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你的光年距离超清

      原来,战天风一行人走了没两天,杂胡突然派兵攻打七喜北面的野麻城,野麻城是七喜国仅余五城中的第二大城,地位十分重要,消息传回,苏晨召集百官商议,朝中分为两派,卢江力主出兵,他的理由是,杂胡攻打野麻城的兵马并不多,不过四五千人,而其它八胡又不见动静,杂胡可能只是孤立的行动,如果出兵救援,若能一举击败杂胡,将更挫九胡士气,而华拙却认定这是九胡的诱兵之计,因为九胡即有联兵攻打七喜城的计画,怎幺杂胡又会单枪匹马去打野麻城呢,要打也来打七喜城啊,所以坚持认定不可出兵。当时朝堂上没有形成决议,谁知到下午,七喜城中突然有了谣言,说新军本是山贼,不服王化,真要他们打九胡是不可能的,死要呆在七喜城里,肯定另有打算,李一刀等听到谣言,又惊又怒,到王志处投诉,王志却站到了卢江一边,认为新军出兵去救援野麻城是正确的,并说王妃也赞同让新军出兵。王志也这样说,李一刀等没办法了,回来吵了一气,但看在战天风面上,还是决定出兵,不出华拙所料,新军还没到野麻城,探子便急报背后有大批杂胡骑兵截断了归路,华拙当机立断,八千新军悉数撒入喜山,而七喜城那一面,马胡银胡五万大军兵临城下,银胡同时派五千精兵飞夺南峰关,肖勇战死,胡兵随即占了老虎嘴,彻底断了七喜军退路。占定先手,刀扎汗飞书入城,要求苏晨嫁给他做后妃,否则将要攻破七喜城,将城中百姓斩尽杀绝,鸡犬不留,以报前次兵败之仇。兵临绝地,苏晨没有办法,为了保全七喜百姓,只有答应刀扎汗。

      「真是气死我了。」战天风将书信撕得粉碎,一把将雷讯揪了起来,叫道:「王妃真的跟刀扎汗走了?」

      「是。」雷讯哭着点头:「王妃为了七喜百姓,不惜屈身事贼,她在城外拜别,一城百姓哭声震天——。」

      战天风将牙齿咬得格格作响,道:「那造谣逼新军出城的人是谁?是不是卢江?」

      「没查出来。」雷讯摇头,道:「卢将军和大将军交好,大将军又是新军统领,他该不会造这样的谣吧。」

      「给老子查出来,老子非把他活煮了不可。」战天风两眼通红,放开雷讯,厉声道:「回去告诉李一刀,以后新军只听我一个人的,我不在就请军师拿主意,其他任何人的话都不要听。」

      「我们本就只听大将军一个人的,逼得出兵也只是怕大将军回来生气,那些鸟人我们是从来不放在眼里的。」雷讯狂喜大叫,却忽地想起一事,道:「小人回去稟报,大将军自己不回去吗?」

      「我先走,去救王妃。」战天风叫一声,展开淩虚佛影身法,一闪不见,雷讯杨浦等人还是第一次见战天风展示玄功,一时都惊呆了,随即一齐拜倒在地,杨浦咋舌半天,对雷讯道:「传说风大将军是天上金童下凡,看来是真的啊。」

      「当然是真的。」雷讯一脸傲然点头,又神秘的看着杨浦道:「杨大人听说过总山大王没有?」

      「总山大王?」杨浦有些疑惑的看着他,摇头,道:「没有,我只知道尊上是山大王,难不成你们上面还有个总山大王?」

      「当然。」雷讯用力点头,道:「我们那山大王是叫出来的,但总山大王却是佛祖亲封了山字金印的,总天下的山,山中的山大王,都归他管,我们来投风大将军,其实是总山大王下的令,现在王妃有事,总山大王绝不会坐视的,所以王妃一定是可以救回来的。」

      「真有总山大王啊。」杨浦眼中放光,道:「但盼总山大王帮把手,救回王妃,王妃可真是好人呢。」众随从也跟着他一起喃喃祷告。

      战天风一路飞掠,傍黑时分回到七喜城,城外倒是不见胡兵,但城里却是死气沉沉,战天风飞掠到王志府中,也不要通报,直掠进去,到大厅中,却见王志呆坐厅中,卢江在一边站着,苏晨的丫头玲儿竟也在厅中,在那儿耸着肩膀呜咽。

      一眼看见玲儿,战天风心中一奇,在厅中落下,叫道:「玲儿,王妃呢?」

      玲儿抬眼看到他,顿时就哭了出来,叫道:「风大将军,你回来了,太好了,快想法救救王妃啊。」

      看见玲儿,战天风心中还有个万一的侥倖,因为玲儿是苏晨的贴身丫头,还是吞舟国带来的,不可能不带在身边,一听这话,可就心中一沉,道:「你是说王妃真跟刀扎汗去了,那你为什幺不跟去。」

      他眼发厉光,玲儿哇的一声便大哭起来,道:「王妃说她一个人就好了,不要我也受胡人欺辱,无论如何也不肯带我去,所以—所以—-。」

      不等她说完,卢江却猛一下跪在了战天风面前,红着眼睛道:「风大将军,风兄弟,我知道你会异术,求你了,救救王妃啊。」

      华拙信中说得明白,首先便是卢江提议新军出城的,因此战天风对卢江实在是一肚子火,他又不是什幺世家子弟,很有修养,这会儿便脸一板,毫不客气的道:「原来是卢将军啊,别叫兄弟,可不敢当,我可不懂兵法呢,但你这开口兵法闭口兵法的奋勇将军,怎幺就眼睁睁看着王妃给人掳去呢?」

      这话尖刻,卢江本是个骄傲的人,哪听过这样的话,一张俊脸一时间胀成了猪肝色。

      「都怨我啊,是我老糊涂了啊。」王志在一边捶起胸膛来。

      战天风冷瞟他一眼,道:「大元帅,现在说这个没用了,我只请你做一件事,查出当日说新军不愿出战是想留在城里另有打算的那个人,本大将军救回王妃之日,要他脑袋给王妃洗尘。」

      他这话出口,跪着的卢江身子猛地一颤,王志却一脸惊喜的看着战天风道:「风将军能救回王妃?」

      「救不回王妃,那就提刀扎汗的脑袋回来。」战天风冷哼一声。他本只是街头的混混,这时激发了胸中泼性,那张脸可实在是不好看,但王志看到他这张脸,心中却反燃起希望,在平时,温文尔雅让人喜爱,但当疾风劲吹的时候,狰狞强悍却反让人心底充实。

      战天风身子一闪,出城直向西掠去,王志白胡颤动,跪倒在地,颤声祷道:「喜山神啊,保佑王妃,保佑风大将军啊。」玲儿也跟着跪下,卢江本来就一直是跪着的,这时伏身在地,没有出声,双手指甲却死死的抓着地下的青砖。

      放出谣言的,确实是卢江,他倒也并不是存心要害新军,只是心切立功,急于表现自己,他瞧不起胡人,认为荒蛮胡夷,只会蛮干而已,根本不可能有什幺出人意料的兵法战法,杂胡打野麻城,就是冲动之下的蛮干,新军若是听了他的,必可打胜这一仗,那就显示出了他在军事上的眼光才干,所以才想出造谣的法子逼新军出战,谁知胡兵却真的是谋定而后动,苏晨是他心爱之人,看着苏晨被逼答应嫁给刀扎汗,他心中的痛苦,其实还在战天风之上,他本就是骄傲的人,心爱的女人被人掳走欺淩,他早已五内若焚,再加上战天风的一番讽刺,那心里,真就象刀绞一样,这时没有祈求上苍,却反而在埋怨:「我卢江为什幺就这幺倒楣,老天爷,你前世和我有仇啊?」

  • 名称:我与你的光年距离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20:4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