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同桌超清

      「为什幺不敢?」战天风瞪大眼晴:「你是冰,你家相公我就是火,融了你再把你烧开,不怕你不热乎,更不怕你不叫。」

      「那你就试试啊,看你有没有本事融化我。」鬼瑶儿冷哼,手一背,冷眼看着战天风,心下低叫:「我就不信你真敢来亲我。」

      战天风本来确是只想提个鬼瑶儿不可能答应的条件把她逼退,不想鬼瑶儿竟真个答应了,一时倒是踌躇起来,想:「这冰美人可不好亲,这要亲上去,轻也是个重感冒,重些说不定更会是个断脖子病。」但转念又想:「这鬼丫头不知搞什幺鬼,好象不想杀我了,却又死缠着我,要不弄清楚,休想睡得着觉,对了,老子就当那天落在她手里她没放我,要死早死了,不等今天。」当真一步步走过去,一直走到鬼瑶儿面前,直到鬼瑶儿高耸的胸乳几乎要撞到他胸膛始才停住,看着鬼瑶儿近在咫尺的脸,嘻嘻笑道:「我真亲了啊。」

      「只要你敢。」鬼瑶儿脸色不变。

      「有什幺是本大追风不敢的。」战天风霍地伸手,猛一下就抱住了鬼瑶儿身子,伸嘴便向她唇上吻去。

      鬼瑶儿没想到战天风真的敢伸手,猝不及防,一惊之下,身子已给战天风抱在怀里,脑中刹时间掠过好几个念头,但不等她拿定主意,嘴唇已给战天风吻住,脑子里刹时轰的一声,什幺都不知道了。

      战天风虽说想得通透,其实还是留了心眼,鬼瑶儿双手是背在身后的,所以他这一抱用了力,将鬼瑶儿双手连身子一齐抱住,而亲这一口,也是存心佔便宜,伸嘴就狠狠的逮一口,不象吻美女,倒象小狗逮着了一块大肥肉怕大狗来抢,啃得一口算一口。

      叫他想不到的是,一口啃过,抬头看时,怀中的鬼瑶儿竟是身子稀软,满脸通红,眼睛紧紧闭着,他嘴唇离开也全不知道,竟是陷入了半昏迷中,和昨夜苏晨情动时的情景一模一样。

      「这是怎幺回事?」战天风一下子完全迷糊了:「是她转性了,还是我看错了,要不就是天要下雨了蚂蚁搬家了所有的东西都回潮了。」脑中乱七八糟的想着,却就是理不出个头绪。

      而在他发愣的当口,鬼瑶儿也回过神来,眼一睁,一眼看到战天风的脸,身子急忙一挣,脱出战天风怀抱,闪出丈外,却又停住,背身对着战天风,心中怦怦跳,脑中乱作一团:「想不到他真敢亲我,想不到我真给他亲了,看他那傻样,他自己也迷糊着呢,还不知现在怎幺想,他说不定以为我竟然喜欢上了他,不行,绝不能让他有这种幻想。」想到这里,脑子一转,已有主意,转过身来,看着战天风道:「第二关考的是胆气,若你连亲我的胆气也没有,那这会儿你已死在我爪下,不过这一关你虽侥倖通过了,后面还有七关,任何一关过不了,你仍是死路一条。」

      「原来这是第二关的试题?」战天风信了真,可就大叫起来:「你早不说,你早说我就多亲一会儿啊,这不公平,不行,刚才没亲出味儿,还要再亲一个。」说着沖过去作势欲抱。

      「错过机会了。」鬼瑶儿束身飞退:「想亲,过了后面七关成了我丈夫,尽你怎幺亲。」说着闪身出殿,一转过身,强板着的脸上却不由自主的露出笑意,心下暗叫:「他真信了,还好,否则可就要羞死了,真是莫名其妙,那一会儿怎幺就迷糊了,真给他亲了呢。」心慌意乱中,只管闪身飞跑,却忘了问战天风的事了。

      「别说,鬼丫头的豆腐也还挺嫩的呢。」看着鬼瑶儿背影消失,战天风不由自主舔舔嘴唇,随即想到苏晨:「不过还是晨姐的豆腐味道更好些。」反手取锅煮汤喝了,飞身出宫,掠向苏晨行宫。

      到苏晨行宫中,仍从窗口看进去,只见苏晨在房中走来走去,不时望望窗子,眉眼间净是急切之色。

      「晨姐等急了。」战天风心中暗想,掀帘进去,苏晨刚好回过身,听得帘响,急过身来,叫道:「风弟。」

      战天风张嘴想应,却忽地想:「且跟晨姐开个玩笑看。」便故意不应声,苏晨看不见他,见他不应声,眼中立时露出失望之色,轻声自语:「原来是风儿。」

      「不是风儿,是风弟呢。」战天风低笑,悄悄走到苏晨背后,猛一下伸手抱住了她,苏晨惊吓之下,啊的一声尖叫,不过随即反应过来,知道是战天风来了,回转身来,双臂箍住战天风脖子,嘴唇则早已给战天风吻住。

      外间玲儿听到了苏晨的尖叫声,不知怎幺回事,进来看,却见苏晨双臂虚悬空中,眼睛闭着,但奇怪的是眼睛以下的部位却似乎给什幺东西拦住了,看不见,可苏晨身前明明没有东西了,一时失惊大叫:「小姐。」

      原来苏晨一直替战天风保守着隐身的秘密,甚至连贴身丫头玲儿都没有说,听得她一叫,热吻中的苏晨惊醒过来,鬆开嘴,羞红了脸道:「玲儿,怎幺了,你快出去。」

      「小姐,你—–。」玲儿没弄明白,还在担着心呢。

      苏晨这才想到战天风隐身的事玲儿不知道,急道:「没事,是大王。」

      战天风皮厚,可不知道什幺叫怕羞,呵呵笑着喝口水解了一叶障目汤的魔力,玲儿突见他现身出来,忍不住又惊叫一声,但随即面红过耳,急行一礼,跑了出去。

      「这丫头,昨天来捣乱,今天又来捣乱,真是的。」战天风故意怪玲儿。

      苏晨忙解释:「不是的,她不知道你能隐身的事,只是担心我。」

      「担心你什幺?」战天风笑:「担心你被我吃了吗,那我就不客气了。」一把抱起苏晨,一面吻着一面放到榻上,嘴巴大吃豆腐,手则探入衣中,无所不至,眼看着苏晨春情弥漫,娇喘吁吁,自己也是小腹发胀,战天风脑中却突地想到了鬼瑶儿警告,刹时便如一盆冰水从顶上直灌下来,欲火大消,收手鬆开苏晨。

      苏晨一下子抱不到他,睁开眼睛,与战天风眼光一对,立即便明白了,抱住他叫道:「风弟。」

      「那个鬼婆娘真下得了手的,所以——。」战天风咬牙。

      「是,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苏晨一脸感激的看着他,去他唇上深情一吻,道:「但只是苦了你了。」说到这里眼睛突地一亮,道:「对了风弟,我可以叫玲儿服侍你的,那你就不要强忍着了。」

      战天风再想不到苏晨对他如此深情,眼见她张嘴欲叫,猛地伸嘴过去,吻住了她的唇,深深一吻,移开嘴,道:「晨姐,不要了,我只想吃你,在吃你之前,对任何东西我都没有兴趣。」

      「风弟。」苏晨大是激动,眼中甚至含了泪光,战天风倒不想她哭,笑道:「好了好了,没事的,我不是说过了,细火熬粥,越久越香嘛,慢慢来,总之我一定会吃了你的,一定。」

      「嗯。」苏晨含泪点头:「我永远是你的,永远等着你。」伏身战天风怀中,紧紧的抱住了他。

  • 名称:我的同桌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30:4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