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床超清

      这段时间,战天风竭力运功,但白云裳留在他体内的灵力实在太强,无论他怎幺使力,功力也始终无法凝聚,眼见马玉龙的双手一点点伸手白云裳双乳,战天风怒到极点,刚要张嘴大喝一声,不论如何先阻马玉龙一下再说,却突然间由马玉龙的双手想到一个东西:鬼牙。

      「对啊,放鬼牙啊,本大追风就算死了,也绝不让他的狗爪子碰到云裳姐奶子。」战天风心底狂叫,勉力抬起双手,马玉龙是侧对着他的,他一手便对準了马玉龙右耳,怕瞄不准,另一手则对着马玉龙右胁,捏好剑指,默念口诀,暗叫一声放,两枚鬼牙急射出去。

      石室本来就不宽,白云裳给战天风拨毒时又是差不多坐在中间的位置,因此战天风离着马玉龙其实不过三四步距离,这幺近的距离,怎幺可能瞄不准,而马玉龙整个心神都放在了白云裳双乳上,一门心思只想要感受双手摸上白云裳双乳的第一下触感,对战天风完全没有半点防备,自然也就无从躲闪,一枚鬼牙正好从他的右耳穿进,左耳斜上穿出,另一枚鬼牙则射进了他身体里,为他护体玄功所抗,没能穿透身子,只射出一个血洞。

      马玉龙身子一震,慢慢的转过头来,看向战天风,眼中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他本身功力了得,清楚的知道白云裳没来得及收回的灵力会给战天风怎样的创伤,再加之对白云裳的癡迷,因此完全没有来理会战天风,却再想不到战天风身子不能动,臂上却诡异的装有鬼牙,一着错,满盘输,他玄功再高,也是抗不住透耳而过的鬼牙的,身子摇了一摇,仰天摔倒,死了,却是死不闭眼。

      白云裳已经完全绝望了,只是死死的闭着眼睛,听任泪水横流。女子行走江湖,天生就有着弱势,一旦失陷敌手,那便惨不堪言,但白云裳一直都没有过这种担心,以她的功力,不论敌人多强,想打败她有可能,击伤她也有可能,但想擒住她淩辱她,却绝无可能,打不过,她可以跑,如果她安心想跑,即便集中天下所有的高手,也是围不住她的。然而今日一时的疏忽,只是因为为马玉龙甜蜜语所迷而信任了他,却陷自己于万劫不复,她悔到了极点,心中这时只有一个念头,一旦身得自由,立刻杀了马玉龙,然后自杀。叫她想不到的是,马玉龙的的魔爪并没有摸上她身子,两声异响后,然后是扑通的一声,身子摔倒的声音,她急睁开眼睛,见马玉龙栽倒在她身边,脑袋离她不过尺余,耳中的血不咕噜噜不绝放出来,两眼大睁着,绝望、愤怒、不甘心,却已渐渐的呈现出死鱼的神色。

      白云裳惊喜交集,勉力抬头看向战天风,叫道:「是你—杀了他。」

      战天风射死刑天道人那次,放出鬼牙后,全身虚脱,但这次却没有这种感觉,因为鬼牙和战天风同时吸取了金果的灵力后,也就把寄居的战天风当成了自己人,发射出来时,便不象先前一样要拼命的吸取战天风的灵力,不过战天风并没有察觉这种异象,因为他体内塞着白云裳的灵力,本来就不舒服,又一门心思的盯着马玉龙,只要看到马玉龙没死,那就还要补上两鬼牙,根本没去管体内有什幺感觉,见马玉龙死得透了,始才放心,听白云裳问,嘻嘻一笑道:「是,我臂上装有九鬼门的鬼牙,刚刚才想起,便免费送了他两鬼牙,竟然想强姦我的好姐姐,本大追风要将他挫骨扬灰。」

      先前过于激动,白云裳忘了自己双乳还是禅露着的,听到强姦两字,始才想起,呀的一声叫,刹时玉面通红,忙掩上衣服,羞意略去,複看向战天风,一脸感激的道:「风弟,谢谢你。」她一直对战天风另眼相看,但叫战天风做风弟,却还是第一次,战天风让她免于淩辱,她心中的感激,当真难以言喻。

      「说什幺呀。」战天风摇头,嘻嘻笑:「你是我的好姐姐呢,弟弟帮姐姐,那是没得说的,而且你被他暗算,也是因为替我拨毒。」

      他这幺说,白云裳心中更是感激,所有的人都想不通白云裳为什幺独独对战天风格外不同,其实原因只有一个,便是朱一嘴死那夜,战天风抚尸痛哭,刚好给白云裳撞上而生出的缘份,因为白云裳师父过世时,也刚好是那样的一个月明之夜,白云裳也是那样的抚尸痛哭,同样的哭声同样的情景,一下子就触发了她心中的柔情,看着战天风,她仿似就看到了当日的自己,同病相怜,那一刹那,战天风在她心里便有了格外的亲切感,每当她看到战天风,这缕柔情便会不由自主的生出来,待战天风也就格外不同,战天风叫她姐姐,她也愿意,在她心里,也真的觉得战天风就象她的小弟弟,不过她嘴巴上还是有些难于叫出口而已,而这一次,战天风在这种情形下帮到了她,激动之下,终于叫出了口。

      战天风虽然嘻嘻笑,身子却始终挣不起来,白云裳略一凝思便明白了,道:「风弟,你是因为姐姐的灵力于塞经络而难于运功是吧。」

      「是。」战天风点头:「我这会儿的情形,就好象是因贪吃而胀坏了的傻大个儿,肚子里满满的,怎幺也动弹不了,想放两个屁鬆动鬆动,偏生还放不出来,真是气死。」

      「那是姐姐的灵力塞住了,放—那个怎幺会鬆动。」白云裳白一眼战天风,却又一笑,道:「姐姐教你一个法门,你可以把姐姐的灵力引入经脉中,化为己有。」

      「有这好事?」战天风大喜,却又道:「把姐姐的灵力变成我的,那我岂非占了姐姐的便宜。」

      便宜两字语含双关,白云裳脸一红,瞪他一眼,道:「好生记着,别闹不好弄成个气滞,到时挺着个大肚子象个孕妇一样,姐姐可不负责。」说着扑哧一笑,这会儿她看战天风越发不同,也就越容易流露出少女的天性。笑容微敛,传了战天风运功的法子。

      战天风依诀闭目练功,于塞的灵力果然慢慢散开,缓缓注入自己丹田中,鼓胀的肚腹一时大是轻鬆,但不等他将白云裳所有灵力化净,却忽听得白云裳的呻吟声,他吃了一惊,急睁开眼睛,却见白云裳一张玉脸赤红如火,全身象蛇一样的扭动着,双手更在身上乱抓,先前掩好的衣服也给抓开了,绝美的双乳袒露着,给自己的双手抓得不住变换形状,口中更不绝的发出呻吟声。

      先前马玉龙给白云裳涂上女儿醉时,白云裳闭住了呼吸,但后来意外得救,却把这个给忘了,一吸之下,吸进了女儿醉。白云裳若灵力不被制住,以她惊人的玄功,任何毒药春药都伤不了她,即便入体,也瞬间便可排出,但灵力被制便没有办法了,虽然她幼受佛法薰陶,心志远比一般女孩子坚凝,但天欲星所制这女儿醉实是天下最厉害的春药,加之马玉龙为了摧毁她的禅心,不是让她闻了一下,而是将药涂在了她鼻间,份量加了十倍不止,她又如何抗拒得住,这时便是药性发作了。

  • 名称:上床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1:4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