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财消灾超清

      战天风揪耳朵道:「晨姐,你叫我风弟好不好,要不叫我天风也行。」

      苏晨奇道:「为什幺,你本来就是七喜王太子啊?」

      「是。」战天风点头,道:「但现在我不是不能现身吗,如果你觉得战天风这名字不好,要不就叫公羊也行,不过你是我的王妃,我是公羊,你可是母羊了。」

      「啊呀,你坏。」苏晨撒娇了,她本秀美,此时含羞带娇,当真美豔无铸,且战天风一直对她即敬且畏,她这种娇姿,还真是第一次看见,一时可就呆了,嘴巴半张着,眼光发直,那情形,又是当年在龙湾镇街头看见了红烧肉的样子。

      苏晨见他为自己美色发呆,心头即喜且羞,指了指煮天锅道:「风弟,这是什幺呀?」

      「这是一锅隐身汤。」战天风一惊而醒,道:「你喝了汤,别人就看不见你了,就象刚才你看不见我一样。」

      「这幺神奇。」苏晨惊异的瞪大了眼睛,小心翼翼的喝了汤,却也并无异样的感觉,有些不信的看着战天风道:「风弟,你现在看不见我了吗?」

      「是。」战天风伸手牵她的手,道:「来,我带你出去。」看不见,抓的地方不是苏晨的手,却是苏晨的小腰儿,苏晨怕痒,咯咯一笑,忙闪开身子,伸出手抓住战天风的手,心中却在想:「他是真的看不见我呢?还是故意的?」想到后者,不由一阵害羞,却更添三分喜悦,想:「他真的是个很有情趣的人呢。」战天风一世人不知道情趣两字怎幺写,却给她看成了很有情趣的人,可惜战天风听不到她心里的话,若听得到,一定晕倒,乐的。

      「可我还是看得见你啊。」苏晨突地想到一事,道:「你自己不喝吗?」

      战天风摇头,道:「这汤有件不好处,一锅的灵效过后,要隔开半个时辰才能喝了,否则不能见效。」说到这里猛地一拍自己额头,叫道:「真傻啊。」

      「什幺?」苏晨奇怪的看着他。

      「没什幺。」战天风向她看一眼,摇头。

      「不,我要你说。」苏晨嘟起了嘴。

      「真要我说啊。」战天风嘻嘻一笑,见苏晨点头,嘻嘻一笑,道:「我是想,其实我可以在这里等半个时辰,即可以等着重喝隐身汤,顺便啊—–。」说到这里,却故意不说下去了,眼光只向苏晨身上扫来扫去,他其实看不见苏晨,但牵着手,便也能大致猜想苏晨站着的样子了。

      苏晨看到他的眼光,觉出他说没出来的十九不是什幺好话,但心中却是即羞且喜,反而想听,道:「顺便什幺?」

      「顺便啊。」战天风笑得两眼发光:「就吃了你这碗红烧肉。」

      「啊。」苏晨已有心里準备,却仍羞得低叫一声,软软的靠在战天风身上。

      战天风感觉到她温软的身子靠在自己身上,心中一蕩,想:「我一直怕了她,但看今天的情形,她其实还是蛮喜欢本大追风的嘛,只是我这个王太子是个假的,万一透了风,却不知她会怎幺样?」一时又有些忐忑起来。

      战天风想着自己手脚快,苏晨又隐了身,趁黑溜出马胡大营还是有希望,谁知才出帐篷,恰好刀扎汗那面一个卫兵扭头看过来,一眼就看到了他,顿时便厉喝出声:「是什幺人,站住了。」

      战天风大叫倒楣,他反应灵活无比,急一伸手,一把搂了苏晨腰身,纵身飞起,而就在他飞起的同时,刀扎汗左右帐篷中同时有马胡武士窜出,竟都是玄功好手,几股灵力交错扫射,有的阴寒,有的赤热,虽没有一个能比得上战天风,但也不弱,一感应到战天风灵力的波动,几股灵力顿时一齐追锁过来,不过人没有动,显然急切间没有弄清楚情况,以保护刀扎汗为主,追敌为次。

      「刀扎汗身边果然有不少好手,幸亏没莽撞。」战天风暗叫侥倖,感应到几股灵力紧锁着自己,心中思量:「这些家伙一看刀扎汗没事就会追上来,我带着晨姐,只怕溜不掉,万一给他们追上伤了晨姐就要命了。」想到这里,急往下一落,收了灵力,马胡高手感应不到他灵力的波动,立即便锁不住他,灵力乱扫,战天风如何会呆着不动,拉着苏晨一阵急跑,这时刀扎汗的汗帐附近已是乱作一团,梆子声急响,但稍远些的胡兵却还没反应过来,这时战天风一眼看到一群马,约有二三十匹,一下有了主意,抱了苏晨坐上其中最高大的一匹,对苏晨道:「晨姐,你骑了马先走,胡兵看不见你,只以为是空马,不会拦的,我在这里捣蛋,吸引他们的注意力。」

      苏晨苦等这幺久,好不容易和战天风重会,竟说又有分开,急叫道:「不要,要走一起走,要死我们一起死。」

      她这话里生死相托,深情款款,不过战天风却不是那种感情特别丰富的人,又看不见苏晨的脸,便没太大感觉,反是烦恼多于感动,不过也不能太怪他,情势紧急,刀扎汗身边高手只要弄清楚状况,立刻就会追来,他脑子滴溜溜乱转,就想着脱身呢,不过脸上倒没显出来,叫道:「说什幺死呀死的,红烧肉还没吃着呢,不能死。」

      他这话说得苏晨又害羞起来,但一只手却更加用力绞着战天风的手,战天风拍拍她手,道:「听话,我不会有事的,我又有仙法又有隐身法,怕就怕伤了你,所以只要你先出去了,我一个人,想玩就玩,想走就走,他们拿我没办法的。」

      苏晨心中实在捨不得,但她终是个明事理的人,点头道:「好吧,那你千万要保重自己。」

      「放心。」战天风用力一捏苏晨的手,道:「记住,半个时辰内胡兵是看不见你的,一直往外沖,回七喜城去,不要管我,我很快就会追上来。」说到这里一眨眼,笑道:「热着红烧肉,我一回来立即就要吃的。」他只求哄着苏晨快走,也不嫌肉麻,苏晨大羞,却是毫不犹豫的点头应了一声:「嗯。」她是敢爱敢恨的女孩子,虽害羞,却绝不扭捏,尤其战天风的表现还远在她意料之外,心中早已爱煞,那还有什幺说的,无论什幺,都是千肯万肯。

      苏晨鬆开手,打马往东,战天风把所有马缰绳全部斩断,却用刀板子在马屁股上一顿乱抽,赶得马群四散,这时胡兵起来了不少,却给惊马沖得东倒西歪,战天风一看这主意不错,去营火堆里抓了个火把,见了马群,斩了缰绳再拿火把乱戳,马怕火,更是惊得狂奔乱跳,虽有胡兵拦截,却如何拦得住他。

      虽然胡兵看不见苏晨,战天风还是担心,一路放马一路便跟着苏晨,直到看见苏晨的马出了营盘,径往东去,始才放心,而这时他耳边已听到玄功高手起在空中的掠风声,知道刀扎汗终于反应过来了,心下凝思:「刀扎汗不见了晨姐,必往东追,本大追风那就把他们往西引好了。」展开淩虚佛影身法,倏地掠出营盘,往西急掠,他一动,立即便有几股灵力齐扫过来,几名马胡高手随即全追了上来,刀扎汗为苏晨所迷,只以为战天风带了苏晨往西去了,下了死命令,一定要把苏晨追回来,却不知正中战天风之计。

  • 名称:破财消灾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42:4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