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好超清

      到城头,往下看,雪狼兵军营密密麻麻,将西风城围得铁桶也似,数百丈开外,高高立着一根旗杆,上面悬着几根白色的野鸡毛,知道便是雪狼王大纛,大纛下面一匹高头大马,上面坐着一个中年汉子,太远看不清脸,只看见这人帽子上也插着一根白鸡毛,显然便是雪狼王。

      「胡夷就是胡夷,九胡十狼,一个德性。」战天风心下冷笑,扬声高叫道:「雪狼王,我在此,尔见了我,还不速速下拜。」他想要振奋军心,这一声喝里运上了玄功,声音远远传了出去。

      雪狼王听到他喝声,抬头看来,蓦地里仰天一阵狂笑,声音轰隆隆传上来,声势竟尤在战天风那一喝之上。

      「这狼崽子竟是玄功高手,而且功力比我只高不低。」战天风心下嘀咕,雪狼王竟是玄功高手,他事前完全没有想到。

      狂笑声中,雪狼王打马奔近,跟着他过来的还有十余骑,个个眼光如电,神情骠悍,显然都是高手,不过没有战天风的老熟人无天佛和无天佛的弟子嗔经。

      雪狼王到两百步开外住马,抬头上望。战天风能看清他相貌了,但见他一张方字脸,颔下短须如铁,两眼神光似电,个子虽不是特别雄伟,却自有一种如山的气势。

      战天风暗暗点头:「这匹野狼不愧能占山为王,若论卖相,还真值得几两银子。」手一背,厉喝道:「雪狼王,还不下马请罪?」

      战天风看雪狼王,雪狼王自也在看他,听得他喝声,却又是一阵大笑,两眼如电,直射着战天风,道:「你绝不是真玄信,你到底是谁?」

      无天佛自然告诉了他战天风的一些情况,可无天佛对战天风也不是太清楚,所以雪狼王也不能确定战天风的根底。

      「想知道我到底是谁?不难啊。」战天风哈哈一笑:「跪下叩三千个头,我便告诉你。」

      雪狼王早从战天风神情气势上,便已看出战天风绝不是个好对付的主,问战天风真实身份,也只是一说而已,并不盼战天风真会告诉他,这时冷哼一声,道:「不敢说,也无所谓,不管你是真是假,总之一句话,开城投降,本王可饶你一命,否则你这假天子只怕见不到明天早上的太阳了。」

      「我跟你打一赌。」战天风猛地向雪狼王一指:「如果我见得到明天早上的太阳呢,你敢赌点什幺吗?」说到这里,战天风看一眼城头军士,扬声高叫道:「众军听了,雪狼王说本天子见不到明天早上的太阳,也就是说,他今天就可打破西风城,可本天子偏偏不信,要和他打一赌。」他这话仍是以玄功送出,半城皆闻,西风城上下,一时鸦雀无声。

      战天风複看着雪狼王:「你敢赌吗?你输了,我不要你退兵也不要你自杀,只要你到城下来,当着我西风城合城军民的面,大声说一句,说你雪狼王说话跟打屁一样,你敢赌吗?」

      他这话如连珠炮一样,雪狼王完全来不及反应就给他说了出来,城头上如逸参等老成持重之人,觉得战天风以天子之尊说出这样的话,似乎不太得体,但灵慧如白云裳,却知道战天风是借这个机会僵住雪狼王,以激励低落的士气,因为无论如何,西风军死守一日一夜还是守得住的,雪狼王跟战天风打了这赌,不能实践自己的话,便要大挫锐气,而不跟战天风打这个赌,又在西风城军民眼前显得他不够胆气,不论赌与不赌,他都输了这一局。

      雪狼王能一统狼族,自然也是十分精明能干,同样明白战天风的用心,当然不肯上当,他应对也颇为机灵,哈哈一笑,一挥手,背后阵中奔出一匹来,马背后用绳子绑着一个人,那人先跟着马跑,但马奔得太快,一个踉跄栽翻在地,便给马直拖到城下。

      「本王非常乐意和你一赌。」雪狼王一笑,向地下那人一指,道:「赌注便是这人的脑袋好了。」

      那人虽近,但给拖得灰头土脸,战天风看不清楚,疑道:「这人是什幺人?」

      「星沉王。」雪狼王呵呵一笑。

      「星沉王?」战天风一声低呼,逸参听到这话,也急扑到城墙边,往下看去。

      这时星沉王挣扎着爬了起来,对着城上叩头,嘶声道:「臣星沉王给天子叩头,臣等无能,没能给天子解围,臣等有愧啊。」

      雪狼王哈哈大笑,看向战天风道:「你若看不到明天早上的太阳,这人就给你陪葬,若看得到,本王便饶他一命,如何?」

      这赌也打得过,战天风刚要开口答应,冷眼忽瞟到逸参脸上的伤痛和城头兵士沮丧的神情,脑中电光一闪:「这匹野狼把星沉王拖出来,反是打击了西风军的军心,这幺一弄,只怕真撑不到明天早上,不行,得把这一局板回来。」

      眼珠一转,已有主意,装做咳嗽,腰一弯,躲开雪狼王视线,迅急取出煮天锅煮一锅一叶障目汤,反手递给壶七公,道:「七公,把你天下第一快的身法露一手儿,喝了这隐身汤,悄悄下城去救回星沉王,我在前面引开他注意力。」

      壶七公也不是个怕事的主,而且战天风有马屁送,立即受落,一口喝了汤,叫道:「放心好了,这点小事若是栽了,老夫壶字从此倒着写。」焦散就在战天风左近,见战天风手中突然变出个锅子更煮起汤来,大是奇怪,结果壶七公一喝汤,突然不见了人影,偏偏又还在说话,更是大吃一惊,却给战天风扫了一眼,慌忙低头,心中却是转念:「圣天子果然大非寻常,不但身具玄功,而且有奇宝相助。」

      战天风收回锅子,直起身来,换一张脸,一脸沉痛的样子道:「星沉王,你等远来救驾,足显忠义,至于战败,所谓胜败乃兵家常事,不能说是你们无能,我也不怪你们。」

      「天子圣明。」星沉王本来羞愧欲死,听了这话,心中暖意大生,拜倒在地,放声大哭。

      就战天风的本心来说,他真的认为包括星沉王在内的诸王都无能得很,他也实在不想安慰星沉王,他是不会同情傻瓜的,因为从小到大,他若犯傻,并没有任何人同情他,但此时西风城头数万双眼睛看着这里,他说这话,安慰的不仅是星沉王,还有城头军士,借他们的口,更能让城中军民都知道,天子仁德,这样对稳定人心士气有着极大的好处。

      这一点,城下的雪狼王自也明白,他冷眼看着战天风,心下低叫:「看这小子,心气强悍又机灵诡变,他若真坐稳了天子之位,那时我雪狼国只怕不但不能入主东土,反会给他扫灭。」心中更下了誓要杀死战天风的决心,扬声叫道:「怎幺样,赌是不赌?」

      ——–呵呵,半夜更新,说话算数吧,另说一句,就算进了VIP,公众版也是和以前一样每天更新的,有钱的朋友,进VIP捧个钱场,我感谢,不想去VIP看的,捧个人场,我也感谢,呵呵!

       

  • 名称:早上好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40:4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