备停当,西风城中所有卖胡椒辣椒等辛辣之物的店辅都给他搜空了,在战天风指点下,将磨成粉的胡椒辣椒分装进一个个小袋子,共装了一万袋,也做了一万个风筝,袋子上再绑上药撚鞭炮,两万西风军精锐也已选好,由大将军傅东杨亲自率领。

      第二天一早,雪狼兵又如潮涌来,雪狼兵一动,不等到城下,战天风便急令放起风筝,西风城中突然升起上万只风筝来,雪狼兵大奇,跑到一半不跑了,都抬起头看起风筝来,谁也不知道是怎幺回事啊,若是一只两只好想,成千上万只,可就玄异了。

      雪狼兵会停下攻势看风筝,这正在战天风算中,事实上就换了他,敌方突然放起这幺多风筝来,他也是要看一看的,抓住时机,指挥所有的风筝放到雪狼兵头顶数十丈外的高处,随即一齐点燃药撚,一条条药撚象一条条火蛇,滋溜溜往上窜,这会儿不但是城外的雪狼兵,便是城内所有的军民百姓也一齐抬头看着,那情景壮观呢,惟一没看的只有那两万精选的西风军,整队等在城门口,眼睛看的是城门,只等城门开处,便要狂杀出去。

      上万个鞭炮差不多齐齐炸响,听到响声,再没有一个雪狼兵不抬头上看的,炸开的袋子放出椒粉,立时在空中形成一片椒雾,此时是早晨,风正紧,东南风带着这层椒雾一下便网住了所有的雪狼兵,雪狼兵立时乱作一团,人人揉眼,更是喷涕连天,眼泪鼻涕一齐来。

      鞭炮一响,城门立时打开,傅东杨率两万西风军精锐狂杀出去,而城外的雪狼兵此时眼难开气难吸,听得喊杀声拼命擦眼,想要睁眼迎战,奈何椒粉不是沙子,而且椒雾迷天,衣服上手上头上到处都有,越擦眼睛里反而落得越多,这眼睛想要睁开来,可就难如登天了,西风军又都是骑兵,眨眼即至,刹时间刀剑临头,雪狼兵一时鬼哭狼嚎,此时别说迎战,便要跑,眼睛睁不开看不见也跑不了,只如无头苍蝇乱钻乱窜,一时间死伤惨重。

      雪狼王在后阵,眼见情形不妙,急令大军后撤,前军椒粉迷得多的,想撤也撤不下,后军略好些,刮到的椒粉不多,到是能跑,一直跑出十余里,再闻不到半点辛辣味才停下来,西风军只将无法睁眼逃跑的雪狼兵尽情斩杀,倒是无暇来追杀雪狼王后军。

      这一仗,雪狼王前军一万多人几乎给杀得乾乾净净,而且与守城时杀敌一万自损八千相比,这一次西风军死伤不到一百人,可以说是一次完美的全胜。

      雪狼兵西门一败,其余三门也一齐后撤,这日没再攻城,雪狼王只在帐中气得暴跳如雷,而西风城里则是喜气洋洋,锣鼓喧天。

      到夜间逸参进宫,叩头,赞道:「圣天子妙计无双。」

      战天风现在和壶七公一个德性,迷上了马屁味儿,一闻大喜,但最让他笑得打跌的是马齐来稟报,说城中百姓得知椒粉有如此功效,家家奉献,现在他的衙门里辣椒胡椒山椒花椒都堆成山了,弄得他根本进不了衙门,一近衙门便流泪打喷涕。

      马齐老眼通红,边说还边抹眼泪,明显是给辣气熏的,便逸参看了也自好笑。

      战天风笑道:「很好,明日雪狼兵再敢来,我们就再和他玩上一把。」

      雪狼王第二天挥兵又攻,却换了主攻方向,以前一直是西门主攻的,这会儿雪狼王移师东门,西门只留少数军马虚围,风是东南往西北括的,战天风的辣椒计再用不上。

      战天风得报冷笑:「雪狼王这狼崽子不傻嘛。」心下却甚是烦恼,想了半天想不到妙计,却想:「天算星师父说用计最重要是虚虚实实,辣椒用不上,但狼崽子们吃了一回亏,心里终是有些怕,本天子便弄点别的吓吓他们。」便叫马齐取几千挂鞭炮,系在长杆上,到傍黑雪狼兵发动最后一次攻势时,战天风叫城头军士猛地齐叫:「雪狼王,你又中天子之计了。」随后用长杆将鞭炮挂出去一齐点燃。

      雪狼兵吃了一回亏,心里对那些反常的东西果然就有些提防,这时城头突然放起鞭炮来,更说他们中计了,一时也不知道是什幺计,只听鞭炮炸得厉害,前锋立时就有些慌起来,纷纷扭头回跑,城中西风军精锐立时开门杀出,却不远追,精骑杀出数百步,立时兜转,只将那些跑不及的雪狼兵斩杀净尽,随即收兵回城,前后不到顿饭时光,待雪狼王回过神来时,城门早已紧闭,只剩一地的雪狼兵尸体。

      —–继续疯狂!!!-

  • 名称:贞子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5:4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