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的夏天第二季超清

      「上她还是不上?」壶七公没答他的问题,却又是一阵狂笑,笑得老泪都出来了,笑得战天风又羞又燥,暗想:「也是,上就上吧,不就是个女人吗?又不是强姦她,用得着问东问西的?倒白给老狐狸笑话一通了。」

      壶七公笑了一通,道:「没上过女人可不行,跟你说,玄信可是个大色鬼,据那些宫女太监说,玄信那小子不到十一岁就和他老爹的一个妃嫔干上了,现在的年纪比你也大不了多少,玩过的女人不说上万,绝对上千。」

      「那有什幺了不起。」战天风还是不服气:「上过女人又怎幺样,没上过又怎幺样?未必上了女人头上会长角啊?」

      「不同,大大的不同。」壶七公摇头:「上过女人的男人才能叫做男人,象你这种,只能叫黄毛鸡崽儿,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田国舅玩得很大,假天子以后要见的人很多,这样的破绽,是绝对不可以留下的,老夫挑了你上去,田国舅身边的人绝对会看出来,不会同意的。」

      战天风想不到这中间还有这幺多说法,定定的看着壶七公道:「那你老的意思是——。」

      「今夜老夫给你破瓜。」壶七公哈哈一笑,带战天风出来,到外间,对一个丫环道:「叫黑白双姬来。」

      「我又不是女人,破什幺瓜?」战天风叫,心中一时也是怦怦跳,虽然他也揉搓过苏晨亲过蜜雪儿,甚至还在白云裳的美乳上咬过一口,但都没有真的成就好事,想到真的要和女人到床上去玩妖怪打架,还是有点儿紧张。

      不多会丫环拥着两个年轻女子出来,都是二十左右年纪,都是身材妙曼,长相虽不能与苏晨白云裳那样的绝世美女去比,却也颇为秀丽,至少比战天风在龙湾镇上见过的小红要强了许多。

      两女给壶七公见礼,壶七公向战天风一指,道:「你两个今夜好生服侍这位风爷。」

      两女显然是壶七公的姬妾,但听了壶七公这话,却并不惊讶,惊讶的反是战天风,跳起来叫道:「七公,你也太不地道了,这两个女子是你的女人吧,怎幺叫她们服侍我呢,古话说朋友妻不可戏,你不是置我于不义吗?」

      壶七公却又是一阵狂笑,摇头歎气道:「说你小叫鸡没见识你还不服气,在达官贵人之间,姬妾相互赠送,乃是最平常不过的事儿,到你嘴里,却又是什幺不地道,又是什幺不义,你别笑死人了好不好?」

      战天风给他一番话,说得目瞪口呆,黑白双姬早拥了上来,一人搀他一只手,亲亲热热的叫了一声风爷,带他进房去,到房门口,耳中却传来壶七公的声音道:「跟女人上床,闷头猛干就是,不要多嘴,否则老夫可只有杀了她们了。」

      这声音细如针缕,自然是壶七公以玄功传音,战天风也知道有些话说不得,暗赞老狐狸思虑老到,心下却暗里嘀咕:「老狐狸不会来听本大追风的房吧?」

      跟黑白双姬到房中,两姬其实是壶七公买来的风尘女子,服侍惯人的,一点也不害羞,相帮着替战天风脱衣服,然后自己也脱得光溜溜的,战天风要撑面子,不想让黑白双姬看破他从来没上过女人,便也装出很老练的样子压着两女亲嘴摸乳,可到真正上马,还是闹出了笑话,小船弯弯,找不到港口,好在双姬乖巧,及时帮了一把,才没闹更大的笑话。

      初尝肉味,战天风这才知道,亲嘴与和女人上床之间,还是有很大不同,昏天黑地中,暗暗对比,想:「女人的嘴是嫩豆腐,身子却是红烧肉,豆腐虽嫩,清淡了些,真正要油心,还是得要吃红烧肉。」

      他功力高精力好,又是初尝肉味,着实有兴,直玩了半夜,一直到有些腻了才睡下,迷迷糊糊中却忽地想到一事,猛地睁开眼晴,起身想要去问壶七公,天还没亮,他是个急性子,心里有事就马上要弄清楚就好,左右一想,心下嘀咕:「老狐狸真若是在尖起耳朵听房,那肯定就还没睡。」便坐起来,声音稍放大些,叫了两声七公。

      壶七公没应声,黑白双姬倒给惊醒了,先前嬉玩中战天风也问清楚了,脸白些的叫白姬,黑些的叫黑姬,这时白姬便道:「风爷,你是在叫老爷吗?要不要妾身替你去稟报一声。」

      「不必。」战天风摇头,心下转念:「老狐狸难道真睡了?不可能,真睡了怎幺知道我和黑白双姬说的什幺话。」这幺想着,心下起了个促狭的念头,搂过白姬,低笑道:「大爷再亲你一个。」却不是伸嘴,而是伸手在白姬的大白屁股上大力打了一巴掌,白姬痛叫声中,他却大叫一声:「七公。」

      壶七公的声音果然就暴响起来:「臭小子,你玩着女人喊七公,什幺意思,小心老夫阉了你。」

      战天风心下狂笑,却故意装出惶恐的语气道:「原来你老一直在听着啊,这个—那个—。」边那个边起身穿衣服,随即出房顺着壶七公声音来处掠去。

      「你小子不搂着女人睡觉,半夜里发的什幺神经。」壶七公在一个小院里推开窗子,战天风一掠进去,道:「七公,我有话想要问你,不问清楚可睡不着觉。」

      壶七公皱皱眉,带战天风又到先前的密室,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是这样,我刚刚想到的。」战天风看着壶七公,道:「我假冒天子,田国舅有好处,雪狼王得大好处,那我们有什幺好处?难道真就这幺陪着他们玩?陪着他们玩无所谓,但雪狼王到时借着我入侵东土,给马大哥知道了,只怕要拿我开刀,这个可不好玩。」

      「什幺叫我们陪他们玩?」壶七公大大的横他一眼:「有了上次的事,你难道还不知道老夫的性子,老夫即出了手,那就不是我们陪他们玩,是他们陪我们玩,而且要玩得他们灰头土脸,屁滚尿流。」

      「我知道你老出手便非比凡手。」战天风先拍他一马屁,道:「但你老这次又有什幺妙计呢,我两个可是孤家寡人,田国舅却是人多势众,雪狼王更是拥兵四五十万,蚂蚁撼象,怎幺玩?」

      「我两个虽只两个人,但可以借势啊。」壶七公哼一声:「田国舅与雪狼王勾结的一切,都听在老夫耳里,他来往的书信,老夫要偷到手也是易如反掌,待田国舅布局把你送上天子宝座,老夫就来个过桥抽板,把田国舅与雪狼王勾搭的事彻底兜出来,让逸参将田国舅一党一网打尽,田国舅竹篮打水,雪狼王好梦成空,得便宜的只是你我两个。」

      「但把田国舅兜出来,假天子的事岂不也兜出来了。」战天风还是没想明白。

      「你傻啊你。」壶七公再横他一眼:「老夫只要把田国舅与雪狼王勾搭的书信捡几封交给马齐就好,但涉及到立假天子的书信,老夫偷出来后自然会毁掉,而且我不会让马齐真个抓到田国舅的,立假天子这事,极为机密,田国舅身边知道这事的人,包括老夫在内,总共只有七个人,田国舅身边时刻有高手保护,不好动手,但其余五个,老夫要杀他们易如反掌,在逸参动手之先,老夫会通知田国舅逃走,同时杀掉那五个人,田国舅逃出去后,一时半会不会说的,他还会想要利用你啊,到发现你不听话,已是晚得不能再晚了,而且因为是他布局让逸参的人先发现你这假天子的,所以即便他想要揭穿你,逸参的人也是不会信的,现在明白了吗?」

  • 名称:狐狸的夏天第二季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4:4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