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堤超清

      战天风心中发毛,还要再想诡计,鬼狂却喝道:「本来还想和你玩玩,到看你小子有多少本事,不过老夫今夜还有事,不玩了,跟老夫走吧。」说话间一爪当胸抓来。

      虽自知不敌,但战天风也绝不肯束手待毙,右手持锅,左手捏印,锅挡爪,美女江山一锅煮七个金字则一窝蜂的围向鬼狂。

      但鬼狂的手爪并没抓下,爪到中途,战天风双脚突地一紧,似乎突然间给绳子绑住了,大惊之下急低头看时,脚下早觉得一股巨力急扯,将他身子扯得倒悬过来,在空中大打圈子,战天风同时也看清了,还是先前那根丝线,只是这会儿不是搭在他身上,而是绑住了他双脚,原来鬼狂那一爪竟只是虚招。

      「这一手,瑶儿也绝对想得到,可到底是怎幺回事呢?」鬼狂看着战天风,又是大摇其头,他这一招,竟仍只是在替鬼瑶儿试验。

      战天风双脚被绑,上半身无碍,急要设法脱缚时,鬼狂手中丝线却突地一抖,猛地鬆开,战天风猝不及防,身子便如一只断线的风筝往外急飞,而不等他做出反应,鬼狂丝线已点在他身上,战天风只觉丹田一麻,灵力凝滞,全身软绵绵的,再用不上半分力。

      「吊靴鬼,拿了这小子,好生看管,回去再问他。」随着鬼狂的喝声,从鬼狂的靴子底下,钻出一个矮小的老者来,接了战天风,提在手里,鬼狂往前飞掠,速度之快,远在战天风想像之外,但那吊靴鬼提了战天风跟在鬼狂身后,竟是半步也不拉,真就象鬼狂靴子上吊着的一个鬼魂一般。

      战天风自负一身本事,谁知即骗不过鬼狂,在鬼狂手底更是一招接不下,此时见这吊靴鬼竟也有如此身法,一时大是丧气,想:「本大追风这次若不死,阎王殿可真就要闹鬼荒了。」

      鬼狂飞掠个多时辰,进入山区,飞过一个高岭,陡然下掠。战天风给吊靴鬼提着腰带,正好往下看,但见下面是一个极深的山谷,透过薄雾,只见谷中怪石林立,均高达数十丈,形状各异,却无不狰狞兇恶,大有刺破苍天之势。

      穀深数百丈,到中途,战天风这才看清,石林其实只占山谷的一小半,只是由于过于高耸,远远看去便只见石林不见山谷,石林前还有大半的空地,而最叫战天风想不到的,是穀中竟然有人,而且有八九个,都是道士,站在石林前面十余丈处,感应到灵力波动,一齐往上看来,其中一个,竟是战天风的老熟人,当日和马横刀动过手的,古剑门五灵之一的灵心道人,和灵心道人并肩站着的,也是一个老年道士,看眼光气势,功力不在灵心道人之下,战天风却不认识,两道身后,都是些年轻道士,功力平平,估计是两道带来的后辈弟子。

      「这些老道半夜三更不睡觉,在这里做什幺?做法捉鬼幺,嘿,若是能把鬼狂这老鬼捉了去,本大追风可就谢天谢地了,从此吃斋念佛,不,念道。」战天风心中暗祷,更念一句:「阿弥托道。」却是从阿弥托佛改来,即可托佛,自然可以托道,改得到也有理。

      不过战天风随即知道自己想得太美了,因为灵心道人几个在看清了前面的鬼狂之后,脸上都变了颜色,眼光收紧,现出警惕的神情,显然对鬼狂颇为怵惕。

      鬼狂在距众道十余丈外落下,不知他是托大还是真不识得灵心道人几个,扫一眼众道,哼一声道:「你们是哪一派的。」

      灵心道人与他并肩站着的老道对视一眼,灵心道人开口道:「贫道古剑门灵心。」向边上老道一指:「这位是修竹院清贫师兄。」

      「灵棋、灵镜、灵悟、灵霄、灵心,五灵之末,清贫、清寒、清直,三清之首。」鬼狂微微点头,但说到这里,却忽地话风一变,哼一声道:「不过尔尔。」

      灵心道人清贫道人面色齐变,却似不敢发作,灵心道人看了鬼狂道:「阁下便是九鬼门主鬼狂吗?」

      「大胆,竟敢直呼我家门主名讳。」提着战天风的吊靴鬼一声暴喝。

      灵心道人先前并未留意吊靴鬼手中提着的战天风,这时闻声看过来,却认出了战天风,战天风也自微斜着脑袋看着,四目相对,战天风挤眉弄眼做了个鬼脸,灵心道人眼中顿时露出惊疑之色,他弄不清楚啊,若说战天风是给鬼狂捉了,哪还有心思来和他做鬼脸,若不是给鬼狂捉了,吊靴鬼这幺提着他却又是为什幺呢?

      他哪里知道,战天风天性惫赖,真个火烧眉毛也不性急的,别说只是给吊靴鬼提着,便是在屠刀之下,见了熟人只怕也要抽空做两个鬼脸儿。

      鬼狂极少在江湖中露面,灵心道人清贫道人两个只是猜着是他,得到证实,心中更惊,情不自禁对视一眼,眼中都有惊慌之色。

      两人神情自然都落在鬼狂眼里,鬼狂冷然道:「看来你们都是为传国玉玺而来了,消息还挺灵通的嘛,不过老夫即然来了,你们就不必癡心妄想了。」

      听到传国玉玺四字,战天风心中一跳:「传国玉玺?什幺传国玉玺?那宝贝不是在我身上吗?难道这穀中另外还有一个?」

      灵心道人两个确是为传国玉玺而来,听了鬼狂的话,都是一脸惊怒,清贫道人怒哼一声道:「传国玉玺落在石矮子手中,也只是风传而已,门主不必想得太美了。」

      鬼狂哈哈一笑,道:「是真是假,立马可知。」眼光转向石林,扬声道:「石矮子,给老夫出来。」

      随着他喝声,石林中闪出一个人来,人如其名,还真矮,若是站在战天风面前,最多只到他腋窝高,较之金果,只怕还要矮上一两分,年纪不小了,一脸的皱纹,头髮鬍子都是半灰半白,但眼光却颇为锐利,功力不弱,即便不如灵心清贫两道,差得也不是太远。

      石矮子出来,立即对鬼狂连连作揖道:「传国玉玺根本不在我手里,门主明察啊,也不知是哪个杀千万的冤枉我,若知道那人,石某一定剥他的皮抽他的筋。」

      他一脸情急,鬼狂却不为所动,冷冷的看着他,道:「是吗,矮子多鬼,你石矮子更是出名的诡计多端,但想骗老夫,却是有些难。」

      「门主明察啊。」石矮子一脸抹脖子上吊的神情,急道:「我手里真是没有啊,我向苍天发誓,若我手里有传国玉玺,天罚我我石矮子再矮三尺。」

      「你通共三尺不到,再矮三尺,还有个什幺?」鬼狂哈哈一笑,道:「所谓无风不起浪,石矮子,老实点,拿出来吧,若要老夫动手时,可真要应誓了。」

      「门主饶命啊。」石子扑通一声跪了下去,他功力虽不弱,但对着鬼狂,却是半丝也不敢抗拒,带着哭腔道:「传国玉玺真的不在我手里,门主实在不信,就进我石林中去搜。」

      「去石林中搜?」鬼狂冷然摇头:「不必,老夫用搜魂指搜搜你就好了。」

  • 名称:决堤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36:4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