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超清

      以前战天风看苏晨,自卑中带着敬畏,不敢细看,后来在刀扎汗的大营中,关係虽然拉近了,激动中也没有细看,这会儿才第一次细细的看苏晨的眉眼,秀美中是那般的宁静,没有半点浮燥的气息,便如山间的溪流,虽然经过了重重的阻隔,却仍然保持着清纯明净的本质。

      「晨姐真的是天下少有的好女人。」战天风轻轻的歎息一声,穿窗进去,掀动竹帘时没太注意,发出了轻微的响声,却惊动了苏晨,睁开眼睛,扭头看过来,不过当然什幺也没看到。

      看到她眼光看过来,战天风突地起了个顽皮的心,低叫道:「红烧肉在家吗?故人撞天婚问候。」

      他这话很轻,可听在苏晨耳里却不嫡一个炸雷,苏晨的眼睛本来又要闭上了,却猛一下大睁开来,口中也呀的一下惊叫出声,脑袋急扭过来,身子竟也坐不稳了,一手撑着绣榻。

      战天风早取锅在手,这时便喝口水解了魔力。

      苏晨一眼看到他,眼睛更大了些,脸上显出激动无比的神色,惊叫道:「大王,风弟。」叫声中竟带了颤音,而身子竟也是在微微颤抖。

      「晨姐。」看到她如此激动,战天风也不自禁的激动起来,走拢去,低叫道:「晨姐。」

      「风弟。」苏晨想站起来,但也不知是激动还是坐久了腿脚有些麻木,身子竟往前一栽,战天风急伸手,一下便抱住了,苏晨抬起头,一张玉脸通红如火,战天风再忍不住,伸嘴便向苏晨嘴上吻去,苏晨转唇相就,这一吻便如火山爆发,战天风将苏晨压在榻上,他已初过肉味,知道女人有哪些好处,苏晨的晚装又十分的宽鬆,一面吻着,手便毫不犹豫的伸进衣里,无所不到的捏摸揉搓,苏晨如遭火焚,剧烈的喘息着,却没有半点推託抗拒,反将身子儘量打开,有意无意的给战天风方便。

      壶七公的提醒起了作用,战天风来之先,确实想到只亲一亲抱一抱就好,不要真个坏了苏晨身子,但这会儿激动之极,再难忍耐,猛地睁开嘴唇,看着苏晨道:「晨姐,我还有好多话没跟你说,而且现在也确实不方便,但所有这些我都不管了,今夜无论如何我都要吃了你。」

      苏晨星眸如醉,脸上的羞红一直延伸到半敝开的酥胸上,听得战天风如此正儿八经的宣示,她更是羞得全身颤抖,却是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娇声道:「嗯,风弟,姐姐等你很久了。」

      「今夜你再不必等待。」战天风低叫一声,俯下身在苏晨嘴唇上再亲一下,抬起头,伸手便去解苏晨的衣服,便在这时,忽听得一声娇叱:「贼子纳命。」同时剑风声起,一剑急刺过来。

      战天风吃了一惊,急抬头,却见是玲儿,怒目横眉,正挺剑飞刺。

      苏晨会武,做为贴身丫头的玲儿,自然也会一点,这时候误以为是歹人欺负苏晨,这飞剑一刺,倒也风声虎虎。

      战天风一眼看清是玲儿,立刻明白玲儿是误会了,玲儿这一剑当然不会放在他眼里,两指一伸,啪的一下夹住了剑尖,同时叫一声:「玲儿,是我。」

      剑给战天风手指侠住,玲儿还在死命往后扯呢,听到战天风叫她名字,可就有些愣了,往战天风脸上细细一看,猛地就叫了起来:「风将军,不,大王。」

      而激情中的苏晨也惊醒了,睁眼看到玲儿,再看到她手中明晃晃的宝剑,也惊叫道:「玲儿,你做什幺?」

      「婢子该死,认错人了,请大王处罚。」玲儿慌忙跪下。

      「行了,你出去吧,我和你家小姐正亲热到一半,还得继续,可没时间来罚你。」战天风笑。

      他这话可把两女都羞着了,苏晨忙垂下眼光,心中暗叫:「他说话就是和别人不同,这幺羞人,偏生又这幺逗人。」玲儿则羞笑着行礼退出去了。

      「还真是好事多磨呢。」战天风回转头笑看着苏晨,道:「不过这事就象熬小米粥,越是细火慢慢熬出来的,越是香甜。」

      「他说得真好。」苏晨心中低叫,不敢回应,眼看着战天风的手伸向自己衣服,她在心里甜蜜的歎息了一声,再次闭上了眼睛,静待着那销魂一刻的来临。

      但战天风的手并没有伸下来。

      手到中途,战天风忽地感应到一股冰凉的寒意,便如一股凉风从脖领子里直灌下来一般。

      这种感觉战天风已尝过多次,实在已熟得不能再熟:「鬼瑶儿。」

      脑中闪电般掠过这三个字,战天风一跃而起,还好刚才喝水解一叶障目汤魔力时,煮天锅没重播玄女袋里,就插在腰上,这时取用到方便,执锅在手,身子落地,只听窗帘微动,鬼瑶儿已站在房中,冰雪玉容,幽睛寒泉,冷冷的注视着他。

      战天风本来是跨坐在苏晨身上的,他一离开,苏晨自然感觉得到,急睁开眼睛坐起来,一眼看到鬼瑶儿,惊呼一声,慌忙掩上半敝的衣襟,却厉视着鬼瑶儿道:「你是什幺人?」

      鬼瑶儿转眼看向她,冷然一笑:「不愧是做了几天王妃的人,果然有点威势。」

      「她竟然连晨姐在七喜国做王妃也知道了。」战天风心下暗惊,喝道:「鬼瑶儿,你我之间的事,不要扯上别人。」

      因为鬼瑶儿站在窗下,离烛光有点远,苏晨先前并没有看清她,听战天风一叫,顿时又惊又怒,一跃身站到了战天风边上,怒视着鬼瑶儿道:「你就是那个想要抢别人相公的鬼瑶儿,强抢人家丈夫,你也不知道害羞吗?」

      「原来晨姐也会骂人。」战天风暗叫。

      「不知羞的是你吧。」鬼瑶儿冷哼:「你是撞天婚撞中的他,但在你撞天婚之先,他已撞上了我的鬼婚,代表鬼婚的信物鬼牙石已先挂在了他脖子上。」说到这里她转眼看向战天风,道:「战天风,你自己说一句,我先还是她先?」

      她冷眼如剑,战天风在街头混的,本来赖皮是本行,但他怕鬼瑶儿迁怒于苏晨,不敢硬顶,回视着鬼瑶儿道:「这事和她无关,鬼瑶儿,要打我们出去打。」

      苏晨一听急了,一步跨到战天风前面,怒视着鬼瑶儿道:「我们夫妻一体,生死同命,你要杀,就先杀了我。」

      「还真是恩爱啊。」鬼瑶儿冷笑:「夫妻一体,哼。」说到这里,鬼瑶儿冷哼一声,眼光转向战天风,忽地寒光大盛,道:「战天风,我上次就说过了,在你通过我九鬼门的考验成为我的丈夫之前,你绝不能娶妻,否则有一个我杀一个,有十个我杀五双,我说话是算数的,如果明天早上她不是处女了,那明晚你抱上床的,一定是具死尸。」说完身子一晃,窗帘动处,她身子已无影无蹤。

  • 名称:向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6:4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