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度兽性超清

      「但盼中军在牧流王掩护下,还能死剩几个人。」战天风眼望西南,咬着牙。

      「便死剩几个人也没用了,其实西风军虽撤了回来,也没多大用。」壶七公摇头:「外无援军,内缺粮草,撑不了几天,终是要给雪狼王打破的。」

      「只要我战天风不死,雪狼王想打破西风城,绝无可能。」战天风一声冷笑,随即找来逸参马齐,道:「此后西风军由我亲自指挥,加固城池,死守到底,没有我的命令,西风军绝不可擅自出击。」

      天子直接指挥诸候国的军队,本不合礼法,但战天风那日以鼓声相助守城,大显威风,今日又及时撤回西风军,因此逸参几乎想也没想便躬身应命。

      当日雪狼王没再攻城,第二日追杀诸候联军的雪狼兵也全回来了,重又将西风城围得死死的,但要休养战力,也没有攻城,到晚间,牧流王的使者却来了,稟报诸候联军死伤状况。

      诸候联军两翼共三十万人,给雪狼兵狂赶百里,被斩杀的,自己踩踏而死的,总数多达二十多万,死了五个王,另有星沉王下落不明,到是牧流王的中军十五万人得以保全,加上两翼残兵,诸候军总数仍有二十万左右,但诸王却已吓落了胆,一直逃过东平国,到了牧流国境内,再无来救西风城的可能,牧流王派使者来的意思,一是稟报战况,最主要是重申前意,请天子在玄功高手护卫下突出西风城去牧流国安身。  

      逸参自也得了牧流王通报,进宫来,见了战天风叩头大哭,道:「天子万乘之主,不可居此危城,请天子移驾牧流国。」

      战天风却不知道他哭的意思,心下转念:「他不会是吓哭了吧,我倒试他一试看。」点头道:「去牧流国,好啊,但你呢,你走不走?」

      「臣不走。」逸参抬起头来,带泪的脸上却是一脸坚毅,道:「臣为西风之王,自当与百姓共存亡。」

      「好。」战天风一声暴喝,猛地站了起来,道:「今天你若说了一个走字,我便以天子剑,亲手斩了你。」

      「天子。」逸参听怔了,讶异的看着他。

      「有福先亨,有难先逃,我最看不起这样的人。」战天风看着逸参,道:「西风王,你很好,放心,我不会走的,你为西风之王,尚且知道要与百姓共存亡,我为天下之主,又岂能置百姓生死于不顾。」

      「天子。」逸参眼泪喷涌而出,再一次拜倒,道:「但天子居此危城,让臣何以心安,一旦城破——-。」

      「不可能。」战天风断然摇头:「只要我在这西风城里,雪狼王永世也休想破城进来。」

      他背手而立,眼发电光,逸参马齐尽皆拜倒,齐道:「圣天子天威盖世。」

      逸参马齐出去,壶七公看了战天风道:「我说小子,你真的还要陪着他们玩下去啊?不好玩的。」

      「我也知道不好玩。」战天风点头:「我早就想走了,去找马大哥吃狗肉,再回来抱晨姐,抱着晨姐香喷喷的身子,比杀人可是有趣多了,但玩到这份上,我怎幺能走呢?」

      「为什幺不能走?」壶七公奇怪了:「现在谁还拦得住你不成?即便无天佛亲自来拦,但白小姐背上的剑可不是绣花针。」

      「无天佛是拦不住我。」战天风摇头,转眼看着壶七公:「但是七公,你想过没有,我若在这个时候走了,马大哥会怎幺看我?云裳姐会怎幺看我?还有晨姐,她又会怎幺看我呢?」说到这里,他眼睛看向远远的虚空,低声道:「马大哥一把刀纵横天下,你见过他冷眼向天的样子吗?帝王将相,盖世高手,谁放在他眼里?可他就是看得起我,云裳姐就更不要说了,天下第一美女,天下第一剑,她在任何人面前都是高高在上,因为她就是天上下凡的仙子,可她在我面前,却一直只象个姐姐,还有晨姐,你可知道她对我有多好?」

      空气似乎有些凝滞,壶七公也僵住了,看着战天风的侧脸,想:「别说,这臭小子还真是有些人缘呢,放眼天下,还真没有几个人能放在马王爷白云裳眼里,却偏生就对这小子另眼相看。」

      「所以,除非城破,我绝不会走的,哪怕死在这西风城里。」战天风猛捏拳头,眼中却又射出泼悍之色:「但雪狼王想要我死,没那幺容易的,我若死,至少也要咬他一口。」

      「你小子胃口倒好。」壶七公打个哈哈,心下却也暗服他的悍气。

      白云裳在自己寝宫中,但战天风壶七公的话自然都落在她耳朵里,听了战天风的一番话,她心中忽地涌起一股冲动,想:「他真的很不错,我又何必要以观云心法对他,让他难受呢?而且他一直是把我当姐姐看,该不会另生出想头。」

      她只考虑战天风,却没去想过自己。在她自己的感觉里,今天的她,对战天风仍只是有好感而已,虽然马玉龙那一次,战天风在那种情况下仍保全了她的身子,展现了不可思议的定力,以及这些日子战天风所显示的才智勇悍,让她好感更增,但也只是好感而已,她绝不认为自己对战天风已产生了男女之间的那种感情,可她却没想过,爱情的产生,往往就是起缘于最初那一点点的好感。

      次日一早,逸参来报,雪狼王遣使送书进城,要与战天风对话。

      「想劝降?老套了。」战天风冷笑:「行啊,本天子就去听听他公狼崽子能放出什幺母狼屁来。」说到这里想着白云裳在边上有些不雅,不好意思的一笑道:「云裳姐,你别嫌我说话不斯文,对雪狼王这狼崽子,咱还真斯文不起来。」

      「但问题是。」白云裳故意秀眉微皱,向战天风上下扫了一眼,道:「你什幺时候斯文过呢?」话未说完,自己却撑不住,掩着嘴咯咯笑了起来。她这一笑,战天风眼睛一亮,因为他突然发现,白云裳又从禅境中走出来了,心中狂喜,不过嘴上却不敢说,生怕一叫出来,白云裳又走回去了。

      他却不知道,白云裳是有意走出来的。

      到城头,东南风正劲,战旗烈烈作响,但旗下的兵士却是神色灰败,眼光慌乱。诸候援军不来,城中气势如虹,援军这一败,反沉重的打击了城中的士气。

      「这个样子,西风城半天都守不住。」战天风心下暗转念头,一时却也想不到激励军心之法。

      说话算数,半小时后还会有一更,书很长,入VIP前,一定先让喜   欢的朋友们看过瘾

  • 名称:极度兽性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29:4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