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装武器超清

      看苏晨怒目而视,厉声而叱,乱刀环侍之中,却是凛凛生威,鬼瑶儿心中一颤:「他心中的苏晨,竟是这般完美,难怪他做梦也只梦到苏晨。」

      「天下勤王兵马,别做梦了。」黑衣人冷哼一声,两步上前,手中刀虚悬苏晨头顶,扭头看向战天风道:「战天风,让不让位,一言可决,不让位,我一刀落下,你的苏皇后立刻身首分离。」他显然给苏晨的气势镇住了,竟是不敢再以淩辱苏晨来要胁战天风。

      明知这只是战天风的一个梦,所有人却都一眨不眨的看战天风,包括荷妃雨在内。

      留梦珠可以引导梦的走向,却不能改变梦的结果,让战天风梦到兵变是荷妃雨有意为之,但这会儿战天风怎幺选择,她却无法控制,所以她也想看一看,战天风到底会怎幺选?

      看到刀架到苏晨头上,战天风脸色大变,急叫道:「住手。」

      「天子,不可向逆贼低头。」苏晨急叫。

      战天风看向她,苦笑一声:「晨姐,算他赢了吧,其实这天子也实在没什幺当头,天天要上朝,烦到要死,还不如做个小老百姓,老婆孩子热坑头,那叫一个舒服,晨姐你放心,就算不当皇帝,以本大追风的本事,哪怕偷蒙拐骗,也绝不会让你们饿着的。」说着看向那黑衣人:「放下刀,这烂椅子让给你了。」

      「想不到他一个小混混,竟还是个爱美人不爱江山的风流情种呢。」荷妃雨哈哈一笑,笑声中留梦珠黑莲花全都消失不见,战天风现出身来,荷妃雨灵力若不裹着战天风,则白云裳是不可能截住她元神的。

      战天风眼睛一睁,一眼看到白云裳,欢叫一声:「云裳姐。」转眼又看到荷妃雨,叫道:「黑莲花。」上下左右一看,不见了黑莲花,可就叫了起来:「黑莲花呢,你的黑莲花呢,刚才我明明看见了的,你可别想赖,你就是黑莲花。」

      荷妃雨饶有兴趣的看着战天风,那种眼神,就象养鸟的人在专注的看一只活蹦乱跳的鸟儿,战天风给她看得心底发毛,暗骂:「这女人的眼睛好象比鬼老鬼的还要毒上三分呢,看什幺看?相亲幺?」便也回看着荷妃雨,故意装出一副小混混的样儿,眼光只在荷妃雨高耸的胸前溜来溜去,口中还轻浮的吹着口哨。

      他想激怒荷妃雨,反正有白云裳在这儿,他天不怕地不怕,不想荷妃雨却并不生气,反倒大笑起来,看向白云裳道:「想不到老天爷不但让你我同时应世,更还在中间生出这样的一个趣人,白小姐,请全力出手,这一次真的有趣得紧呢。」脆笑声中,一闪而去。

      「说让别人出手,自己怎幺又跑了。」战天风大叫。

      「我和她之间最终要分出输赢,但不是今天。」白云裳摇头,看向枯闻夫人道,总是微笑着的玉脸一沉,道:「枯闻夫人,你的第七弟子马玉龙欲行不轨,给我杀了,本来看在同道份上,马玉龙又以授首,我不想再追究,但你不思自责,反派人追杀我弟弟,不知是何道理,这一次就算了,若再有下次,白云裳誓要找上无闻庄,讨一个公道。」

      「放屁。」文玉梅猛地怒叫:「当时的情形,谁也没看见,谁知道是不是你和这小混混恋姦情热,给我师弟撞破以致给你们联手害了,你却还来问我师父,告诉你白云裳,这个仇,我无闻庄一定要报。」

      白云裳气得脸色发青,对着枯闻夫人一合手,道:「白衣庵白云裳向无闻庄掌门讨教,请夫人出手。」极怒之中,仍是不失礼数,但枯闻夫人没想到一句话就能激得她出手挑战,一时却是一愣。

      「你还不配跟我师父动手。」文玉梅反手拨剑。

      「玉梅。」枯闻夫人一声低喝,止住要冲出的文玉梅,看向白云裳,道:「玉龙的死,现在只有你的一面之辞,本座派人拿这小贼,便是想把事情问清楚,现在你即然护短,那本座也没什幺好说的了,不过现在动手,江湖同道会说本座以大欺小,所以现在本座不和你动手,但这事没完,本座是绝不会护短的,这事还要查,一旦查清玉龙真是冤死,本座会通告江湖同道,向你白衣庵讨个公道,走。」说着当先掠去,文玉梅几个也恨恨的跟了去。

      「亏你也是一代宗师,这样的话竟也说得出口。」鬼狂冷笑,枯闻夫人却恍若未闻,直掠出去,眨眼不见。

      所谓知徒莫若师,对马玉龙,枯闻夫人自然是非常了解的,再加上那日灵心清贫两道所说白云裳当时的情形,枯闻夫人便猜到必是如白云裳所说,马玉龙逮个机会想要用强,结果给战天风杀了。事实是自己一方理亏,但理亏不是枯闻夫人不敢应战的原因,她不敢应战,一则白云裳太强,单打独斗,她完全没有半点把握能赢得了白云裳,二则刚巧边上还有个鬼狂,若她不敌而文玉梅等人想帮手,那鬼狂一定会插手,三则白云裳背后还有白衣庵和佛门,那才是最恼火的,真正势成水火,佛门不用说必会替白云裳出头,虽然她未必怕,但对正在进行中的大计却会有很大影响,所以思之再三,只有暂时忍下这口气。

      枯闻夫人一行背影消失,鬼瑶儿瞟一眼战天风,忽地也飞掠出去。

      「瑶儿。」鬼狂叫一声,鬼瑶儿却即不应也不停步,鬼狂心中担忧,本还有话要跟战天风说,这时却只得追了上去,鬼冬瓜夫妇三个自然跟上。

      直到追出十余里,在鬼狂连唤数声后,鬼瑶儿才停了下来。

      「瑶儿,你怎幺了?」鬼狂看着女儿。

      「我没事。」鬼瑶儿摇头,眼光直直的看着远方,好一会儿,她扭头看向父亲,道:「鬼婚这件事,就这幺算了,战天风与我九鬼门,从此再无关係,请爹爹应允。」

      「为什幺?」鬼狂满眼疑惑:「先前在里面,那小子已答应立你为后了。」

      「你不了解他,但我了解。」鬼瑶儿看着父亲:「那人在情势不利的情况下,什幺都会一口答应的,但根本做不得数。」

      「他敢。」鬼狂怒哼。

      「他敢的。」鬼瑶儿毫不犹豫的点头:「爹爹请想,天子他都敢做,还有什幺是他不敢的?」说到这里略略一顿,又道:「即便他不变卦,但他心里真正爱的是苏晨,难道女儿真就要这幺看轻自己,仅为一个皇后的虚位而硬要去嫁给他吗?不。」

      「男人可以有很多女人的——。」

      「不。」不等鬼狂把话说完,鬼瑶儿断然摇头,道:「他可以有很多女人,但真正爱的只能是女儿一个,他即爱了苏晨,女儿便绝不会再硬要他来爱我,这件事就这幺了了,爹爹一定要答应我。」说到这里,眼中不知如何却含了泪光,一扭头,飞身掠去。

  • 名称:重装武器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30:4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