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仙踪超清

      「这个—。」逸参一愣,道:「本来最好的证据是传国玉玺,但天子不是说传国玉玺失落了吗,所以只好凭言公公他们——。」

      不等他话说完,战天风猛地打断他,道:「谁说传国玉玺失落了?」

      逸参眼睛霍地一亮,看着战天风道:「天子的意思,传国玉玺没有失落?」其余众王,包括苏晨,也一齐看向战天风。

      「国之重宝,人神共佑,岂容失落。」战天风冷哼一声:「但孤一直不拿出来的原因,就是怕有乱臣贼子,起不良之心,果不其然,小小阉贼,受人胁迫,便就来诬陷天子,真正岂有此理。」

      这话真正让众王激动起来,逸参满脸放光,叫道:「请天子出示重宝,以证天下。」

      「当然。」战天风概然点头:「孤本来也是要在今日祭天之时亮印的。」说到这里,扫一眼众王,道:「但你们知道怎幺验证传国玉玺的真假吗?」

      「当然知道。」逸参点头,挺一挺身子,一脸庄严的道:「我天朝重宝,火不能焚,水不能浸,夜不能掩,此三样,天下尽人皆知,再不可假冒。」

      「很好。」战天风点头,伸手去玄女袋里掏出传国玉玺,高高举起,众王眼光一齐落在传国玉玺上,马齐更是老眼通亮,低叫道:「是传国玉玺,绝不会错。」

      苏晨秀目也睁大了一倍,暗叫:「难道真是传国玉玺?传国玉玺怎幺会在风弟身上。」

      壶七公眼珠子却是滴溜溜乱转:「臭小子玩的什幺花样?传国玉玺是假冒不了的,无论你有天大的本事也假冒不了,否则别人早假冒出来了,老夫今天倒要看你小子如何收场。」

      战天风将传国玉玺宣示一刻,随即取过祭文,在祭文上盖了宝印,让侍从传给众王,道:「你们可现场验看。」

      逸参捧了祭文,众王齐围过来看了宝印,这样当然看不出真假,逸参命人拿一个玉盘过来,自己先跪下,祷道:「臣逸参与三十三王共验国宝,若此宝为真,臣死罪。」

      「恕你无罪。」战天风袖子一挥:「儘管验吧。」

      壶七公很看不得战天风的轻狂样,暗哼一声:「臭小子,呆会验出假货,到看是他无罪还是你有罪。」

      一个侍从拿了祭文,另一个取火点燃,逸参亲手捧了玉盘在下面接着,众王在一边围成一圈观看。

      侍从直接烧那印文,异事出现,印文周边的丝绸开始燃烧了,那印文却是一点灼痕也没有,最后写着祭文的整块丝绸烧得乾乾净净,就留下盖着印文的那一小块,跌落盘中。

      「真的,是真的。」「国之重宝,火不能焚,果然如此。」众王议论纷纷,逸参则是两眼放光,高喝道:「火已验过,国之重宝,火不能焚,再取水来。」

      侍从取过两盆水,逸参将印文放入一个盆中,又另取一块丝绸,盖了自己的西风王印,又让另外几王盖了印在上面,然后放入水中,不一会儿,丝绸上他的西风之宝及另几王宝印的印文均渐渐模糊,最终漫成一团,再不可辨认,而另一个盆里那一小块丝绸上面,传国玉玺的印文却始终清亮无比。

      「国之重宝,水不能浸。」逸参嘶声高叫,再命取一块大大的厚布,将自己与众王连盆一齐罩住,众王眼前一黑,随即一亮,那亮光来自盆中的印文,紫光闪闪,竟透过水面射出尺许高的紫色毫芒。

      「国之重宝,夜不能掩。」逸参再一次高呼,因为激动,声音已有些暗哑,一把扯掉厚布,重整衣冠,对着战天风拜倒,高声道:「传国玉玺为真,臣西风国之王请天子恕罪。」众王一齐拜倒,包括宣固也跟着拜倒。

      苏晨跟着拜倒,心中惊喜无限:「他果然又创造了奇迹,可是,到底是怎幺回事呢?莫非他本来就是天子,可他不是七喜王太子吗?」

      壶七公则是猛扯鬍子,拜倒在地,却悄然抬头,传音道:「臭小子,老实交代,传国玉玺怎幺到你手上的?」

      「老狐狸不明白了。」战天风偷笑,传音过去,故意哼一声:「什幺叫怎幺到我手上的,当然是我父皇传我的啊,今天可以告诉你了,我的真名不叫战天风,而是叫玄信。」

      「放屁。」壶七公猛呸一口,战天风的话他当然不信,但战天风不说真话,一时间他也没办法。

      众王起来,宣固却不敢起来,叩头道:「臣误信阉贼之言,罪该万死。」

      战天风当然不信他只是受了骗,但这时也不能怎幺样,只有装出大度的样子,道:「即是受骗于小人,罪不在你,起来吧。」

      言振在一边发抖,王宽却仍在叫:「他真的不是十四皇子玄信,他是假的啊。」

      马齐大怒:「还敢诬陷天子,来人啊,拖下去严加审问。」

      逸参却一脸怒色道:「诬陷天子之人,罪该万死,还要问什幺,拖下去,斩了。」

      当下便有侍卫拖了王宽两个下去斩了,祭天重新开始。

      战天风没想到闹了这一场,还要祭天,而且原有的仪式半点也不省,不由暗骂,一边木偶一样跟着乱转,一边想:「玩来玩去,玩成个真的了,不过也好,马大哥听说真传国玉玺出来了,必定来找我,倒也免得我满世界去找他。」

      他还暗乐,不过很快就不乐了,回到宫中,先是壶七公逼问传国玉玺的来历,战天风还想开玩笑,壶七公却直扑到他面前,双手掐着他脖子,恶狠狠的道:「臭小子,藏着传国玉玺竟然不说,老夫你也敢玩,好大的胆子,今天你若不从实招来,老夫活剥了你。」

      他这幺说,虽也有几分玩笑的成份,但战天风知道,自己瞒着传国玉玺不说,壶七公确实也是有几分恼,只得举手投降道:「招招招,怕了你老了,不过有句话要先说清楚,我瞒着你老,不是自己是想要,而是要拿给马大哥然后转交玄信的,如果没有今天的事,我压根儿就不会拿出来。」当下把在白胡遇到永乐公主的事说了。

      壶七公明白了,骂:「臭小子,你一个小混混,到还真有女人缘。」骂是骂,倒也不怀疑战天风的话,却瞪了战天风道:「现在怎幺办?」

  • 名称:万界仙踪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40:4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