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兰高校男公关部超清

      「怎幺?不敢相认吗?还是看到孤会遁术很奇怪?」战天风微微一笑,道:「告诉你,孤以前在天安时,可是拜过名师的呢。」说着直掠进宫,焦散自然不敢再拦,却是愣了好一阵子,战天风会遁术固然让他惊异,抱了个女子进宫却更让他为难,一时真的不知道要怎幺办了。

      战天风先抱了鬼瑶儿进自己寝宫,放下人,刚要去叫壶七公,忽地想到一事,不由啊的一声大叫。

      鬼瑶儿给他抱着,人一直半迷糊着,就象喝醉了酒,轻飘飘的,不过给他这一叫,倒是清醒了些,睁开眼睛看向战天风,不知他叫什幺?

      战天风却也在看她,见她睁眼,喝道:「鬼丫头,先问清楚,你那第三关说什幺不准抱女人,算不算你自己在内?」

      他这一问,鬼瑶儿又清醒了些,道:「算又如何,不算又如何?」

      「不算,那我就去给你找大夫来,倒看你是打摆子还是发春痨,若是算呢?」战天风说着做出恶狠狠的样子:「那我就先杀了你,而且是先奸后杀。」

      他不说这先奸后杀几个字还好,一说先奸后杀,鬼瑶儿倒笑了,道:「你敢?」

      战天风没想到她竟会笑出来,这是公然蔑视他的威胁嘛,一时恼了起来,霍一下跳起,象上次在那山谷中一样,一下就跨坐在了鬼瑶儿身上,双手戟张,做出要去撕鬼瑶儿衣服的样子,喝道:「你再说一遍,我立刻就将你先奸后杀。」

      再一次给战天风骑坐在身下,鬼瑶儿身子一颤,那股神秘的热流又哄的一下从腹中涌起,弥漫到全身,脑中有一点清醒,要拦住战天风,但手脚却没有半点力道,只能在嘴里轻轻吐出两个字:「你—敢—。」不过这两个字也像是喝醉了酒,不但不清楚,而且踉踉跄跄。

      她这个反应又再一次出乎战天风意料,十指屈成鸡爪之形,却是抓不下去,眼见鬼瑶儿眼睛半睁半闭,叫道:「鬼丫头,鬼瑶儿。」一摸鬼瑶儿额头,仍是热得烫手。

      「鬼丫头病得还真不轻呢,得叫七公来。」战天风嘀咕一声,从鬼瑶儿身上跳下,飞步去找壶七公,他宫中本来有许多宫女太监,但他的秘密事太多,因此下令不得他召唤,所有宫女太监不得进他寝宫。

      壶七公是战天风特令留在宫中的,不过寝室不在内宫,战天风找到壶七公再回转寝宫,也去了小半柱香时间,进房一看,床上哪还有人,壶七公先前听说鬼瑶儿生病就摇头不信,这时更是看了战天风冷笑:「鬼瑶儿那样的玄功高手会生病?我看是你自己病了吧?」翻一个白眼,回房去了。

      「鬼丫头到底搞什幺鬼?」战天风搔头,他实在是给鬼瑶儿搞糊涂了。其实若换了个情场高手,一眼就可看出鬼瑶儿其实是为情所迷,不过战天风却不是情场高手,加之跟鬼瑶儿积怨实在太深,便发觉有点子异样,也不敢往那方面想。

      随后几天一直没什幺事,先以为雪狼王在知道战天风真实身份后会怒而攻打西风国,却也没有异动,晚间无事,战天风自然仍是去苏晨那儿,虽是不能抱也不能亲,但能和苏晨说说笑笑也是好的,鬼瑶儿则一直不见出现,不过战天风确信鬼瑶儿一定在暗处盯着他,所以也不敢冒险。

      到了祭天的日子。

      战天风着天子服,端个臭架子,这是他自己心里的说法,也就是面似僵尸眼若死鱼身子象戏台子上牵线木偶,然后照着事先排好的礼仪到戏台子上过一遍,战天风一生人里,最烦的就是这个,但却没有办法,有时游戏也是不好玩的。

      包括逸参在内,三十四国诸候王各着王服,事先列队等候,天子车驾到,众王跪迎,万姓拜服,战天风缓缓下车,经过苏晨身边时,斜瞟一眼跪伏的苏晨,从他那个角度,可以看到苏晨一截裸露的后颈,忍不住暗赞一声:「晨姐脖子上的肉还真是又细又白呢,以前倒是没留意,今晚上一定要好好看看。」想到这里又骂:「可惜不能亲,死鬼婆娘。」

      上祭坛,众王起身,随后司仪宣布祭天开始,战天风先要上香,拜天地先祖,读祭文,总之就是一套固定繁锁的礼节。

      听到司仪叫请天子上香,古乐奏起,战天风想:「上次做方丈,玩到一半无天佛来了,今天不知无天佛还会不会来捧场。」微一凝神,却感应不到半点灵力的波动,暗暗摇头,想:「哪有这样的好事,得,还是烧香翘屁股,拜吧。」

      方要起步上香,忽听到下麵诸王列中一人叫道:「假天子不得上香。」

      「帮忙的来了。」战天风又惊又喜,回头,却见是白沙王宣固,这时已跨步出列,怒视着他,而逸参等三十二王加苏晨一时都愣了,齐看着宣固。

      宣固複向战天风一指:「你是假天子,没有资格祭天。」

      众王先前吓愣了,这一声可就都惊醒了,逸参脸一沉,喝道:「白沙王,你得失心疯了吗?」

      「不是我得失心疯了,而是西风王你中了别人奸计了。」宣固看向他:「设这奸计的是你的叛臣田国舅。」

      「什幺?」他说出田国舅,惊怒中的逸参一愣,道:「这跟田国舅有什幺关係?」

      「当然有关係。」宣固点头:「因为你继承了王位,田国舅不甘心失势,又不敢明着造反,所以设计立一个假天子来压你,只是他没想到刚立了假天子,自己勾结雪狼王的事却给人告发了,不得不逃走,自己没得半点好处,到便宜了这个假天子。」

      「这家伙必是给雪狼王买通了,否则不可能知道得这幺清楚。」战天风耳中传来壶七公略带些惊怒的声音。

      「那现在怎幺办?」战天风也传音问,自己脑子里也是滴溜溜乱转。

      「看看再说。」壶七公叫:「记住了,死撑,绝不要惊慌,大不了拍拍屁股走人,没什幺了不得的。」

      听了壶七公的话,战天风心下暗笑:「老狐狸以为本大追风还是当日撞天婚时没见过世面的小混混呢?这样的话也要嘱咐一番。」嘴里却应道:「好的,不急。」眼角感受到一股焦灼的目光,迎过去,是苏晨的,正又急又慌的看着他,战天风知道苏晨为他担心,展颜一笑,竟传音过去道:「晨姐,刚才我看到你后面的脖子了,真是又细又白呢,今晚上我一定要好好看看,还要摸一摸。」

  • 名称:樱兰高校男公关部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18:4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