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妹魔王的契约者无修超清

      双方军队的头顶及左右上方,都有玄功高手飞掠来去,以防对方高手袭营,当然,这只是开战前,真到了两军混战,则除非是白云裳无天佛这样的顶尖高手,没人敢这幺悬停在空中,那就成乱箭最好的靶子了,若同时给成百上千枝箭瞄準攒射,即便是一流高手也是死路一条。

      看到玄功高手乱飞,战天风突地起了个念头,对壶七公道:「七公,你老偷技天下无双,咱们今日来打个赌怎幺样?」

      壶七公老眼特不屑的将他上下一扫,哼一声道:「你小子穷得要死,拿什幺来赌啊?」

      「莫笑本天子穷,有宝呢。」战天风一拍胸前玄女袋:「传国玉玺,怎幺样?赌雪狼王的脑袋,若我先割下雪狼王脑袋,你再输我一千万两银子,你先割下,传国玉玺就是你的。」

      但这会儿壶七公却不上当了,嘿嘿两声:「你割雪狼王的脑袋,你哭吧,雪狼王身边高手如云,你拿什幺去割?跟老夫赌,无非是想借白小姐的剑吧,老夫才不上你小子的当呢,而且就算跟你赌,就算你借白小姐的剑,雪狼王身边若有无天佛在,白小姐只怕也无奈他何,所以这样的馊主意你还是少打吧,乖乖在城头看热闹好了。」

      战天风打的正是这个主意,眼见壶七公不上当,只好缩缩头,心下暗骂:「死老狐狸,倒是越来越滑了。」

      旁边的白云裳脸带微笑,心下却是暗笑:「这个人,什幺时候都会有鬼花样出来。」

      逸参稟报,城中西风军已準备完毕,只等城外援军与雪狼军一开战,立刻沖出,战天风一时忘形,大叫道:「杀,把雪狼兵杀光了,今晚上咱们喝狼血吃狼肉睡狼皮。」正说得口沫横飞,忽一眼瞟到逸参讶异的眼神,这才想到忘了自己天子的身份,忙把声音略放缓些道:「当然,我们天朝乃仁义之邦,万事总存三分仁慈之心,所以对那些狼崽子嘛,就不必赶尽杀绝了。」

      他前后变化太大,尤其后面强自收敛语气,彆彆扭扭,壶七公一时就哈的一声笑,天子面前,岂容臣属如此放肆?逸参眼光立时横扫过来,壶七公慌忙收笑低头,逸参道:「天子圣明,泽及胡夷,雪狼王若知之,必心怀感戴。」随后自去安排。

      逸参一走,壶七公反脚就在战天风屁股上踹了一脚,叫道:「臭小子,你搞笑也找个时候好不好,可憋死老夫了。」

      他这一脚却给焦散一眼看到了,立时手握刀柄,怒视着壶七公,喝道:「大胆。」若不是他跟了战天风这些日子,亲眼见到战天风和壶七公之间亲密与别人不同,那就不是喝一声,而是立时拨刀子拿人了。

      「你小子也来多事。」壶七公又气又笑,不过他也知道焦散是那种认死理的实诚人,只得哼一声道:「行了,老夫拍天子马屁呢,是不是啊天子,这马屁爽吧。」

      「爽,爽,简直爽歪了。」战天风摸着屁股,齧牙裂嘴。

      白云裳终忍不住,咯咯娇笑起来,道:「你两个一老一小,还真是绝配呢。」

      便在白云裳的娇笑声中,雪狼王军中响起隆隆的鼓声,大战拉开序幕。

      城头上所有人一齐往雪狼王军中看去,战天风捏紧了拳头叫道:「快沖啊,让你们尝尝车弩的滋味。」

      但雪狼王军中空自将战鼓擂得震天响,军马却是纹丝不动,战天风奇怪起来,叫道:「雪狼王搞什幺鬼?莫非见诸候联军势大,不敢冲锋,要诱联军先沖,牧流王不会这幺傻吧。」

      正自琢磨,远远的诸候联军阵中突地起了骚动,似乎另有军马冲击诸候联军后背,战天风脑中闪电般想到:「雪狼王这阴贼,原来没有把所有军马放在这里,而是暗抽出了军马偷袭联军后背。」明白了,心下却也不太担忧,想:「看雪狼王这面的军势,偷袭联军后背的雪狼兵该不会太多,联军拥兵四五十万,若是区区三四万人沖阵,不会有太大影响,锅大不怕饺子多,通通煮了就是。」

      联军阵中一动,雪狼王这面军马也动了,却是两翼狂沖,中军不动,因为联军后背受攻击骚动的也是两翼。

      战天风眼见雪狼兵中军不动,自己的车弩用不上,急得跳脚,又怒又骂又疑:「雪狼王搞什幺鬼?为什幺中军不动?难道中军布有车弩的事给他们侦知了?还是牧流王军中有叛贼?」虽急,但也还稳得住,因为联军坐拥四五十万大军,即便不借车弩之力,也是足可与雪狼兵一战的,更何况此时城中西风军已开城杀出,雪狼王以后军迎战,雪狼王后军足有七八万人,中军也差不多有这幺多,两翼兵最多也不过七八万,这点子人,即便是前后夹击,也休想冲垮联军阵脚。

      但是战天风错了。

      雪狼兵两翼一沖,本来虽杂乱却也还算整齐的联军两翼王旗突一下就乱了,两翼王旗一乱,中军王旗立时动摇,牧流王王旗随即后移。

      战天风魂飞魄散,狂叫道:「不能后撒,这时后撒,雪狼王中军趁势一沖,联军死无葬身之地。」此时再顾不得隐藏身份,飞身掠出,白云裳壶七公左右跟上,焦散急叫一声:「天子不可。」但战天风哪里听他的,声未落已掠出老远,他也只有急跟上去。

      好在联军离着城头也不过四五里,战天风一晃即到,但这时三十二国联军已乱作一团,四五十万人乱起来,那当真比个突然掀开石头见了光的蚂蚁窝还要乱,战天风急怒攻心,直奔牧流王王旗,在王旗下找到牧流王,牧流王一脸的惊慌,正在亲卫的护卫下往后跑。

      战天风狂叫一声:「牧流王,你给老子站住了。」飞扑过去,两面立有玄功高手迎上截击,但自有白云裳一枝剑接下,战天风掠上牧流王战车,一把将牧流王揪了起来,牧流王是个大胖子,若论体重,怕有战天风两个那幺重,给战天风的瘦胳膊举着,颇有些滑稽。

      牧流王猛一下身子悬空,啊的一声惊叫,转头一眼看到战天风,眼珠子突了出来,结结巴巴道:「天—天—天子。」

      「你还认得天子。」战天风暴叫:「你敢跑,我今天就亲手碎了你。」

      「是,   是。」牧流王总算缓过神来了,慌忙点头。

      战天风将他身子重重一放,道:「赶快传令,稳住军队,谁也不许后退。」

  • 名称:新妹魔王的契约者无修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7:4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