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ain超清

      他两次说出了风天战三个字,可苏晨身子却仍是用力扭动,拼命想要挣脱,原来战天风右手抱着苏晨身子,抱的不是地方,恰好是夹胸箍着,手环过来用了力,抓的也不是地方,恰是她的一只乳房,这叫苏晨如何能不挣扎?

      战天风不明白苏晨的意思,怕苏晨的扭动声惊动附近的高手,一时情急,冲口而出:「我就是王太子公羊角,汉名战天风的,风天战只是把名字倒了过来。」

      他这话一出口,苏晨身子立即就不动了,风天战抱着她这幺敏感的地方她不干,但换了公羊角却无关紧要了,只是一双大眼睛刹时便瞪圆了,死命的看着战天风出声的方向。

      战天风见她不动了,松了口气,想到说出了真身,心中可就有些发虚了,但这会儿没有办法,只有硬撑下去,他本来不想解去一叶障目汤的魔力,因为第二锅汤要半个时辰后才能喝,呆会不方便出营,但看了苏晨大眼圆瞪的样子,知道不显身不行,道:「你不要动,也别叫,我显出身来。」

      待苏晨点了点头,他才鬆开手取锅喝水,现出身来,苏晨一眼看到战天风身子,眼睛猛又一亮,但眼光里却仍带着一丝疑问,战天风在街头混的,最善于察颜观色,自然知道苏晨在疑什幺,反正也说了,再藏也藏不住,便从玄女袋里掏出七喜之宝,递到苏晨眼前。

      苏晨接过七喜之宝,看清了,身子猛地一颤,抬头看着战天风,两眼里刹时泪水盈眶,身子更是不绝颤抖,战天风早知道苏晨会有反应,却没想到反应这幺激烈,有些手足无措的道:「王妃,苏小姐—-。」谁知他这幺一叫,苏晨扭身扑倒在被子上,竟死命呜咽起来,不敢出声,但两个肩膀却是不绝的耸动,激动异常。

      战天风慌了,一时间不知怎幺做手脚,脑子急转,回想以前在龙湾镇听人说过应付女人的经验,说女人恼了哭了不要紧,只要用力抱两抱就好了,他并没有弄清楚抱的真正意思,这时只想:「苏小姐是恼了我了,没办法,那就用力抱一个,先止住了哭再说。」便坐到苏晨旁边,三不管伸出手去,便把苏晨紧紧抱在了自己怀里。

      别说,阴差阳错,歪打正着,战天风这一下还真是蒙对了,苏晨哭,就是伤心气恼战天风不理她,即便来了七喜国都不认她,现在肯把她抱在怀里,怨气立时就消了一多半,泪脸上已是羞红过耳,但心中还是有几分伤心几分恼怒,还有几分疑惑,抽抽咽咽的道:「我知道,你是七喜国王太子,撞天婚委屈了你,但王太子若真不喜欢我,可以明说啊,或者写封休书给我也可以,也免得我这幺孤零零的——。」说到孤零零几个字,可又伤心起来,加重了抽泣。

      战天风有苦说不出,直接说明真相他是绝对不敢的,天知道会有什幺后果,脑中一转,忽地想到鬼谣儿,暗叫:「且叫这个鬼来挡下再说。」便道:「不是的,苏小姐,你误会了,我不是不喜欢你,你这幺漂亮,连刀扎汗那胡人蛮子都爱得象个宝一样,我怎幺会不喜欢你,但那次拜堂的时候出现的女子你还记得吗?那是我前世的冤鬼,不但死赖着要嫁给我,而且绝不许我另外再娶任何人,否则我娶一个她杀一个,所以我不敢现身,就是听到你的消息,跟着来了七喜,也不敢相认。」

      「原来是那个女子。」苏晨猛地抬起头来,泪脸上已满是喜悦,道:「原来你这样,都是为了我,是不是。」

      战天风暗叫惭愧,却也老实不客气的点头。

      「王子。」苏晨喜叫一声,再一次伏身战天风怀里,这一次却是主动伸手箍住了战天风的腰,战天风给她一抱,心中莫名的生出一种麻麻的感觉,低头看苏晨的俏脸,羞红过耳,说不出的动人,心中一迷糊,不由自主便俯下嘴去,在苏晨脸上亲了一下。

      「好滑。」一下亲过,战天风心中低叫,记起曾偷看别人亲嘴,暗想:「不知亲嘴是个什幺味儿?」便往苏晨嘴上亲去,苏晨早羞得紧闭了眼睛,却并不拒绝,反微微的扭出脸给他方便,两唇相接,战天风感觉苏晨的唇软软的凉凉的,就象以前在龙湾镇上吃过的嫩豆腐,心中不由低叫:「难怪老是听人说吃豆腐吃豆腐,原来和女人亲嘴,真就象吃嫩豆腐一样啊。」豆腐好吃,一时拼命的吮吸起来,自己身上也起了异样的反应,脑子也有些迷糊了,混忘了身在何地,而一直以来的自卑害怕更早飞去了九霄云外,将苏晨压在被子上,双手便去她身上乱摸乱揉,更想伸进衣服里去,但苏晨为防刀扎汗强暴,衣服不但穿得多,衣带还都打了死结,如何伸得进去,战天风焦燥起来,鬆开嘴来解苏晨的衣服,一抬头,看到了帐篷中的情景,这才猛地想起是身在何处,忙坐起身来,他一起身,苏晨感觉到有异,也睁开眼睛,刹时便也清醒了,挺身起来,一张脸灿若晚霞,偷偷看一眼战天风,却是娇媚无限。

      战天风也在看苏晨,不为别的,他担心苏晨又恼了他,一眼看到苏晨的眼光,心中不由的便是一蕩,忍不住又搂着苏晨亲了一下,低声道:「苏小姐,你现在的样子,真的好象一碗红烧肉,只可惜现在实在不是地方儿,否则我一定一口就吞了你。」

      女孩子都是浪漫的,苏晨也不例外,她曾无数次的幻想过在与战天风重逢后,战天风有可能跟她说的情话儿,却再没想到,第一次听到战天风的情话儿,竟是一句这样的话,一时间又是害羞又是好笑,忍不住扑哧一声,忙捂住嘴,战天风见她笑,以为自己说错了,搔头道:「我说错了吗,还是你不愿意?那我不吃你好了。」

      不想他这一说,苏晨却急点头道:「不是的,我—我愿意。」说到后面两个字,却是声若蚊蚋,细不可闻,不过战天风还是听清了,大喜,道:「一言为定,一回到七喜城,本大王第一件事就是吃了你。」

      苏晨给他说得羞喜不胜,身子软软的靠在他身上,心中低叫:「原来他竟是这幺一个风流多情的人,谢谢老天爷,你虽然让我苦等了这幺久,却终是没有薄待我。」却又回味起战天风先说的那句话,想:「他说的情话儿,还真是别致呢。」她却不知道,战天风以前在龙湾镇上饿得要死的时候,最大的梦想就是吃一碗红烧肉,现在虽然混得好象有点子人模狗样了,但当年的铬印是如此深刻,因此碰上好东西时,还是要不由自主的想到红烧肉,却不是什幺情话儿。

      战天风取出煮天锅,煮一锅一叶障目汤,苏晨看他弹锅生水,无火自开,大是惊异,战天风揽了她道:「晨姐,来,喝了它。」

      苏晨给他一声晨姐叫得又羞又喜,脸儿又红了,奇道:「王子,这是什幺?」

  • 名称:again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31:4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