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超清

      「这女子简直岂有此理。」苏晨气得全身颤抖。

      看着晃动的窗帘,战天风脑子却有些不转筋了:「不对啊,她上次不是说,虽然我没强姦她所以放我一马,但我毁了鬼牙石,她九鬼门仍要追杀我吗?怎幺今天这话里的意思,好象又回到最初了?」

      想不明白,忽觉边上的苏晨有异,一扭头,顿时惊呼出声:「晨姐。」

      苏晨竟在自己脱衣服,这时上半身已全然赤裸,正在解下衣,身子半弯下去,鼓翘的双乳晃动着,如两堆雪浪。

      在战天风的惊呼声中,苏晨已全身赤裸,她抬起头,上前一步,如雪的双臂伸过来,搭在战天风脖子上,玉颊通红,火热的眼光里却充满勇气,看着战天风道:「死威胁不了我,就是死一千次一万次,我也一定要做你的女人。」

      「晨姐。」战天风叫,他这人,神经有点麻木,给人感动的时候不多,但这会儿却明明的感觉到,在内心深处,也不知什幺地方,重重的震了一下。

      「来吧,我的丈夫。」苏晨微微闭上眼睛,秀美的长睫毛颤动着:「吃了我,我就是你的红烧肉,把我全部吃到肚子里去吧。」

      「晨姐。」战天风将苏晨赤裸的身子猛一下抱在怀里,向她红唇上吻去。

      到榻上,苏晨整个人已如火在燃烧,摇曳的烛光下,她的身子发出玉一样的光泽,如雪的肌肤下又还隐着淡淡的羞红,便如桃花盛开时的颜色。战天风已知道女人的滋味,苏晨的这个样子,更让他全身有若火焚,便如干透了的柴,只想纵身火中,彻底燃烧,但他脑中终还是有两分清明,与鬼瑶儿打了这幺久的交道,他实在是太知道鬼瑶儿的可怕了,强如佛印宗,她也是说打就打,结果金果身死,佛印宗派灭,区区一个苏晨,更完全不放在她话下,她说要杀,战天风相信她绝对是说真的,也确信她一定做得到。

      「鬼婆娘,上次真该强姦了你再把你大卸大块。」战天风暗骂,而此时苏晨的春情已给全部激起,死死的缠着他,战天风也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万不得已,只得伸手制了苏晨的昏睡穴,他灵力是缓缓透入的,而苏晨本来就已经迷迷糊糊,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感觉到苏晨紧箍的双脚鬆开,战天风忙退身出来,顺手便扯过被子掩住了苏晨裸体,他甚至不敢再看一眼,只怕一眼之下,终会忍不住吃了她。

      下床,在自己大腿上用力掐了一把,痛得齧牙裂嘴之下,欲火略消,又暗骂一声,这会却是骂的鬼狂:「死老鬼,那幺多女人给你干,你就干不出个儿子来,偏偏生这幺一个鬼丫头,你不是纯心害人吗你?」

      骂了一气,转头看苏晨,一张俏脸红僕僕地,欢畅更明摆摆的写在眉眼间,可能在睡梦中,仍是和他在一起吧。

      「其实晨姐挺苦的,一个女孩子,爹死了,一个人远来关外,做了没有国王的王妃,又还要面临九胡的入侵,难怪在七喜的时候,从来也没见她脸上有过这样的笑。」战天风以前从来没有站在苏晨的立场上好好想过,这会儿却突然间就想到了,又是感概又是怜惜又是敬佩,到榻前,细细的看苏晨的脸,那一瞬间,他觉得苏晨的美,完全不输于白云裳,伸嘴过去轻轻含着她的唇,忍不住又伸出手到被里,抚着她一只玉乳揉了一揉,却只觉腹中一热,欲火陡升,慌忙鬆手站起,不禁又暗骂一句鬼瑶儿。

      「就这幺走了,明早晨姐肯定要哭的,但若不赶紧走,可真不一定控制得住。」战天风心中思忖,转头四下一瞧,有了主意,到桌前拿一张纸,写了八个字:细火熬粥,一生一世。

      写完了,他却又搞笑,把墨汁在嘴上抹了一圈,然后去纸上一吻,留下了一个墨汁印的吻痕,他自己还挺得意,想:「晨姐明早醒来,看了这乌七抹黑的甜甜一吻,一定美死了。」

      把纸压在桌上,再看一眼苏晨,取锅煮一锅一叶障目汤喝了,仍从窗口掠出。

      他离开不久,鬼瑶儿竟又来了,看一眼沉睡的苏晨,掀起被子,眼见被子里的苏晨一丝不挂,她眼中射出寒光,但略翻转苏晨身子,见了臂上处女的守宫砂,眼中寒光略收,哼了一声,转头四下一瞧,看见了桌上的纸条,走过去一看,那八个字让她又哼了一声,但当看到那个墨汁吻痕时,忍不住扑哧一下,娇笑出声,笑得一下,慌忙捂住嘴巴,转头看苏晨并未醒来,才又转头,再看那纸上吻痕,仍忍不住暗笑,想:「想不到这人还挺多情呢,只是太也搞笑了。」

      笑了一会,把纸条仍压在桌子上,方要出房,却又回身抓起纸条放进自己怀里,始才离去。

      战天风回到王宫,解了魔力,壶七公听到响动过来了,往他脸上一看,哈哈一笑,道:「混小子,你是跟美人亲嘴还是跟砚台亲嘴啊,弄得跟个灶王菩萨似的。」

      战天风抹抹嘴唇,嘻嘻笑道:「你老年纪大了,这中间的玄机自然无法领会。」

      壶七公大怒:「你小子敢说老夫老,要不要比试比试,到看谁更强些?」

      「这个也比啊?」战天风瞪大眼睛,抱拳:「怕了你了,你强,你强。」

      「算你小子识相。」壶七公哼了一声,扫一眼战天风,道:「怎幺样,上了你的苏大小姐没有?不会临上马又还在想该不该上吧?」

      「没有。」战天风摇头,眼见壶七公眼珠子一瞪,忙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是因为别的,鬼瑶儿来了。」

      「鬼瑶儿?」壶七公失声惊呼:「鬼瑶儿找到你了,那你怎幺脱身的?」

      「她并没有动手,只是威胁我不准碰苏大小姐。」战天风眼中露出迷惑之色,道:「我现在都还想不清楚这鬼丫头到底在玩什幺?上次说没我没强姦她,所以放我一马,但随即又万里追杀,说是我毁了鬼牙石,是九鬼门必杀之人,结果今天找到我,却又变了语气,好象又回到最初出题考校我的时候了,真是莫名其妙。」

      「你没有强姦她?」壶七公瞪眼叫:「什幺意思,你有什幺本事强姦她?」

      战天风虽和壶七公说了分开后这些日子的经历,但只捡大些的或可以说的说了,有些是没说的,传国玉玺,咬白云裳乳房,曾制住鬼瑶儿这些就都没说,这时便只好把那次在西风山借假死制住鬼瑶儿的事说了,壶七公听了啧舌:「鬼瑶儿竟曾落到你手里,混小子还真看你不出呢,女孩子把贞节看得比命还重,鬼瑶儿又是在昏迷中,可能以为你是有意放过她,所以饶你一次算还个人情,那也说得通,但即然说了要追杀你,怎幺又放过你呢,这可不象九鬼门的风格啊,想不通了。」

      捋了半天鬍子,瞪着战天风道:「你小子的混帐事还真多,现在怎幺办,多了个鬼瑶儿,可就大大的不好玩了。」

      「我也不知道怎幺办了。」战天风搔头。

      第二天早朝,逸参领苏晨朝见。

      昨夜战天风没来得及和苏晨说起他做了假天子的事,看着苏晨从宫门口缓步进来,不由笑眯了眼睛,想:「晨姐呆会见了我,一定要大大的吃一惊,对了,我再跟先前在七喜国做大将军一样,跟她玩一手若无其事,装作不认识她,那她又要想半天了。」

  • 名称:女帝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18:4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