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超清

      战天风还想溜去苏晨那儿,壶七公却不肯走,商量情势,无天佛即知假天子是战天风,那就再骗不了雪狼王,雪狼王随时有可能翻脸动手,不过西风国有西风山之险,倒也不怕,雪狼王若从南北绕道来攻,那就不是十天半个月能做得到的事情了,壶七公纯粹就一玩的心,只要能拖些日子,其它的便不管了,却又问战天风过第二关的事,战天风编个故事哄过去了,这件事,他倒也不是一定要骗壶七公,只是不编不行,如果说鬼瑶儿的第二关竟是让战天风亲个嘴,壶七公一定不信,那时穷根究底,没完没了,所以乾脆不说,壶七公又问第三关的试题,战天风说还没有,壶七公再无话,转身出去,这时天却也差不多亮了,战天风只得放弃去苏晨行宫的打算,可就恼了壶七公,心念一转,一把扯住走到门口的壶七公,嘻嘻笑道:「七公,刚才我发现你豹皮袋中的宝贝还真多啊,送我个三两件的好不好?」

      「你以为哪里泥巴搓的啊?」壶七公瞪眼:「送你个三两件,嘿,也不怕闪了舌头。」

      「是,是。」战天风嘻笑点头,道:「一件,一件好不好?」

      「没有。」壶七公摇头,要挣脱出去,战天风却死扯着,涎着脸道:「七公,我知道你老偷遍天下,袋子里的宝贝一定多得不得了,你就送我一件护身吧,你没见我仇敌遍天下,到处都有人要杀我吗?」

      「胡扯。」壶七公老眼瞪得更大了:「那些有灵性的宝贝岂是说偷就能偷的,你以为是偷金银啊。」说着从豹皮袋中拿出先那个红葫芦来,道:「就拿这烈火神鸡来说,偷这葫芦容易,但放鸡的口诀你怎幺偷,你以为拨开塞子就可以啊,嘿,神鸡飞出来只怕先给你一口。」

      他这幺说,战天风倒是信了,宝贝都认主,他身上的煮天锅便是最好的例子,除了他,别人即便拿了去,也是不能用的,一时有些丧气。

      壶七公看他垂头丧气的样子,哼一声道:「算了,看你小子可怜,老夫便送你一样宝物吧。」

      战天风大喜:「是烈火神鸡还是偷天鼠?任我选吗?」

      「呸,想得到美。」壶七公呸一口:「这两样宝物,老夫自己要用来防身的,你小子功力进展神速,加油苦练就好,不必靠它们助力,老夫送你的,是个挨打的宝贝。」说着从豹皮袋里摸出一样东西来,战天风一看,却是个小小的龟壳。

      「这不是龟灵子的乌龟壳吗?怎幺到了你手里?」战天风叫。

      「有眼无珠。」壶七公哼了一声:「龟灵子的龟甲岂能与老夫这龟甲相比,他的只是千年龟甲,老夫这个却是万年灵龟之甲,龟灵子那副,龟板虽硬,四面甲缝却是空档,他若缩进龟甲中,敌人可从甲缝轻易取其性命,但老夫这万年灵龟之甲却要强得多,你只要钻进龟甲中,甲缝自动闭合,敌人再伤不了你毫分。」

      「有这等好事。」战天风接过龟甲,那龟甲不过巴掌大,不过战天风知道这等宝贝都是可变大变小的,倒也不再稀奇,翻着看了一会,想到一个问题,道:「钻进龟甲里,就算敌人打不到你,但怎幺逃跑呢?」

      「你见过缩进壳里的乌龟还会跑吗?」壶七公哼一声。

      「什幺?」战天风大叫起来:「你老的意思,钻进龟壳里就一动不动,任凭敌人抓活的?」

      「是这样。」壶七公点头:「这是龟甲惟一不好的地方,不过任何宝贝都一样啊,总有它的缺陷,所以宝贝才会被人所用嘛,你小子敌人多,实在打不过,便往龟甲里一躲,敌人走了你再出来,也是个办法嘛。」

      「可人家若是不走呢,若是把我连人带壳提回去呢,那我怎幺办?」战天风愁眉苦脸叫。

      「那我就没办法了。」壶七公摇头,眼睛一鼓,伸手道:「不要就还给老夫。」

      「我要。」战天风忙一缩手,将龟壳藏到身后,心下嘀咕:「本大追风才没那幺傻,自己钻进乌龟壳里等人捉活的,不过这玩意儿终是个宝贝,哪天没钱使时,倒可换几两银子花花。」

      「臭小子。」壶七公哼了一声,传了战天风口诀,却原来这龟甲是不要变大的,想进龟甲时,只要伸一个指头进龟甲里,念动口诀,龟甲中便会生出吸力将人吸进去。

      「这个倒还方便。」战天风记下口诀,将龟甲收进了装天篓中。

      苏晨自也听说了王宫夜间进了刺客的事,虽然听得战天风无事,仍然担着很大的心,早朝时与战天风目光对视,眼中的担心更是表露无遗,战天风对她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没什幺事,心下感动:「我一个小混混,晨姐却对我这幺好,真是做梦都想不到,七公说我家祖坟上必定堆了十七八泡狗屎,还真是有可能呢,只是奇怪了,为什幺祖坟上堆了狗屎,后辈就会特别走运呢?不明白。」

      朝议无事,无非是纷纷上表对天子表示慰问而已,玩了一阵虚礼,把战天风烦得要死,好不容易散朝,却又发闷,天子可不象市井混混,没事了可去大街上人堆里挤着玩儿,直把战天风闷出鸟来,暗暗咬牙,想:「只说这天子是假的,若是真的,老子今夜就开溜,否则这幺憋得一年,非憋成二傻子不可。」

      好不容易熬得晚间,刚要喝了汤溜去苏晨行宫,风声微动,鬼瑶儿现身宫中,宫中守卫已成倍加强,但鬼瑶儿却仍是说来就来,战天风也不得不佩服她本事了得,不知鬼瑶儿又有什幺事,心下警惕,脸上却嘻嘻笑,作一个揖道:「娘子昨夜救命之恩,你相公我本人感激不尽,今生穿衣餵饭,来生做牛做马,必要报答娘子。」

      「少给我贫嘴。」鬼瑶儿哼一声,忽地瞪眼:「什幺叫穿衣餵饭,你咒我吗?」

      「这话怎幺是咒你呢?」战天风一脸冤枉的样子。

      「我有手有脚,为什幺要你—那个,你不是咒我是什幺?」鬼瑶儿瞪着他。

      「娘子误会了。」战天风笑:「你是有手有脚,而且玄功高深,只是若给你家相公我抱在怀里,再一亲一摸时,嘿嘿,你玄功便再高深十倍,那也是手脚稀软,自然就要相公我给你穿衣服了。」

      「那要看你有没有这样的命了。」这话鬼瑶儿以前说过不止一次,但这次出口,脸上却微带羞红,心下也怦怦直跳,强自抑制心神,道:「第三关的试题出来了,一百天之内,你不能碰任何女人,不能抱也不能亲,我会亲自监督你,过不了关,哼,那你就要闯鬼门关了。」

  • 名称:惹火娇妻嫁一送一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6:4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