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笑不得超清

      「别说,要把他换上女装,还真是一美人呢。」战天风哈哈笑,笑声中拐过两根石柱,眼前幻象重现,却是一座密林,灵心清贫两道正在林子里和一群猴子打架呢,扭头看到白云裳两个,清贫道人喜叫道:「白小姐,你也来了,这石林中有鬼,小心猴子。」

      随着他的叫声,战天风白云裳身侧同时显出十数只猴子,吱吱叫着扑上来,照理说这些猴子只是幻象,但这石林布成的阵势威力奇大,每只扑来的猴子身上竟都带着劲风,而且隐隐有灵力流动。

      「这鬼阵还真出鬼了。」战天风骂一声,不敢轻忽,取锅在手,便要照猴脑急拍,却见白云裳玉指连弹,每弹一下,指间便有一朵白莲花飞出去,一朵白莲花阻住一只猴子,刹时间将十余只猴子尽竭阻住。

      那些猴子被白莲花一阻,立时消失不见,但随即在另一面又会生出来,然而白云裳弹出的白莲花似有灵性,十余朵莲花环成一个圆圈,将战天风两个围在中间,那些猴子无论从哪边幻现,总被白莲花拦住。

      这时灵心清贫两道也沖了过来,钻进莲花圈中,两道收剑,清贫道人道:「这石林暗含阵法,不知白小姐可有破阵之法。」

      「我弟弟能破。」白云裳看一眼战天风,灵心道人两个讶异的看向战天风,清贫道人好点,尤其是灵心道人,惊讶更甚,因为他是和战天风打过一回交道的,前后不过几个月时间,战天风不但功力突飞猛进,如此玄奇的石阵,他和清贫道人甚至白云裳都难以看破,战天风却能看破,这叫他如何不惊。

      看灵心道人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战天风大是得意,瞟一眼灵心道人,笑道:「一回生二回熟啊道长,到三回就是老朋友,到时我请你吃狗肉啊。」

      「道长出家之人,怎幺会吃狗肉,不要胡说。」白云裳申斥。

      「酒肉穿肠过,道祖心中坐嘛。」战天风嘻嘻一笑,看了白云裳道:「云裳姐,你不是出家人吧,该当赏脸,而且你这样的美人若肯赏脸吃了狗肉,那狗到了阴间也脸上有光呢。」

      「先赏你朵白莲花塞嘴巴吧。」白云裳哼一声,纤指一弹,一朵白莲花飞出,奇准无比的塞在了战天风嘴里。

      「谢姐姐赏,我真吃了啊。」战天风嘻嘻一笑,嘴巴猛一合,真的将那白莲花含在了嘴里,那白莲花是白云裳灵力凝结而成,并无实体,一咬之下,自然消失,战天风却故意大嚼,看他嚼得噁心,白云裳皱眉道:「你把我的白莲花做狗肉嚼呢?」

      战天风嘻嘻笑:「狗肉不如莲花美,莲花不如狗肉香,各擅胜场。」

      他拖腔拉调,真象在馆子里品菜,白云裳又好气又好笑,叱道:「你再贫,我真不理你了。」

      战天风却也怕她真个生气,忙道:「带路带路,跟我来吧。」扭身前掠。白云裳看他惊慌,嘴角不由自主掠过一丝笑意。

      灵心道人一直冷眼旁观两人之间的情形,也将白云裳嘴角的微笑看在眼里,心中暗暗思忖:「白云裳行走江湖半年多,从来都象个高高在上的仙子,即便马玉龙那样的美男子也是爱理不理,偏生对这小混混却另眼相看,到底是怎幺回事,这小混混功力进展奇速,才两个多月时间,竟已是接近一流的身手,而且所学渊博,难道他竟是世家之子,名师之徒,所以白云裳才会对他另眼相看,可怎幺就看不出他的师门来历呢?」

      白云裳仍以白莲花围成圈子,将不绝幻出的猴子拦住,清贫道人两个随后跟上,掠出数十丈,幻象消失,石柱重现,清贫道人和战天风没打过交道,也不知战天风来历,白云裳即叫战天风弟弟,清贫道人心中便也自有三分亲近,这时便赞一句道:「小兄弟果然了得。」

      战天风心中得意,却装作不在乎道:「豆芽菜啦,不算什幺。」

      白云裳看了他那样子,忍不住好笑,道:「行了,带路去找鬼狂他们吧。」其实白云裳一听战天风说破是四象阵,便已知走法,不过她愿意让战天风露一把脸而已。

      「遵命。」战天风油腔滑调的应一声诺,当先领路,往石林中心掠去,很奇怪的是,鬼狂马玉龙几个似乎都在石林中消失了,再没有半点感应,到石林中间,也就是四象阵的阵眼处,战天风这才明白为什幺,阵眼竟是一个大洞,深入地底,湿气不绝漫上来,也不知有多深。

      「他们钻地底下去了。」战天风看向白云裳,他的意思,不想再跟下去,但白云裳担心马玉龙,道:「我们也下去。」

      清贫道人道:「是,玉龙师弟性子傲,他若先得手,必不肯再将传国玉玺交给鬼狂,但他虽了得,却还不是鬼狂对手,我们得去助他一臂之力。」

      白云裳点头,一边的灵心道人却动开了心机:「我和清贫两个若下去,白云裳就不愿插手,但我们若不下去,马玉龙真个危机时,她非插手不可。」想到这里便道:「也不知下面情势如何,万一鬼狂先得手,急速沖出时,在下面只怕拦不住,不如我和清贫师兄两个留在上面,守住这口子,则即便鬼狂先得手,我们也可阻他一阵。」

      「这话有理。」清贫道人点头。

      白云裳相信战天风,认定鬼狂不可能拿得到传国玉玺,但灵心道人两个即这幺说,她也不便反对,便道:「如此有劳两位师兄。」看向战天风道:「我两个下去。」这会却是她当先跃下,情势不明,她怕战天风吃亏。

      战天风跟在白云裳身后,下掠百丈左右,眼前一阔,到了一个溶洞中,这个溶洞极为巨大,高有数十丈,方圆至少也有百丈左右,与地洞口连在一起看,就象一个长颈宽底的花瓶。溶洞的正中,有一眼清潭,有四五丈方圆,正对着地洞口,战天风两个从上往下看去,可以看到潭中倒映的星光,还有白云裳从上掠下的身影,白衣飘飘,真有似仙子下凡。

      叫战天风想不到的是,溶洞的两端,竟各有一扇石门,左面的石门开着,估计鬼狂几个都从这石门进去了。

      「这洞子里居然还有门,好象是座地宫呢。」战天风叫。

      白云裳点头,道:「好象是,我们进去。」当先掠进。

      石门里面是一条甬道,甬道尽道又有一扇石门,也是半开着的,进去,眼前却现出三条甬道,每条甬道尽端都有一扇门,又是左手边石门是虚掩着的,两人掠过去,到中间才发现甬道左右两边还各有一扇石门,其中有一扇是半开着的,战天风探头看了一下,门里是一间石室,长约两丈,宽丈余,只是空无一物。

      白云裳并没有往石室里看,战天风便作怪,猛地怪叫一声:「啊。」

  • 名称:哭笑不得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27:4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